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点。”沈浪轻声叮嘱一句,随即脸上露出笑容,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后,便带着笑容主动向赵华伸出手:“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华哥吧,您好,我是沈浪,我们之前在电话里有过联系。”

  “沈老弟什么时候来台w的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呀,走,里面坐。”赵华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容,与沈浪并肩往前走着,而我则是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

  进了办公室以后,两个人在嘘寒问暖几句后,便进入主题,而他们的主题就是谈这次合作的可能性。

  三合会隶属台w,势力渗透一些二流城市可以说就挺困难,更别说s海这种一线城市。

  即便他们想过来,上头的那些高层领导也坚决不会同意。

  在这个和平年代,最忌讳的就是当地出现黑势力。

  不说别人,王威第一个不同意。

  但随着沈浪的出现,就会变得很不同,要知道他们zf虽然极力反对黑势力的渗入,但沈家若是点头,那么上头是完全可以同意的。

  为什么?

  三合会的渗入能够给s海这边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这对s海这座城市来说是好事,怕什么?就怕他们捣乱。

  但若是有个可以信任的人来统领这帮能给自己赚钱的工具岂不是美滋滋?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要存在黑白两种概念。

  存在即合理,必然有它的作用!

  当然了我在意的不是他们谈合作的内容以及未来是什么,而我在意的是他们在这次谈判中为自己力争最大利益的可能性,其中的语言奥妙真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

  ……

  另外一头,柳儿敲开阿武家的门,直接给阿武干懵了,阿武向后看了看。

  “别看了我自己来的,你哥没在。”

  “啊?”阿武挠了挠头:“我哥他……我哥他……”

  “你哥他为什么没看着我,不怕我跑是吗?”柳儿直接回答了他的疑惑。

  “啊,是,不是。”阿武有点尴尬回答是也不对,不是也不对,整个人就显得很愣。

  “我姐呢?”柳儿也懒得回答阿武,直冲直撞的进了属于皇妃的那间屋子。

  “柳儿?!”在床上光着小脚丫捧着苹果咔咔一顿的皇妃在见到自己妹妹进来的那一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姐,阿武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过得好吗?”两个女人在一起后,便是以哭为主题,姐妹俩一起抱头痛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俩受了满清十大酷刑呢。

  阿武见状,眼圈也跟着红了,他自诩是个外表粗狂内心柔软的家伙。

  “柳儿你怎么来了?阿文那种人怎么会放你过来?”

  “姐,姐夫来了!来台w了。”柳儿没有正面回答皇妃的话,而是激动地开始提我。

  “什……什么……谁来了?”

  “姐夫,张耀阳来了!”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千盼日盼终于将我给盘了过来,激动地皇妃说话开始颤抖,紧紧地抓着柳儿的手希望自己不是在听梦话。

  “千真万确是真的,此刻他正在三合会的老大赵华谈话呢。”

  “我就说你姐夫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我就说他心里一直在记挂着我,太好了,他终于来了,太好了,哈哈。”皇妃此刻哪里还有平常高冷的样子,激动地热泪盈眶。

  我,没有让她失望。

  “只是姐你要有个思想准备。”话锋一转,柳儿将手里合成的照片拿给皇妃看:“从我得到的消息来说,那天咱俩被他们阿文阿武兄弟抓走以后,张耀阳确实想来的,但是迟小娅忽然飞了过来,是她拦住他不让他去找你,而是选择报警,阿文得知他们报警已经就带着我们坐船逃跑了,你也知道张耀阳他最听迟小娅的话了,真是生气,他竟然将自己的生死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们,姐,他变心了,在你被抓走之后他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来救你,而是在家跟迟小娅纸短情长,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巴不得希望咱俩出事,然后他们好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是那样的人,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皇妃不想相信柳儿的话,但自己的亲妹妹又怎么会骗自己,更何况手里的照片的的确确是我跟丫丫在一起的画面,让她的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在聪明的人也会有自己心灵最脆弱的一面,而此刻柳儿攻击的正是皇妃的软肋。

  柳儿神色一暗:“我怀孕了。”

  “什么?!”

  “我坏了阿文的孩子,所以他现在给我自由,我才能光明正大的回来,阿文说了,如果我们姐俩想走,他会放我们走。”

  皇妃哪里还有心情理会走与不走的这个话题,而是自己的妹妹怀孕了,她皱着眉头说:“阿文是什么态度,他不想负责吗?”

  是的,柳儿很传统,皇妃亦是如此,先不说皇妃同不同意阿文跟柳儿在一起,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阿文这个人的态度是怎样的,他到底像不像负责。

  “姐,阿文说他愿意负责,况且这段日子以来他对我也是真的很好,我从小就是一个命苦的女人,既然上天让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又愿意负责的话,我想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皇妃眼前一黑,险些晕倒,短短一个多月,这究竟是怎么了。

  皇妃问柳儿阿文是否愿意负责,只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并不想真的要怎么样,可当亲口听见柳儿愿意将自己屈身给阿文的时候,皇妃一阵迷茫,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事我做不了主,你也做不了主,我需要回家咱们的爸妈。”皇妃她们姐俩的亲生父母没了,智允的爸妈自然就是皇妃她们姐俩的爸妈,结婚这种事,并且还是跟了阿文这种人,皇妃真的没办法做主,想着回家寻求她们的意见再说。

  “姐,她们是你的养父养母不是我的养父养母,我的执意已决,哪怕以后我过得不幸福,我也认了,姐,倒是你,怎么办,你跟张耀阳回去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柳儿竟然紧张了,双手紧紧地攥着衣服。

  “啊。”皇妃再次低头看着手里我跟迟小娅“恩爱”的照片,整个人的精神都涣散了,心脏仿佛被撕裂一般,将这些照片攥的紧紧地。

  张耀阳你怕死,不来救我,将我的生命置之危险于不顾。

  张耀阳,你不来救我却跟别的女子暧昧不清,怕是在自己当初受伤的那段日子以来你俩就好上了吧。

  也罢,你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女孩儿。

  皇妃越想越气,最后直接将手里的照片给撕毁,抛向空中,去你ma的爱情,我不要了!!

  被撕碎的照片就如同皇妃这颗支离破碎的心一般,碎落一地。

  可是你既然不在乎我了,为什么又来台w来找我?

  “姐,据我所知,张耀阳是跟沈浪一起来的,好似在谈什么合作的事,而非来找我们,再说他应该都不知道我们在哪儿,要不是阿文在公司碰见他了,姐,你看他在我们出事之后非但不找我们,反而还坐起了生意,都知道沈梦瑶这个女人最得意的就是迟小娅,而现在张耀阳跟沈浪混,足矣说明了一切,姐,他不值得你对他这样深情。”

  “够了!!”皇妃忽然吼了起来,这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皇妃一定会认为是在挑拨离间,可从自己的妹妹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就真的很高了,并且随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以来,皇妃对我的心也就寒了。

  “姐,张耀阳就在公司,咱俩去公司找他要个说法。”柳儿展现出自己的愤怒,这一招空城计玩的果然漂亮。

  阿文在赌,就赌女人在心碎的情况下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没必要了。”爱情都没了,再去找他寻求一个结果,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在犯贱,你不是跟迟小娅好了吗,那你他ma就去好去!我不稀罕!!

  柳儿看着自己的姐姐忽然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有了,心里也是暗暗难过,姐,对不起,我也是为了你好。

  皇妃自己在房间里黯然神伤,柳儿则是返回大厅偷偷的给阿文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姐她信了。”

  楼下,车里的阿文在见到这条短信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女人啊女人,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好骗的生物。

  阿文为什么敢这么赌?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他认识柳儿之前,睡了很多女孩子,而这些女孩子大多数都是有男朋友的情况下睡得。

  通常都是他们大吵一架后,就把这些冲动的女孩给睡了。

  因为那时候的女孩想拼了命的证明自己,我除了你不是没有人要,姐要是点点头,想睡我的男人有的是,你必须珍惜我。

  而这样的女人在一时冲动过后往往都是无穷无尽的后悔。

  一个普普通通的吵架都能让很多女性在这种时候出轨,更何况皇妃面临的是生死存亡,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呢。

  所以即便聪明如皇妃,在自己的亲人,敌人,事情,这些所有因素加在一起,她变成了爱情里的傻瓜。

  有些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坚强一些,勇敢去面对一些事情,可能事情的结果就不会是后来的样子。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