“看看这台w妹子跟s海的比哪个好看?”我跟沈浪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着路上形形色色的美女们,沈浪笑呵呵的问我。

  “哪的姑娘都比不上咱们东北的姑娘,台w的妹子比较温柔,比较嗲,s海的妹子有点说过于矫情,我还是更喜欢我们东北的豪放妹子。”以前从来没觉得东北的姑娘有多好看,甚至小时候一度向往江南水乡那边的软妹,但是随着自己慢慢长大,接触过南北方的姑娘以后,我个人而言越来越喜欢东北姑娘。

  当然以上观点仅代表我个人观点,非地域黑。

  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好比你们喜欢鹿晗,喜欢许嵩,喜欢周杰伦,喜欢刘德华,喜欢船长一样,有喜欢的就有不喜欢的。

  “我看你呀就是从小深受迟小娅的影响,所以在对待女性这一块的审美有误差,要我说还是南方的姑娘比较好,温婉!台w的姑娘也好,温柔!”

  “我那是深受迟小娅的毒害!”

  “哈哈。”沈浪大笑一声搂着我的肩膀说道:“来到台w就不得不去赌场溜达一圈了,传说这里的那个赌场可是有澳门小赌城的美誉哦。”

  “不想去,我只想早点睡觉,第二天就能见到皇妃了。”

  “你不说你的偶像是周星驰吗,星爷可是说过了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走啦走啦,去赌场玩会。”沈浪难得能跑来一次台w,他的玩心很重,我经不起他的絮叨,被他强拉硬拽到了博彩赌城。

  沈浪不喜欢玩牌,愿意玩骰子,所以我们直接奔着筛子那庄走过去,沈浪在玩,我就是陪着他,一直低头跟丫丫发微信。

  赌桌上的人很疯狂,有赢的兴奋的,有的输的哇哇冒汗的,有的攥紧拳头紧张的不行的,赢了就发家致富了,有的准备输完兜里最后这点筹码就回家吃土的。

  总之一句话,但凡赌博就没有赢得,大家能不碰尽量不碰吧。

  赌博这东西你发不了家,却能轻易地将家产输光。

  多少人说我赢点就收手能控制住,但你不要忘了,每一个赌徒他都是这个心理。

  你这一次压一百输了,下把就想翻倍压,一来二去全都输光了。

  我录着小视频发给丫丫方柔她们看,低头跟她们瞎聊。

  我没注意到的是就在我的对角,也就是徐振乾旁边的阿文已经离他的位置越来越近,并且眼睛一直在顶着桌子上的钱,心里算着什么似的。

  “我压一万,大。”沈浪笑呵呵的将筹码仍在大点的那个位置。

  徐振乾咧嘴一笑,看着桌面上普遍都压的都是大,便点了支烟,监控室里的人瞬间就摁了一个按钮,紧接着骰盅里原本246大的骰子咕噜一番变成了123小。

  徐振乾看到是时候了,这帮人都已经输的差不多了,全都梭哈了,直接给他们通杀掉以后,今晚就可以收工了。

  眼瞅着要完事了,看着磨磨唧唧还不下的阿文就嚷嚷着说:“你他ma在那琢磨拯救地球呢,赶紧下啊。”

  阿文按了下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随手将手里的筹码都扔了进去:“我他ma梭哈了,生死就看这一把了。”

  赌博这种事就怕有人带,别人一看阿文都梭哈了,自己也跟着梭哈了,反正输也有人陪着。

  “我也全都梭哈了,输完回家睡觉!”

  “那我也干了,直接给庄家干哭。”

  众人你一下我一下,全都梭哈了,甚至还有刚换完筹码的全都压了。

  徐振乾他ma笑了,你们压吧,都压,给房产证压了老子才开心呢。

  沈浪一看这情况,下意识的以为阿文是托,就连忙改口说:“那我压小吧。”

  “你这人怎么扰乱军心呢,我们气势正浓呢,你怎么缩缩了?”其中一个人见沈浪拉缩子了挺不高兴的冲沈浪呛了一句。

  沈浪的逼格非常的高,他没有立即接话,而是先从兜里拿出那盒九五之尊香烟,慢悠悠的点了一根,在灯光的照耀下,拿打火机的手腕上那款劳力士特别的显眼。

  呼!

  沈浪慢慢的吐了口香烟扭头看向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怎么着,你骰子没开盅之前我有权利换,咋的,你要捆着我干呗?还是说这个你是托啊,筛子里的点数是小?你要allin我们?”

  这个人还真的是徐振乾的人,人的贪心总是很大的,能贪一百,绝对不谈九十。

  在见到桌子上的人将钱全都砸进来的那一刻,沈浪忽然改口,令其心里忽然崩溃,差点就露馅了,最后还是徐振乾皱了下眉头,那个人才悻悻的说:“你他ma才是托,谁不知道我天天在这里赌,赌博的人都知道,玩的就是个气势,你突然拉梭子了影响我们的气势,得了,你愿意压小就小,我他ma在多压三万大!”

  “牛逼。”

  “敞亮!”

  “必胜。”

  顿时这个小子深的民心,迎来一阵欢呼。

  都蓝紫,沈浪不屑地在心里笑了笑,一会儿有你们哭的。沈浪的产业里就有赌博这一项,他深知桌子上达到多少钱以后就该收盘的道理,他不由得下意识看了眼阿文,在他以为这个阿文也是个拖。

  只不过阿文真不是拖,他想煽动的仅仅是桌子上那些人的钱,好一会干他ma一票的时候都收入自己的钱包里。

  “买定离手了,我要开骰了。”徐振乾招呼一声,在众人紧张的心跳声中:“一二三,小!杀,哈哈哈。”

  “哎,我草,你是不是拖啊?”众人看到结果之后心顿时都凉了,刚才还支持的那个拖转眼将怒意全都转移到那个人身上了。

  “我托你你吗啊,没看见我自己输多少钱吗?”这个托也特生气的叫了一句,似乎要在气势上压倒这个人,否则将会有更多的人来质疑他。

  沈浪舒适的笑了,心里嘀咕着,该,都他ma活该,让你们贪,让你们不相信老子,输死你们这帮王八蛋。

  “杀,全杀,哈哈,来,接着压,接着干。”徐振乾开的大笑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玩个毛了,都输光了,哎,孩子学费都他ma没了。”

  “早知道就该跟这个人买小了。”

  众人失望的离开座位,都见走的差不多了。

  徐振乾便让手下收拢桌子上的筹码,紧接着冲阿文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你自己随便玩。”

  “等会儿。”阿文忽然叫住徐振乾:“刚才最后那一把你让我压的时候是不是冲我吼了?”

  “什么玩意?”徐振乾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啥。

  “我问你是不是冲我吼了?”

  “就冲你吼了怎么着?”徐振乾知道阿文来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面对他的态度自然也是相当的不爽。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我大声说话!”阿文脸色猛地一变,话音落就从兜里别出开山刀,左手猛地搂住徐振乾的脖子对着他的肚子咣咣连攮数刀。

  而就在阿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低头发微信的我猛地抬起了头,这句话我听过,是当初在三y阿文崩潇洒哥之前说的,我永远忘不了这个声音。

  徐振乾瞪着眼珠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让阿文踩着脑瓜子将开山刀横在脖子上:“欠账还钱,天经地义,你他ma欠我们三合会一千多万不还,是不是说不过去昂?”

  “*你妈阿文你知道这是哪吗?”

  “我就他ma给你一分钟还钱,不然老子要你命!”

  “呵呵,你他ma今天不弄死我你都是我漕出来的。”徐振乾也是个狠角色,哪里会让人轻易这么吓到,选择硬钢阿文。

  这里是哪,他敢打死自己,他便没有活路,徐振乾不信他敢不要命。

  “我今天敢在这里攮你,就没抱着回去的决心。”阿文咬牙,随即将手里的刀冲着徐振乾的喉咙摸了下去,鲜血一点一点往外渗出。

  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这一刻,徐振乾终于是怂了,他不傻,正如阿文所说,既然来了,肯定就没打算走,看来之前那几次自己确实把赵华逼急了。

  “我还,我还!”

  阿文停手。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明天,明天一定我亲自拿钱去找华哥赔罪行不?”徐振乾试着商量。

  “不行,就你赌场里的这些钱,有多少全都给装好,我的车在外面,全都给我装车厘,就现在,立刻,马上!”

  阿文一个人一把刀顶在徐振乾的脖子上俯视着赶过来的黑压压的一片人。

  我忽然知道当年赵云怎么是三进三出救阿斗了,凭借的就是不要命的气势!

  “都他ma瞎么,拿钱给他,全部!”徐振乾只能屈服的将钱赌场里所有的现金拿给阿文。

  不过赌场里的钱通常不会超过五百万,大钱全都采用的是支票的形式。

  阿文看着装着一捆又一捆麻袋的钱,拽着徐振乾就往车里走:“你他ma的给我老大转账,六百万一分不能少,速度!!!”

  “转,我转!”

  “让你的人把钱给我扔车里。”

  “听他的话照做!”

  “你开车,*你妈赶紧给我走。”阿文用刀架着徐振乾开着车就要,而他的那些小弟没有上百人也有七八十人全都追了出来。

  我看着沈浪激动的说:“他是阿文!!”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