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沈浪愣了下,没反应过来:“什么阿文?”

  “抓走皇妃的阿文。”我猛地像他一起追了过去!

  “草!这么巧的么,你不说你不认识他么。”沈浪跟着我一起往出追,不过上了年纪的他哪里能像我们小伙子是的那么跑,他伸手拦了一辆路边的出租车:“师傅追上前面那辆车。”

  “我下班了,不拉客了。”司机师傅可不傻,这一看就是黑帮仇杀,自己去为了几十块钱去面前追黑帮的人?他疯了,自己疯了。

  “你赶紧的给你钱。”

  “给我钱我有命花才行。”司机指了指博彩赌城:“这里是竹l帮的地盘,他们这么多人追出来,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哪里能惹得起哦。”

  “草!”沈浪彻底无语。

  “叫你的人不要在追了,不然老子攮你了。”阿文一脸紧张的扫了眼身后的人,额头上的汗呼呼往出冒。

  “别追了,我没事,叫兄弟们都回去。”徐振乾左手捂着流血的小腹,嘴唇干裂的有些发白冲着电话说了一句后,后面追的人果然都停止了脚步。

  阿文早有准备,待到他们跑的很远很远以后,将车里的poss机拿出来:“往里刷卡,转账,必须六百万,不然你今天的命就留在这里!”

  徐振乾重重的喘着粗气:“你可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得罪了我们竹l帮吗?”

  “草,你少跟老子废话那么多,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到哪我都有理。”

  “可你这要钱的方式不对昂。”

  “不这么要你给吗?别尼玛废话,快点!”阿文心里急,便急促的催促着。

  “我得打几个电话,我自己这真没有那么多。”

  “别跟我玩花样。”阿文瞪着眼珠子将刀再次顶在他的小腹上:“但凡让我感觉你在玩花样,绝对要!你!命!”

  “在金钱跟性命的选择上我还是知道要选择什么的。”徐振乾认怂最后将六百万全部打到阿文的卡号上。

  阿文眯着眼睛:“早这么做,我也不用拼命了是不是,你们竹l帮很叼,不要忘记我们三合会比你们更叼。”

  ……

  另外一头,我在马路上狂追了一会儿就被甩开了,期间找了几个出租车,人家都不拉我,而且跟他们对话也有点对不明白,语言不是很通。

  我只能拼了命的跑啊,追啊。大街上的看我可能像个傻子似的,并且还有人拿手机对我录啊录的。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仍然没追上。

  “草!”我气愤的一脚踹向电线杆,非常后悔刚才进了赌场就一直低头聊微信,如果……如果我能抬头看看他们的话,想必早就能认出来阿文了吧。

  我懊悔的捂着脸,坐在地上闷闷的抽烟。

  “没追上?”沈浪不知道啥时候过来的,坐在我身边有些喘,对于他这个岁数来说跑两步就是这熊样了。

  我点了点头,没吭声。

  “没事啊,用不着追,他们刚才从赌城里出来的,你看那么多人追,被追的人肯定是这里面的一个高管,我刚才打听了,这里是竹l帮的地盘,只要咱们顺着这条路摸下去,就一定能找到阿文。”

  “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

  沈浪却阻止了我的想法:“不要冲动,他们现在内部出问题了,咱们去了容易背锅,忍着吧,明天咱们直接去三合会找赵华,找到他也就不需要这些有的没的线索了,现在知道抓皇妃的人就在我们身边那就够了!”

  “可我心里急,一刻都等不了的那种。”

  “回去吧,你快点睡着了,醒来我就带你去找人。”

  这个夜晚我失眠了,越是想睡我就越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皇妃的样子。

  “舅,我睡不着,我下楼走走。”

  沈浪躺在床上,脸上敷着个面膜,也不知道这么大岁数了还臭美啥:“啊,那你注意点,早点回来,别走丢了,手机带着,有事给我打电话。”

  “妥了。”

  或许是命运吧,让我在这次下楼闲逛的功夫中,终于是碰见了阿文。

  阿文在拿到钱以后,就地找了家最近的ATM提款机查了下余额,看着里面的巨额数字,有那么一瞬间他动摇了,若是自己拿着钱跑路,恐怕这辈子都不需要在拼命两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又想到三合会那遍布全国的势力,以及今天又得罪了竹l帮的堂主,要是自己真跑了,恐怕以后的日子会不好过。

  这样想着,他就拿出电话想要给赵华打过去,就在他刚要打的时候,脑子里却想到了家里的柳儿,他咬了咬牙,随即猛地往家跑。

  他害怕竹联帮的人会去他住的那个房子找他,所以他当下便开着车往家跑。

  砰的一声打开门,阿文大声喊道:“柳儿,柳儿,柳儿你在吗?”

  柳儿一直都没睡,听到阿文回来后,一颗紧绷的心竟也跟着放松下来。

  “柳儿,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阿文搂着柳儿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去做了什么?”柳儿皱着眉头问道。

  “先不说那些,这几天我先送你去三合会那边的房间里休息,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去我弟弟那里,或者你自己找一个地方躲着,之前我给你的那张银行卡,你要保存好,谁都不能给,也谁都不能说,包括你姐。”

  “我姐?你同意跟我姐见面了?”

  “你们有可能会见面的,这次风波过后,我必将娶你,这钱就是我们结婚用的钱。”

  “你这钱来路不正,我不要!”

  “这是我命换来的钱,你放心很干净!我不能跟你说这么多了,我得罪一个本地的大帮派,兴许他们就要来找我了,我得联系华哥,我们赶紧去找她,只有在那边你才是安全的,有可能我要躲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能没办法照顾你了,对不起啊。”阿文说的话真挚而又真诚,很难把他联系到之前的那个强*犯的行为。

  柳儿忽然觉得阿文这个人是个很矛盾的人,让自己又好奇又生气同时又给自己一种很认真的感觉。

  “呵呵,你不怕我拿着钱跑了?”

  “柳儿你坏了我的孩子,如果你跑了,不管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并且杀了你以后的老公,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你是一个极端到变态的家伙。”

  “随你怎么说,现在我将不再控制你,你随便吧,还有这个拿好。”阿文将电话递给柳儿:“我知道你可以通过这个电话联系到家里那边的人,但是我不会放你姐走,你姐走了,我跟阿武就得死。”

  阿文最后面那句话说的是谎言,即便她们走了,阿文跟阿武根本不会死,阿文就是在赌,赌柳儿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赌柳儿想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出生时没有爸爸。

  他想过了,自己既然要娶柳儿,那么早晚要面对的也是这些事,与其一直躲躲藏藏,不如光明正当的去面对。

  他可以躲一辈子,孩子可以吗?

  “你收拾收拾,我下楼等你。”阿文害怕有人追过来,所以想要先下楼看一眼。

  砰,就在他打开大门的一瞬间,看见的是站在门口冷冷看着他的我。

  阿文眉头一皱:“张耀阳!”

  砰!砰!

  我连着两拳直怼他的面门,他身往后踉跄几步,用手抓住门口让身子稳住。

  紧接着阿文从兜里再次别出开山刀向我劈过来,我直接掏枪顶在他的脑门:“*你个妈!你在给我动一下试试。”

  这把枪是沈浪在台w的朋友给带的,在我俩下了飞机后,第一时间在黑市买到的,那个人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只记得取这把枪的时候就是在大街上看着很普通的垃圾箱内,里面包了一层牛逼纸,一共两把,我跟沈浪一人一把,就为了在关键时刻用。

  眼下我想不了那么多了,救皇妃才是唯一的要做的,我管他什么谈判不谈判的!

  阿文舔了下嘴唇,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随即将手里的开山刀给仍在地上。

  咣,我一脚闷响他,直接将他踹倒,他的身子重重的砸在茶几上,玻璃碴子碎了一地。

  我拿着枪托对着他的脑袋咣咣咣砸了N下,直到他的额头开始飙血,我才缓缓地停了手,红着眼睛怒问:“皇妃呢?”

  “不知道。”阿文吊儿郎当的一笑,那意思你弄死我,我也不知道。

  “姐夫。”柳儿忽然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柳儿。”我惊喜一笑:“快过来。”

  柳儿咬了咬嘴唇,随即乖乖的跑到我身后。

  “柳儿你没事吧?”我上下扫了眼柳儿,发现她哪里好像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看着她好像又没啥事的样子,我心里放松不少,她没事,就证明皇妃也还活着,人活着,就比什么都强。

  “我没事。”柳儿摇了摇头,眼神复杂的看着阿文。

  “我来救你们了。”话音落,我拿枪口顶着阿文的膝盖:“老子问你,我媳妇呢?”

  “我他ma说了不知道,有本事你开枪打死我啊。”阿文选择硬钢我,冲我吼了起来。

  “你喊你大爷,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气硬还是你的膝盖硬!”我直接扣动扳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