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看。”

  “其实办法很简单,他张耀阳想见尹恩妃,尹恩妃不见他就好了,办法是这样的……”阿文在赵华耳边说了很久。

  赵华听后:“这么简单的办法,她会上当吗?”

  “人在感情里都是敏感的,呵呵。”阿文自信一笑。

  “那就按你说的办。”

  “华哥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酒店了,我会带着柳儿一起过去住的!”

  “安安稳稳的住着,这段时间不要离开那里,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等我电话就好。”

  阿文离开赵华家里后,赵华拿起电话给竹l帮那边的一个老大给打了过去,这件事赵华必须越过堂口堂主直接找他领导,最后让他领导往下压,也就没事了:“哎,老陈呀,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呀,呵呵,我听说我的一个小兄弟因为不满徐振乾欠我的钱那件事两个人在赌城发生了点不愉快……”

  门外,咣廊一声,阿文拉开车门走上车,腿上的血已经定嘎巴了,他手握方向盘回想着刚刚赵华说的那些话,对柳儿说:“媳妇银行卡给我一下,咱这钱可能没有了。对不起。”

  柳儿一愣:“什么意思,骗我的?”

  “刚刚我跟赵华动了一个心眼,但他拿话点我了,说这里面的钱都给我,但我能要吗?”阿文红着眼睛说:“我不能要!我要了就说明我跟他耍心眼有异心,你放心按照我对他的了解,我将钱全都换回去以后,他不会让我空手的!还有,你不能说随便找地方住了,咱俩必须都得在三合会所管理的酒店住!只有在那,竹l帮的才不会去,你才不会受到危险。”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呢。”柳儿直接将银行卡递给阿文:“你自己决断。”

  “柳儿你放心,现在你跟孩子就是我的一切,我做事会先考虑你们的,等我一下!”

  说完阿文反身走了回去。

  “华哥。”阿文站在赵华面前恭敬的将银行卡放在桌子上。

  “行,老陈咱们明天见面聊哈,嗯,我安排,必须的!”挂了电话赵华扫了眼桌子上的银行卡:“什么意思?”

  “华哥这是您之前给我结婚买房子的卡,以及徐振乾还账的钱都在里面了,一分不少,我全都给您,您放心,三合会是我的家,您对我的栽培就像父亲一样!”

  “呵呵,兔崽子又想多了不是?”赵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将卡在给阿文的意思。

  “没多想,是我做事不对劲,华哥您休息,我先走了。”阿文咬了咬牙也没敢提你把结婚房子的钱给我。

  赵华没说话,就那样目送阿文离开,随后方才慢悠悠的拿着银行卡看了会,紧接着又低头扫了眼地上的钱,用手很有节奏的敲击桌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这个王八蛋还真不把钱给我!”上了车以后阿文咣的一声异常气氛的砸了一下方向盘。

  “我怎么觉得你跟赵华是在演戏骗我?”柳儿皱着眉头,本来说好的结婚的钱让柳儿一阵感动,这转眼之余就没了,这真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让柳儿觉得这是一种欺骗。

  “我阿文对天发誓,我有一句骗你,横死街头!”

  “誓言有用的话就不会有人发了。”柳儿明显不相信:“阿文我明确告诉你,让我嫁给你,可以,但是你如果给不了我跟孩子的家,我宁愿自己带,也不愿意跟你一起被笑话,我能接受你就已经很荒唐了,但你要什么都没有就想娶我,本身我姐她们就不会同意。这下子更不会同意了。”

  “她们同不同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同意。”

  “如果你我两情相悦,你一分钱没有我都能陪你睡天桥,但你怎么得到我的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如果你是骗我的,对不起,咱俩不可能!”

  阿文感觉自己百口莫辩,是啊,如果你啥也没有,人家柳儿不如自己养这个孩子,凭啥跟你呢。

  就在这时,赵华家的保姆哒哒哒的跑过来敲了敲车窗,阿文茫然的摇下车窗。

  保姆将银行卡拿给阿文:“我们老爷说了这张卡是给你拿去结婚的,包括他随份子的钱哦。”

  “告诉华哥,我阿文这辈子的命都是他的!”

  自己私吞这钱跟老大给的钱就是两回事了,阿文感动的说完以后,保姆只是笑了笑,随即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诺,我没骗你吧,拿着,这里面的钱足够让你变成一个小富婆了。”阿文心里终于是松了口气。

  可柳儿却是越来越担心:“阿文,你收了赵华的钱,还能退出三合会吗?”

  “……会的。”阿文一愣,言不由衷的点了点头:“我需要你帮我个忙,让你姐姐不要见张耀阳!”

  “那你倒是说什么办法!”柳儿在接到这笔钱以后彻底相信了阿文,铁了心要跟阿文过日子。

  这女人一旦钻入牛角尖以后那是多少头牛也拉不回来。

  老话说的好,你喜欢一个姑娘,不用管她父母同不同意,只要这个女人同意了就可以。

  “你手里有那个叫迟小娅女人的照片吗?我需要找一个电脑高手将他们的照片给合成来骗你姐。”

  ……

  次日,一夜未眠的我终于熬到天亮,四点钟的时候我就将沈浪给推醒,我们两个人下楼去吃了早餐,沈浪打着哈欠:“大哥,是不是太早了。”

  “差辈了。”

  “我已经安排了,约见三合会的领导也是在九点钟,你这么早给我叫起来,咱俩之后干什么去呀?”

  “哪也不去,提前就去他们公司等他们!”

  “真是服了你了。”

  “如果你媳妇丢了,你肯定比我还急。”我有点要急眼。

  “你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一点都稳不住了,一会儿咱们去的时候你尽量别说话,多听多看知道吗?”

  “嗯。”

  随后我俩吃过早餐来到三合会的公司,硬生生坐到七点半,他们公司才开门,开门之后我俩就找了一个沙发椅坐在那,他们的服务很周到,有前台专门问我们喝什么饮料,大多数选择的都是水,少量有逼格的人会选择咖啡,至于像我这种选择可乐的估计就我一个。

  环顾这家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公司,我好奇的问沈浪:“像他们这种帮派都是做什么的?”

  “什么都做,什么都参与,什么赚钱做什么,没有特定。”沈浪挺专业的说道:“就好比我们家,你敢想象一个黑社会家族是做化妆品生意的?不过这些赚钱的路子都是表面的,事实上我们什么都参与,只要赚钱!”

  “哦。”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我的印象里,黑社会就是赌场,洗浴,毒品交易,打打杀杀呢。”

  “那是过去,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谁不拼命往白道方面发展?你这孩子好像虎。”

  我跟沈浪硬聊,聊到八点半,眼瞅着就要到了约定的时间,我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沈浪看我有些紧张便说:“安安稳稳的保持镇静,舅今天答应你,肯定将你的皇妃给你捞出来,不带有任何问题的。”

  看到沈浪这样说,我的内心也安稳不少:“舅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他们玷污了皇妃,或是皇妃受到了委屈,我肯定会撕破脸皮。”

  “来。”沈浪冲我招了招手:“如果他们真的欺负了皇妃,等到他们三合会进了上海,你负责跟他们接头,表面上跟他们该怎么处就怎么处,抓住一个合适的机会就阴翻他们,并且还是让别人说不出来任何闲话的那种,这才是男人的高明之处,冲动做事成不了气候。”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

  沈浪说的对,之前我栽了那么多次跟头都是因为冲动导致的后果,今天说啥要学会忍住!

  八点四十五分钟,赵华的宾利停在公司门口,赵久阳说:“那我就不进去了。”

  “嗯。”

  “华哥,如果他们让你交出我,你怎么办?阿文已经漏了,张耀阳一定知道我在你这里。”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你,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给他们打发掉,我说你离开了,他们又能怎样?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跟我谈合作以及救回尹恩妃那个姑娘。”

  赵久阳眯着眼睛:“尹恩妃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回去,我跟张耀阳有仇,我巴不得给他整的越惨越好。”

  “你也是个当过高官的人,祸害人家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真正的才能是抓准一个时机将他们碾压的粉身碎骨!”

  不得不说,在这次的事件上,赵华的看法跟沈浪的看法竟然惊人的一致,这么一比,赵久阳就显得有些小腹心肠,也难怪,我给他的家人祸害的妻离子散,他自然也想给我祸害的妻离子散。

  赵久阳重重的喘了口气:“听你的,阿文那边怎么样了?能搞定吗?”

  “我还等电话,一会儿尽量先拖一拖他们,你想办法给阿文打电话催促他一声,最多半个小时!”赵华说完,便整理了一下衣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信一笑,随即迈开步子走入公司。

  “来了!”一直在看门口的我紧张的嗓子眼都快调出来了,很久很久没有让我这么紧张的事情了,能不能救出皇妃就看这一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