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握着拳头,“我说,我说!”阿文额头冷汗直流,到了选择妥协。

  “我他ma还以为你是个硬汉原来你也哆嗦。”我不屑地说了一句。

  “你媳妇她让我弄死了,哈哈哈。”阿文嚣张的笑了起来。

  “你他ma耍我!”脸色一变,我砰的一声扣动扳机,吓得身后的柳儿浑身一哆嗦。

  “……!”阿文硬是没叫,只是捂着腿在地上滚了一圈,猩红的眼睛布满血丝,他咬着牙说道:“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你以为我不敢是吗。”撸动枪梭子,用脚踩住他的身上,枪口指着他的心脏:“*你妈,皇妃在哪儿。”

  “我说了,死了!”

  “你是真想死,不用你跟我俩嘴硬,你得罪了竹l帮的人,明天我就去找你老大赵华,通过它,我就不信找不到皇妃的下落!你崩了我一枪,打我兄弟三枪,抓走皇妃跟柳儿,老子今天就要了你的命,我他ma让你知道知道,不仅铜锣湾有耀阳,在东北也有个叫耀阳的人。”我起了杀心,想直接就在这个地方解决了他,然后扔到赌城门口。

  有人会问了,为什么现在的我这么狠,动不动就要杀人。

  我想告诉你,这玩意就跟做小姐一样,做了第一次之后,以后每一次都变得特别的心安理得,完全没有第一次压力那么大。

  当然了,我主要杀他的目的就是那句皇妃死了,我明知道他是想激怒我,可我还是忍不住了,我将这段时间以来憋在肚子里的火全都发了出来。

  可就在我要开枪的一刹那,柳儿却生生的拦住我,挡在阿文的面前:“姐夫别杀他。”

  我呆愣在原地:“你……说什么?”

  “姐夫我能不能求求你别杀他,我姐没死,她现在很好,她没事,咱别杀人了行吗?”

  要说柳儿护着我,不想让我杀人我能理解,但她挡在阿文面前是什么意思,那分明就是护着他的感觉。

  “柳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姐夫我知道,我坏了他的孩子……”柳儿说完就低着脑袋,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儿一样不知所措。

  “你说什么?坏了他的孩子?”嗡的一声我大脑一片空白!

  “嗯……”

  “这小子强*你了?”我瞬间暴怒:“柳儿你别怕,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咱给孩子做流产就行,这种人渣不能留!”

  本来我想杀了阿文,当柳儿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将他五马分尸的感觉都有!

  “说起来挺可笑的,姐夫,他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是心甘情愿跟他发生关系的,我想我是爱上他了。”

  “你疯了是吗?”柳儿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他是给你洗脑了还是怎么着,他们抓走了你,你爱上他了?玩呢!”

  “姐夫,我说了挺可笑的,但我确实是心甘情愿的怀了他的孩子,我们要结婚了。”柳儿拿出阿文给他的那张银行卡:“这是我们结婚的钱,他给我的。”

  柳儿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对我说的这番话,刚才也是纠结的不行,鬼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直接就懵b了,当下甩手说:“你嫁给一个古惑仔?绝对不可以!我今天告诉你了,孩子不能生,他也不许嫁,跟我回东北!”

  我眯着眼睛看了眼阿文,随后拉着柳儿就往出走。

  “姐夫我……”

  “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姐夫,还拿皇妃当你姐的话,你就必须跟我走!”

  “……我……”柳儿犹豫片刻:“姐夫你下楼等我,我跟他说两句话我就走,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行吗?”

  我哼了一声,没在理会柳儿,就奔着楼下走了,我超级他ma上火的点了根烟,千算万算,没想到柳儿给我整了这么一出,妈的,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可我还不拿柳儿怎么办,就如柳儿所说,他跟阿文要是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以后,真的爱上对方了,而且还怀了那个人的孩子,若是柳儿不肯同意流产,坚持要生孩子的话,我给阿文杀了,岂不是让孩子连父亲都没有。

  在一个,短暂的冲动过后我便冷静下来,杀了阿文并不能解决什么,而我还要背上人命官司,之前杀七爷那一把已经让我尝到颠沛流离,逃亡的滋味了,同样的生活我不想再过第二次。

  还有人可能会问我,为什么不在逼问皇妃的下落了,因为从刚才柳儿的态度来看,我以为她知道她姐在哪儿,如果她跟阿文好上了,那么她就一定知道皇妃在哪儿,所以我在怎么逼问阿文都没用了。

  一不能打他,二不能废他,三他在那嘴硬故意气我,真的容易让我再次冲动崩死他,索性这样不如下楼等柳儿,让柳儿带我去找皇妃。

  “柳儿你真的要嫁给我了吗,谢谢你,柳儿。”等到我离开后,阿文神情激动地抓着柳儿的手,他感觉做的一切都值了,身上流血的伤口也不疼了。

  柳儿甩开阿文的手,一脸冷漠:“我会跟我姐夫回东北,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之所以帮你是不想看见我姐夫在杀人。”

  “你不能走,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我会做流产拿掉他,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你还有最后的良知,告诉我,我的姐姐在哪儿?”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你绝对不许做流产!!如果你做流产,我现在就杀了你姐!”阿文近乎疯狂的想要站起来,可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无法站立,砰的一声又跪了下去,紧接着他抓着柳儿的裤脚:“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孩子是无辜的,他只是一个小生命,他有权来到这个世上,你有什么恨尽管向我来,求你别让他背负我的过错。”

  阿文哭了,连中枪都可以一声不吭的阿文在这一刻哭的有些手足无措。

  柳儿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到底哪个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一会儿真话,一会儿假话,一会威胁自己,一会儿又酷酷哀求自己。

  “告诉我,我姐在哪儿?”

  咣咣咣。

  阿文重重的磕着响头:“柳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现在我还不能说你姐的下落,因为说出来我跟阿武就会死,你也不想孩子出生没有爸爸是不是,求求你,柳儿,我知道你心肠软,不会看着我们的宝宝出生就被别人嘲笑是不是,我们都是苦命的孩子,从小没有父母,走到哪都说是野种,难道你也想让我们的宝宝出生以后也遭受到别人的冷落跟白眼吗。他张耀阳没有了你姐,他还有别的女人,而我没有你跟孩子,我宁愿去死,你姐现在被我老大看上了,一旦给她交出去,老大怪罪下来,这次的竹联帮事件不仅不会保我,还会直接将我弄死,这笔钱就是老大给我的结婚钱,是我用命换回来的,一旦老大处理完这次竹联帮事件,我就能光明正大的跟你结婚了啊。”

  阿文脑子非常非常的快,一句真话夹杂着三句假话,并且表情是那样的逼真给柳儿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而且每句话都是以孩子为出发的角度去谈,这更加的让柳儿想到了自己的悲惨童年,她不愿让肚子里的宝宝出世。

  柳儿刚才说的流产的话纯粹是骗人的,即便回到东北,她也打算将肚子里的生下来。

  “你是说我姐会嫁给你老大,牺牲她的幸福来成全我们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老大只是看上你姐,但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坏人,他会追求她,若是你姐实在不同意,他也不会逼她的。”阿文的脑子转的非常快,说谎的时候让你就感觉他在说的是真事:“你想,张耀阳这时候找回你姐,牺牲的就是我们一家人,而且你姐跟着张耀阳不会幸福的,三合会要进军s海,赵久阳跟我老大是哥们,届时他一定会找王威报仇,到时候张耀阳王威等人全部都要完蛋,三合会的实力你是知道的,想要灭他们如同踩灭蝼蚁一样轻松。你姐离开他,只会更幸福,我跟你保证,这次事情结束后,我不在混了,退出三合会,守着你跟宝宝,我们换个地方,去你想去的城市,安安稳稳的等着宝宝降临,过一辈子简单的日子,行吗。”

  柳儿想着皇妃的种种,想着肚子里的孩子,想着阿文的话,想着曾经的悲惨童年,想着自己未来孩子出世以后没有爸爸被人骂野种的画面……

  这时候的柳儿动摇了,她的心里愈发的倾向阿文说的那个画面。

  有人可能会说她自私,但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在姐姐的幸福中跟自己未来要出事的孩子的幸福中,二选一,柳儿选择相信了阿文。

  都说一孕傻三年,这句话真他ma一点不假。

  我那时候并没有怪柳儿,这个单纯不韵世事的傻姑娘让一个花言巧语,从几岁就在市井里混得男人给骗了,也实属正常。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柳儿心里动摇的问了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