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我在你们眼里就真的那么不堪吗?”我顿时感觉自己不自信了。

  “不是啊,我个人真的非常欣赏你,想培养你,跟我好好干的话,你以后会是个人物。”

  “我不想当什么大人物,我这会儿就像救出皇妃,守着她过安稳的日子。”

  “你错了,舅这么告诉你,一个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平凡过一生的,而是要他ma折腾的,你的女人跟孩子是过平稳的生活,而我们男人注定要拼搏,你现在不拼,等以后老了在想拼,你拼的动吗?别的女人穿金戴银,孩子出国留学,结婚洋房跑车,你看着能甘心吗?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平凡过一辈子是留给老头的,而你过完年已经二十五岁了,正是一个该打该拼的年纪,这个时候的你们非常好,不怕失败,可以重头再来,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不能失败,只能成功。”沈浪收起了玩世不恭,一脸认真决绝的样子仿佛变了一个人。

  “哎,舅,听说你上学那会是学校的扛把子?”

  “肯定啊,老揍你爸,我那会在学校厕所里揍你爸,你爸都不敢吭声。乖乖的憋着,你舅我从上学那会就知道权利的重要性。”沈浪脸上略带几分得意。

  “可我听到的版本为什么是我爸拿麻袋给你套了……”男人都喜欢吹牛逼,这一点没有任何例外,你从他们口中听到的版本永远跟别人嘴里听到的版本不一样。

  “那是你爸偷袭我,他正面刚不过我,只能用点不入流的小手段。”

  “舅我跟你混也行,但我必须得带一个人。”我想好了,我自己在s海硬闯根本闯不出什么名堂来,但凡得罪点大人物就够我吃一壶的了,现在的阳哥走在大街上碰见穿迷彩服的人我都不敢得罪,没准就他ma是哪个集团的董事长也说不定……这年头喜欢装逼打脸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这里面的爽点在哪儿。

  所以说现在有个前辈肯带着我走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沈浪该咋说是咋说,虽然是混黑起来的,但他如果不得罪什么很逆天的人,这一生应该都是在马路上横着走的男人。

  “谁昂?”沈浪挑了下眉头很好奇的问道,他想知道我点名道姓指的那个人是谁。

  “刘铂,铂叔!”

  “哦?为什么是他?”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也是我的军师,这个人我不能扔,可以说就算没有你领着我混,有他在,过程可能会难一点,但我想我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站起来。”

  “哈哈哈。”沈浪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我送你一句话,你要记好了,生活不是小说,你也不是生活里的男主角,想要在社会上混起来有三要素,第一,实力,第二背景,第三运气,这三样你查一样都不行,你起步比别人高,以后达到的成就自然要比一般人还要高,这不仅是我们自己家人对你的期望,更是那些认识你的人,周围在默默注视你的人对你的期望,如果你混得不好,那些人会无穷无尽的嘲讽你,如果你只混得一般,那些人会说你有那么好的背景,父母铺的那么好的路却只混成这个逼样,是绝对不行的,你对自己的要求一定要高,今天最好的你就是明天你的最低标准。”

  沈浪的话让我陷入深思。

  “我带着你,只是做你背后的团队老大,但我不会限制你的发展,你别说带着你的军师,你的整个团队你都要带上。以后你们的团队是我要打造的核心,不妨跟你说,新老交替在以前的帮会里,在现在的公司里都是一样的,老一辈子的人他们要退出舞台,可能这样做会很寒心,但他们的思想,作用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留他们只会成为我的阻碍,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都说的这么明显了我在不懂就是傻子了,可是我跟了你以后王威那边怎么办?”

  “不冲突,要想混得好,背后没有一个大佬罩着怎么行?是吧。说白了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里面都被一个利字所牵引。”

  “哦。”我点了点头,忽然觉得沈浪肚子里也有点文化水平,并不像别人传的那样,是靠父辈留的东西才混得这么好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父辈就啥也不是,那些都是不了解他的人,一旦真正了解他以后就不会这样说了。

  “其实有时候我们很像,我们都是父辈打拼下来的产业,现在靠我们在坚守,你爸虽然没给你留下实物,但他的这些人脉关系却比实物更为重要,外人可能会说我沈浪,你张耀阳如果没有父辈就啥也不是,对吗?”

  我感同身受般的点了点头,有些时候我在玩命做事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超越父亲,他们就像是一座山一样,总是不停地在拿我们作对比,压力很大。

  “可是他们根本不懂打江山容易守江山更难这句话,所以我们要争气,不仅要守好江山,还要将这片江山发扬光大,儿女情长只是一时,男人定要醉酒鞭名马。”

  “舅你还是别给我洗脑了,明天皇妃的事怎么办?万一她真的跟别人过日子了,我死的心都有了。”

  沈浪噗嗤一声就笑了:“刚才还一脸相信人家呢,这会还是不托底了吧,我再次跟你说一遍,女人不重要,事业才是最重要的,等你事业有成之后,啥样的女人找不到,我就觉得那个迟小娅真心不错……”

  “停停停!”我烦躁的出手将他打断:“这迟小娅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了,咋各个当着我的面都要撮合我跟丫丫呢,我要结婚的是皇妃,不是别人!”

  “好吧,是你瑶瑶干妈告诉我没事帮着忽悠忽悠你的……”

  ……

  另外一头,别墅内,赵华家。

  赵华穿着一身睡衣,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别白天的样子斯文多了,他翘着二郎腿,手上夹着雪茄,抬头看了地上的麻袋说道:“想不到你还真给钱要回来了,出人命了吗?”

  阿文摇了摇头:“没出人命,我就是崩了他几枪,他怂了,给钱打过来了,我就放了他了。”

  “行,没事,你先在三合会的酒店内躲几天,我去跟那边交涉,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赵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里的现金不到三百万,其余的他都打在我的卡上了,您给我一个卡号,我明天让柳儿给您转过去。”

  “柳儿她在哪儿?”

  “让我藏起来了,我想我们帮会的事不想牵扯到她。”

  “你是不是傻,现在她在外面才是真的危险,让她来三合会才是安全的。”

  “我可以很好的藏好她。”阿文固执的说道,阿文其实留了一手,他担心赵华摆他一道,要是跟对方谈明白了还好,万一没谈明白呢?自己就很容易折,但若是将这钱留在手里,等着赵华跟那边解决以后,在将钱还给赵华,自己也就安全了。

  不过他的这点小心思还是让老道赵华看出来了,当时赵华只是淡淡的说:“阿文呀,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可不能做让我寒心的事。”

  阿文脸色骤然一变,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华哥,阿文不敢,我向来对三合会忠心耿耿,我从小就是在这边长大,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没有任何想法,如果您不信,我现在就让柳儿将银行卡拿到您的面前!”

  赵华哈哈一笑,不在意的摆摆手:“看看你再说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阿文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在我眼里是接班人,是公司要大力培养的人,而我也不缺拿点钱,卡里的钱你留着花就行,就当你的辛苦费,你的事不出一个星期我就帮你解决,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快起来吧。”

  “知……知道了华哥。”阿文手心全是汗,心里有了打算:“华哥,我今天还碰见一个人,张耀阳,我腿上的伤就是他打的。”

  “张耀阳是谁?东北那个?”

  “对,就是他,他来台w了,要找尹恩妃!”

  “这个事我知道,他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跟沈家来的,要人势在必得,你的意思是什么?”

  “绝对不能让他见到尹恩妃。”

  “可我得知的消息是他们这次是专门过来跟我们谈判的,一旦合作谈成功,进军s海领队的人就是你,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就是要跟他们合作的人,他们若是没碰到你我还有话堵他们,可你也说了你们不仅会面了,还交手了,所以他一定知道尹恩妃在我们手上,若是他们谈判时以要带走尹恩妃为谈判条件的话,我想我是没办法拒绝的,在生意跟女人面前,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选!”

  赵华的话不是很重,却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华哥,不能让她走,一旦她走了,我之前做的就功亏一篑了,我知道您对我的期望,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您先听一下可以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