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我不会拿你跟孩子开玩笑。”

  柳儿看着阿文为了自己不惜玩命,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决定相信阿文一把。

  柳儿心里无限纠结后,最终说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你不能跟你姐夫走,跟我来!”

  说着在柳儿的搀扶下,两个人来到卧室,阿文将卧室的窗户给打开,同时从抽屉里拿出钥匙直接就将外面锁好的铁栅栏的窗户给打开。

  柳儿看的一愣一愣的,原来这个钥匙就在抽屉里,阿文甚至都没有说特意去藏它,柳儿也是实在,基本上被困在家里就一直呆在家里,也没有翻找过什么东西。

  阿文挺相信命运这个东西的,一旦柳儿你真的翻到了,跑了,那就是你的命,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柳儿跟我走。”

  打开窗户外的铁栅栏后,是很宽敞的一片阳台,顺着这个阳台往出走,走到的是另外一个楼层的窗户口,而这个窗户口常年用胶带封起。

  阿文将其撕开后,两个人奔着窗户跳了下去,紧接着将窗户从里面锁好,从另外一个楼道下去。

  阿文解释说:“以前我们老大让我们藏人的时候就特意将这两栋房子给买了下来,生怕出点什么事被困在里面,而这栋房子就是以备不时之需用的。”

  柳儿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地方阿文要生活在这里,原来其中的奥秘就在这里。

  “我们快走吧。”阿文走出楼道后,扒开树林下遮挡住的一台已经落灰的车,两个人先后上去了,开车便走。

  “对不起,姐夫,对不起,姐。”柳儿心里复杂的摸着肚子,再次看了眼旁边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阿文没有走的大路,而是选择一条偏僻的小路再走,走的时候犹豫路有的时候不是很平,没颠一下,腿上的疼痛感就会传的十分强烈,但阿文都只是皱着眉头从来不吭声。

  “我们去医院吗?”柳儿看着他这幅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去。”阿文摇了摇头:“我刚才联系到华哥,先去找他,然后看他怎么安排,这次我得罪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帮派。”

  “我姐那边?”

  “你需要帮我个忙,让她对张耀阳死心的忙。”

  “什么?”

  “只有你姐对他死心了,我们才有未来,她才有未来!!”阿文开启了忽悠模式:“你要明白,等我们三合会一旦到了s海,就是王威跟他倒台的日子!你姐跟着他只会有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未来,张耀阳必将牢底坐穿!”

  “不要,不要这么对待我姐夫,他人真的很好!他是我的亲人,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首先,要伤害他的不是我,而是赵久阳,其次,我在三合会里有一定的地位,但是还没有到了能说话的那种地步,除非这次进军s海领衔三合会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他刘新景,我们的路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要走,这其中你姐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种时候你姐若是回到张耀阳身边,我们全都玩完了,所以你一定要帮我。”

  对于阿文这种三句话假话参杂着一句真话的柳儿来说,完全听的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可天真的柳儿既然决定从家里走出来的那一刻,就什么都不管了,完全支持阿文好了,毕竟……毕竟他是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我姐对我姐夫的感情很深,我姐夫对我姐的感情也很深,他俩经历过生死,你让我怎么帮你?”

  “很简单,让你姐死心,让她们见不了面就完了呗。”阿文摆摆手:“这个等会再说,我们先去找华哥,看看他怎么说。”

  柳儿的小手一直在紧握着,她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

  我在楼下两只烟都抽完了,他们还没下来,我在想柳儿是真的爱上那小子了吗?还是说只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而不得不跟他在一起呢?

  柳儿跟一般的女孩不一样,她比较传统,颇有那种七八十年代的感觉。

  我们都知道那个年代的女人,好多都是指腹为婚,父母包办婚姻,或者洗个澡被偷看了身子就要结婚的年代,他们哪里有什么感情?都是觉得对方还不错,就可以结婚过日子了,然后感情再是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

  而我们的柳儿就偏向于那种年代的保守姑娘,完全不是可以用这个时代中学都找不到厨女的堕落时代可以比拟的,两者无法混为一谈。

  “*他妈这里应该就是阿文的家里,走,兄弟们跟我去灭了他!”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我正前方传来,随后我抬头一看,哗啦啦走过来十多个人,每个人都面带凶相,奔着楼上就走。

  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生怕柳儿会出危险,于是跟着这帮人就上了楼!

  “竹L帮办事,你小子滚远点。”落在我前方的一名青年忽然回头对我凶神恶煞的说了一句。

  “大哥,我跟阿文也有仇,他抓走我的妹妹就在里面,我是要找我妹妹的。”我脸色真诚的说道。

  这个人想了下,他们是来抓阿文的,也不是来杀阿文的,我跟着也无法,便说:“我记住你的样子了,如果你敢做什么小动作,我们竹l帮不会放过你。”

  “大哥我懂,小弟这点事还是明白的。”

  这人傲气的哼了一声,随后一帮人哗啦啦的进屋了。

  门没锁,他们轻而易举的进去了,结果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领头的青年懵了,他们找了一圈后,怒踢门口的垃圾桶:“妈个*,肯定是跑了没敢回家。”

  “大哥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家,看看老大怎么说。”

  这帮人扑了个空以后骂骂咧咧的回去了,我以为他们会给他们家砸了呢,结果人家没有,这倒是我让对帮派的有了新的认知,也许他们只是听从老大跟着做事,并没有那么的恶劣?

  别说他们感觉懵b,就连我自己都懵b了,柳儿这是跟着阿文跑了?

  我他ma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柳儿会在这种时候不跟我回家,她到底怎么寻思的?

  我算是无语了,感情我千里迢迢的来找你们,你们非但不跟我走,反而在这里跟抓走你的男人过上了日子?是真的傻,还是真的彪,我真他ma气够呛!

  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后,才发现他们卧室的窗户是打开的。

  我小心翼翼的跳了出去,便看见后面是一个很大的阳台,而这个阳台链接的是另外一栋楼,我忽然想起刚才在楼下听到轿车启车的声音……码德,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跑了!

  我懊悔的拍着自己的大腿,自己不该那么大意。

  可现在又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先回酒店。

  沈浪还没睡,拿着手机看爱情动作小电影呢,见我回来后,直接将电影给关上:“终于回来了。”

  “我找到阿文了。”

  “啥玩楞?”

  我的一句话就给沈浪整的从床上蹦起来了。

  “我找到安文了,却又让他给跑了,哎。”

  我非常郁闷的窝在被窝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郁闷的不行。

  “怎么个意思?”

  我前前后后将经过给沈浪讲了一遍,沈浪听完后同样是懵b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说柳儿跟阿文有感情了?我草,有没有这么狗血!”

  “谁说不是呢,我也想不通啊,这才一个多月,就跟人家好上了,孩子都有了!!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开枪崩阿文吧,这货一心求死,我还不能真的杀了他,杀了他,柳儿肚子里的孩子就没爸爸,要是不杀,他也不告诉我皇妃在哪儿,我本以为柳儿会带着我去找她姐,结果柳儿就跑了,我在担心……”

  “你在担心是不是人家皇妃也跟别人日子过得挺好,根本不想你去找她呢?”

  “嗯……虽然不太可能,但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啊,连柳儿都爱上这样的人了,还有啥不可能的呢。”我心里非常不托底的说道。

  “也没准啊。”沈浪盘腿坐在床上冷静的分析着:“你看啊,柳儿能心安理得跟这个阿文过日子,还怀了孕说明了啥,说明她姐肯定也没事啊,并且两个人好似都接受了在这里生活一样,不然柳儿随随便便就可以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救她啊,她非但没有这么做,也没有打电话让我们救她姐,就说明她们姐俩过得不错。你呀你,这一个多月的火白上了吧,女人都是这样,移情别恋很正常。”

  “不可能!!你要说柳儿这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在见到别的男人后,爱上了保不准,但皇妃一定不会爱上别人的。”

  “怎么不可能的,别的男人比你优秀,比你嘴甜,混得比你好,爱上别人有啥不妥。”

  “绝对不可能,我了解皇妃!”

  “我也希望不是真的啊,如果是真的,明天的谈判我们可能都要吃亏。”沈浪也上火巴拉的说了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