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会,公司内,赵华与沈浪聊的合作项目聊的非常好,两位地震级的大佬在想法看法上惊人的一致,简单点说就是赚钱的思路上都差不多。

  “不好意思,等一下,接个电话。”赵华抱歉的看了眼沈浪,后者微笑示意他随意。

  “喂?……哦……好……我知道了……恩。”赵华挂了电话,心情不错的看着沈浪继续说道:“没想到沈家掌舵的男人竟是这般痛快,跟我想象中的可不太一样哦。”

  “三合会华哥跟我想象的也不一样呢,咱们都是快言快语之人,做事痛快,我沈浪喜欢。”

  “哈哈,初步就先这样,后续咱们在详谈?”赵华大笑两声试探着问道。

  “当然,沈家很有兴趣与三合会进行进入合作,这么多年,两个帮派都是各自发展各自的,看着其它帮派崛起的越来越迅速,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

  “东北的沈三爷在十几年前就闻名圈内,等到了s海一定要见见三爷才行。”

  “一定!”

  “走吧,好不容易来一次台w,我让你感受感受咱们宝岛台w的姑娘有多热情,哈哈。”

  “这个不着急,华哥,其实我还有一事想要跟你说一下。”沈浪摆摆手,笑着点了一根烟缓缓地抽了两口,随即将打火机仍在桌子上。

  “以后我们就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有话不妨直说,只要我能赵华办到的,绝对不打一下波!”

  沈浪指了指我说道:“这个是我外甥,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比亲生的还要亲,他叫张耀阳,也是未来我沈家的接班人。”

  沈家的接班人,沈浪这吹得有点大啊……

  赵华眉毛一挑:“张耀阳?前阵子轰动全国的那个……”

  “对,就是轰动全国最后什么事都没有的那个杀人犯张耀阳!”

  “为人看着清秀阳光,老实巴交的小伙子很难将他与杀人犯三个字联系到一起。”

  “呵呵,这年头长得凶的都是不敢杀人的,越是老实的人他就越敢做出我们不敢做的事。”沈浪意味深长的点了他一下。

  “哈哈,那对!像我们这个年纪就很怕死了,活着享受生活才是我们要追求的,至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就留给后背去争锋。”

  “实话跟您说,初步谈判是我过来,后续合作我会全权交给他,届时也是耀阳与贵公司进行合作。”

  “沈家派来的人,我们信得过。”

  “哎,这不是重点,我想跟您说的是,三合会想要立足于s海发展单单靠我沈浪点头是没用的,s海z府那边的老大王威不点头是没有用的,毕竟我们沈家能存咋s海发展还是靠他支持的。”

  “相互依存,个持所需,我懂。”

  “既然您都知道,那我有话就得直说了,王威跟赵久阳很不对付,我听说赵久阳可是投奔您来了,如果您若是坚持跟赵久阳合作的话,恐怕王威那边会很不高兴。”沈浪适可而止的说道。

  “实不相瞒,赵久阳是上边的老领导来找我,老领导对我有恩,这个忙我不能不帮,但是赵久阳已经不再我这边,我给他在山d那边的一个分公司安排了一个小职务上班,虽然没有他以前的权力大,但是养老活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咱都是闯江湖的,义气这两个字在现代社会看的可能不是那么重了的,但在我们三合会这个是发展的中心思想是怎样都无法磨灭的,希望你能理解。”

  “这个是当然,能跟一位有情有义的大佬合作自然是让人很开心的一件事。”沈浪舔了他一把后,又说:“但是你的手下在帮着赵久阳出气的时候,开枪打我外甥一枪,以及他的一个朋友三枪。”

  赵华闻言皱起了眉头。

  “当然华哥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也不想跟贵派去谈什么纠纷,他们年轻人有点冲突那是很正常的事,这个我们都能理解,只是我想说,你的手下抓走了我外甥的准媳妇,我希望您能将她还给我外甥,这个女人可比我外甥看着自己的命都重要呢。”

  “你说的是那对姐妹花?”

  “是的,尹恩妃,柳儿!”沈浪生怕赵华找说辞给拒绝,便赶忙继续开口说:“昨天夜里我跟我外甥去赌场玩,恰巧看见不和谐一幕,具体华哥您应该听说了。”

  “是的,对面那个人欠我钱不给我,我的一个手下比较愤青气不过,就去找个人讨个说法。”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到哪咱都占理,不过可以百分之百确认的是那个人就是阿文,我外甥也去过他们家,最后出了点意外让他给跑了,华哥,我觉得既然咱们真心想绑在一块好好干,那么这其中的误会必须将其消除,您说是吧?”沈浪笑眯眯的说这话,思路异常严谨的开始往下套,丝毫不给赵华一点反驳的机会。

  “这个我不太清楚,这样,我给阿文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恰巧呢总公司也是决定让阿文接触这次合作,让两个人把误会解释清楚,冰释前嫌,坐在一起吃顿饭,也未尝不是一件好的选择。”

  我在心里松了口气,只要赵华肯点头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在公司的未来跟个人感情上,想必赵华选的是后者。

  “我先去趟卫生间。”沈浪给我使了个眼色,随后我们一前一后的厕所。

  沈浪解开裤腰带忙着防水,嘴里叼着的烟飘到眼睛里,呛的他眯眯着眼睛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一会儿阿文来了以后将他崩你四枪,劫走皇妃的仇放在心里,这次合作才是最重要的事知道吗,还是那句话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点了点头:“只要他将皇妃还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前提是他没有侵犯过皇妃。”

  “呵,我们又见面了。”片刻后我跟沈浪从卫生间出来回到办公室后,阿文已经来了。

  我低头扫了眼他的大腿,已经换上一套崭新的衣服,外贸虽然看着没什么两样,但他的身子是依靠着后面的墙壁,想必是腿中枪以后站不稳。

  我两步窜了上去揪着他的衣领瞪着眼珠子怒道:“皇妃呢?”

  阿文一把推开我:“跟谁俩动手动脚的呢,你注意点这里是三合会!”

  “耀阳,过来。”沈浪呵斥一声,生怕我过于冲动。

  “我问你皇妃呢。”听了沈浪的话,我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后,从牙缝里挤出话。

  “你说尹恩妃吗?她在我这里待的挺好的,跟我弟弟处的还不错,要结婚了。”阿文邪邪一笑,知道我在这里不敢对他怎么以后,看上去更猖狂了。

  “放你ma屁!”

  “怎么你不信?昨晚柳儿都自愿跟我走了,都没跟你这个所谓的姐夫走,你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人家姐俩在我们这边生活的很好,我们对她们也好,人家凭什么跟你回去过提心吊胆的日子昂?”阿文歪着个脖子,吊儿郎当的走到我面前,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你还真以为你张耀阳是万人拥戴的美男子,谁离开你都活不了了是吗?”

  “……!”强忍着心中怒气,双拳仅仅的握着,手指甲抠在肉里也不嫌疼,我真想一拳挥上去叫他不要在那么嘴臭,我紧紧的咬着牙关,从嘴缝里挤出话:“不要以为你用手段让柳儿怀了你的孩子你就可以威胁利用她,告诉你,只要我张耀阳在,没人可以欺负她们!”

  “哈哈哈。”阿文大笑起来:“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谁告诉你我欺负她们了?我对她们很好的,是她们自己不愿意回到你身边的。”

  “你放屁!”

  “滋滋滋,未来沈家的接班人就这素质吗?行,我是不是放屁跟胡扯我不跟你犟,事实告诉你。”阿文话音落,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柳儿!

  柳儿一进屋以后就果断的站在阿文那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姐夫,不,曾经的姐夫,你回去吧,我跟我姐在这边过得很好,不用惦记了,以后你过你的生活,我们在这边生活我们的。”

  我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时从柳儿嘴里说出来的,而且她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完全不像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小乞丐,只知道一脸崇拜的看着我的柳儿,这才过了多久。

  “柳儿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没事你跟我说,我已经来了,谁都欺负不了你们。”我试图去将柳儿拉过来。

  “别碰我。”柳儿躲开我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我是真的爱上阿文了,要跟他结婚。”

  顿了顿柳儿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又说:“张耀阳如果你为了我跟我姐好,为了我们的幸福,你……回去吧。”

  我身子晃荡了一下,险些摔倒,点了一支用力的裹了两口,一脸的茫然:“柳儿你在说什么呢?你脑子坏掉了吗?我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