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呆愣的接过手机,放在耳边一言不发,眼里尽是雾水。

  “皇妃,皇妃,我是耀阳啊!你在吗?”我激动地对着电话问道,如果当时我叫皇妃媳妇而不是她的外号的话,我想我们之间的误会就不会有那么深了。

  “事到如今你还给我打电话还有什么意义么。”电话那头传来皇妃满是失望的声音。

  “我来台w找你了,接你回家!你在哪儿快告诉我。”

  “不必了,我不需要你接我。”

  “什么意思?”我愕然。

  “没什么,我在这边很好,不想回去就这么简单,张耀阳你听好了以后你过你的潇洒日子,我过我的人生!我累了……”说完皇妃毅然决然的挂了电话,现在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一句话都不想跟我多说,眼睛直勾勾看得是地上的那些破碎的照片。

  不想回去,我在这边很好。

  不想回去,我在这边很好。

  你过得你的潇洒日子,我过我的人生,我累了。

  ……

  突然间我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一直在耳边嗡嗡作响反复的重复着,为什么不想回去,为什么她在那边很好,难道她也跟柳儿一样爱上别的男生了吗,可最起码……最起码你要见我一面,当面跟我说清楚才行,最起码让我见到你知道你是安全的,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我颤抖的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拨打着,对面却是再也不接电话了。

  周围嗡嗡的声音越大,所有的人都变成了虚影,我越来越看不清这个世界的样子,究竟他ma怎么了。

  再次拿出一根烟,我费力的想要点燃它,近在咫尺的火苗却怎么样也接触不到香烟。

  我已经听不清阿文他们的冷嘲热讽,也看不清周围的人跟物,失魂落魄的走出三合会。

  我在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街道上坐了好久好久,记不清当时的心境是什么样了,只是感觉风很凉,我的心很冷。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皇妃跟柳儿究竟遭受了怎样的洗礼,为什么对待我的态度全都变了。

  三合会公司里,阿文耸着肩膀说道:“看吧,我都说了这小子不信,现在死心了吧?”

  “你们会不会威胁皇妃那丫头了呀,据我了解他们的感情可是很深的,呵呵。”沈浪呵呵一笑:“别误会我就是好奇。”

  “我们三合会还不至于干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阿文领你们去见她一面。”赵华缓缓的开口。

  此时阿文扭头看了眼柳儿,柳儿向前走了一步:“我跟我姐真的很好,我们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并没有任何人威胁我,而且我们打完过完年要回一趟韩国的,到时候在决定在哪儿定居,你们回去吧,不用找我们了,真的。”

  沈浪没接话,仿佛在用一种刺穿的眼神看向柳儿,柳儿哪里能经受得住这样的眼神逼迫,索性低着头玩起了手机。

  沈浪没有把话说死:“这样,华哥,我先去看看我外甥怎么样了,这小子比较痴情,现在心里肯定很难过,如果有需要还是要麻烦华哥的。”

  “那是一定的,你先处理事情,晚点我安排你一起吃个饭。”

  “妥了。”沈浪将皮包夹在腋下便离开。

  “我送送你。”赵华亲自将其送到楼下。

  “这孩子去哪了呢,我得找找。”沈浪四周环顾一圈后嘟囔着一句就去找我了。

  阿文跟柳儿心态完全迥异的,一个是心情舒畅,一个内心纠结的跟拧麻花一样难受。

  柳儿看向阿文:“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会不会太自私了。”

  阿文搂过柳儿的肩膀:“到了最后你就会知道你现在的做法有多正确了,为了我们的孩子,还有什么是不值得的呢?咱俩先回酒店吧,等着过几天我不忙了,咱俩就去看房子,挑一所你喜欢的房子。”

  “嗯……”柳儿点了点头,终究没有在说什么。

  ……

  “呦,哭了?”沈浪出现在我面前笑呵呵的踢了我一脚。

  “我凭什么不能哭?我也是个正常人。”抹了一把眼泪,心里无比的难受。

  “唉!”沈浪叹了口气,坐在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还有烟没了给我一根。”

  “地上了。”

  沈浪将地上的玉溪捡起来,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缓缓开口:“这个世界我越来越看不懂了,这俩姑娘究竟怎么想的,我总感觉她们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不像,如果真的有难言之隐,柳儿对我就不会是那种态度,皇妃更不会不见我而匆匆挂断电话。”

  “这就是问题所在,柳儿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们姐俩对你的前后反差里面肯定有什么事,会不会他们威胁皇妃,所以柳儿才这样跟你说话,你要不要试试见他们姐俩,然后当面把话说清楚?”

  我瞬间愣住!

  “去吧,别给自己留遗憾,哪怕她真的不想跟你在一起了,也得当面说呀。”

  “可是她在哪我都不知道!”

  “没事,电话号码我要来了,你给她电话,要是就是不接,我去找赵华肯定能见到!”

  我拿出电话一看还是之前的那个号码,我给她发了短信过去,我们的爱情开始的时候那么认真,结束的时候也不可以敷衍了事,见一面吧,把话说清楚。

  “哎,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沈浪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武家里,阿武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走到尹恩妃面前:“他说他想跟你见一面,要当面把话说清楚。”

  “没必要了。”

  阿武有些于心不忍:“皇妃,我知道我阿武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喜欢你,想把你占为己有,但我不想你不快乐,别人都说我是傻子,也根本不配拥有你的爱情,所以,我放你走,去找他吧,与其将你绑在这里,看你如此难受,我的心就更加的疼,倒不如放你走了。”

  皇妃愣住了:“你……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阿武决定放了皇妃,从刚才就在刚才,阿武见到皇妃黯然神伤的样子,他的内心被狠狠的刺痛了,爱一个人不该是看她更加的快乐。

  阿武从兜里拿出一些台币递给皇妃:“这些钱足够你买一些漂亮的衣服去见他了,也足够你回家了,你……自由了。”

  “阿武,你是个好人!”皇妃给阿武发了一张好人卡后,便离开了,她想逃离这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今天她终于可以走了。

  “好人?呵呵……好人都得不到爱情。”看着皇妃走后,屋里顿时空落落的,如此如此的冷清,阿武这个粗狂的男人忍不住掉下眼泪,哭了好久好久。

  ……

  皇妃走了,她想要来找我,不管怎么说,始终要有头有尾,所以她决定见我!

  皇妃走到楼下的时候,忽然看见阿文开车过来吓得皇妃赶忙躲在一边的草丛里。

  “坏了,电话没拿!”皇妃本想联系我,却忽然发现电话还在阿武家里,这怎么联系呢?

  阿武刚才也是光顾着难受了,也忘记提醒皇妃电话这回事了。

  而皇妃得知阿武要放自己走以后,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跑,免得过后他改注意自己走都没办法走了。

  现在回去肯定是不行了,阿文还在家里,一会儿阿文若是发现阿武将自己给放了,一定不会同意的,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抓自己,不让自己走。

  怎么办!

  皇妃在这种管家时刻做好了决定,妹妹你先忍着,姐先回家,等着我找张健洲他们过来救你,皇妃就不信,张健洲这样的局长亲自来台w,对面就算是三合会还敢将他们扣押?

  皇妃在联系不上我,找不到我,又不能再台w逗留的情况下,她的第一选择就是买飞机票回h市!

  皇妃摸了摸兜,还好,身份证还在!

  “师傅,去机场。”皇妃打了一辆公交车,用最快的速度奔着机场赶去。

  另外一边,我看着电话没有任何回应,便对沈浪问道:“这边最出名的地方是哪里?”

  “应该是日月潭。”

  “离的近吗?”

  “还可以,不算远。”

  我点了点头,随即再次给她发出一条短信过去:“不管怎么样,你必须要面对我,我在日月潭等你,如果你不来,我直接回家,但我不轻易的放过他们!就算柳儿怀了阿文的孩子,你们也等着我狂风暴雨般的复仇吧。”

  我知道自己这略带威胁的话一定会对皇妃起作用的,她了解我的,她要是真的不来,我肯定言出必行。

  哪怕她来了给我一个心碎的结果,我也心甘情愿。

  皇妃这个人,我是必须要见!

  ……

  另外一边,已经抵达飞机场的皇妃匆匆忙忙的来到售票窗口问道:“请问台湾飞哈尔滨最近的飞机是几点?”

  “两点四十。”售票员礼貌的回了一句。

  两点四十,皇妃看了眼时间现在还不到中午,阿文会不会发现自己跑了而来抓自己呢,皇妃无比的紧张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