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已经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汗水,如果这次让阿文给抓回去恐怕自己再也没有逃跑的机会。

  皇妃开始暗暗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跟我斗气,如果她能跟我约上一面,哪怕我就是跟迟小娅真的好了,哪怕我就是那天真的怕死报了警,她也不用在阿文阿武眼皮底下生活了。

  刚刚的大脑在受刺激的情况下短路了,验证了女人果然是个在冲动情况下比男生更不理智的这个说法。

  正如我之前所说,男人在跟女朋友吵架的时候会拉上几个哥们去肉串店大喝一顿,直接喝倒,最后在大街上鬼哭狼嚎,说一句女人你算个什么东西,然后第二天酒醒以后就会回到家找到女朋友跟她说媳妇我错了。

  而女人在吵完架以后好多好多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有人要出去跟人睡,睡一觉醒来后非常后悔。

  所以男人跟女人他是不一样的,思考的东西跟点也不一样。

  即便平日里再聪明的一个人,在触发到某些心里的伤口那一刻还是非常脆弱的。

  另外一边,阿武家里。

  “你他ma说什么给她放走了??”阿文急眼了冲着他弟弟就是一脚。

  “哥,我觉得我们这样做真的不太好,以后我们也都是当父母的,要是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拐走你会怎么想?最近我看了中央卫视的栏目回家吧孩子,看的我老难受了。”阿武揉着屁股眼睛通红的说道。

  “你个傻*,电视他ma看多了吧!以后不要看那种脑残剧,影响智商!”阿文气的都要吐血了,气急败坏的问道:“什么时候走的?”

  “就在刚刚。”

  “真他ma二鼻!”阿文嘶吼道:“还愣着干几爸赶紧给我去找回来。”

  “哥她不喜欢我,咱别勉强她了呗。”

  “放屁,柳儿也不喜欢我,我强*以后不也乖乖的要嫁给我了?女人都是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你不想这辈子娶不到媳妇的话就给我去找她!”

  “哥,弟弟在你眼里有那么不堪嘛,还找不到媳妇。”阿武挺不满哥哥看不起自己的。

  “你可以找到媳妇,但你能找到像她那么漂亮的媳妇吗?”阿文气抽抽了都要,早知道自己弟弟是个这样的选手,当初强*的就不该是柳儿而是皇妃!

  阿文对于女人这一块的看法有些偏激,也可以说不完全正确。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是受到了任雪死之后的刺激才会变成这样。

  在那段岁月里,阿文不把钱当钱,每次有了钱都会约一些姑娘出来,从最开始的坐台小姐,到后来的大学生以及已婚少妇,什么样类型的女人,处在什么阶段的女人他都挨个玩了个遍。

  里面不缺乏那些用(汗)着阿文大几爸的嘴回头对男朋友说我爱你的这样女人。

  “别说了哥,我的心更痛了。

  看着弟弟就像个智障一样,阿文非常的无奈,随后从公司里喊了一些帮手,说啥都要将皇妃给抓回来。

  “叶富川,利用你的关系,你给我调查周围的酒店,宾馆有没有一个来自大陆的女人居住,如果有告诉我。”

  “好的文哥。”

  “毕升,你带着一帮兄弟去走街串巷看看能否碰见这个女人,给我抓回来,照片一会发你微信!”

  “好的文哥。”

  “肖翔,你多叫点兄弟们来公司停车库集合,跟我去飞机场抓一个人,现在,立刻,马上!!”

  “妥了文哥。”

  “赵冰你确定张耀阳他们现在没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吧?”

  “没有文哥,沈浪跟着咱们老大出去办事了,我没敢跟着,现在跟着张耀阳呢,他往日月潭的方向走呢,不知道要干嘛去。”

  “跟着他,别露馅,如果他跟一个女人见面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我!”

  “没问题。”

  阿文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他将自己能动用的关系全都动用了,尹恩妃,我不信你能掏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十五分钟之后,地下停车站站了二十多个青年,他们齐刷刷的冲阿文喊了一声:“文哥!”

  本来阿文之前在这个公司就有一定的地位,再到砍了徐振乾追回一千万的账款以后,所有人都基本认定刘新景跟阿文已经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了。

  这个时候站位就自然很重要了,公司里百分之八十的人已经开始站阿文这边。

  阿文点了点头,很享受这种当老大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拿出照片给他们看:“一会儿去机场就给我找这个女人,我查了一下最近的航班,飞回东北的是两点半的航班,飞到s海的是三点十分,如果说这个女人没有躲在宾馆,那么她一定是要去机场的!”

  阿文除了有点精神分裂以外,在智商这一块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

  一帮人,开了五辆车直奔机场走去!

  片刻后,众人抵达机场,阿文一声令下:“先别着急进去,在外面搜,所有地方都给我搜的仔仔细细。”

  “是,可是文哥为什么不进去找?”

  “现在进去没用,等着两点钟的时候咱们在进去找。”

  “好!”

  这帮人吃饱了没事闲的在外面瞎晃悠半天,也没能找到皇妃的身影。

  而且机场这般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藏一个人并不容易,周围什么都没有,哪怕一个酒店都没有。

  所有的人几乎都在候机大厅等候,阿文他们在后面的出租车以及客车通道找了一番后,均没有找到人。

  快到两点的时候这帮人重新集合在一起:“文哥没找到。”

  阿文舔了舔嘴唇:“所有的地方都找了吗?”

  “全部都找了,就连花花草草的地方也找了。”

  “那行了,进去看一眼,如果在这时候差不多要检票了,到时候就是玩强制性的也给她拽回来,到时候我会给你们摆,不用担心警方那边。”

  “好!”

  众人应了一声,直接进了里面。对于阿文的势在必得,皇妃的处境变得极其危险。

  众人一进去后就挨个座位看挨个座位找,这种地毯式的搜索就是一只苍蝇也非不去。

  虽然阿文的行为引来了众人的不满,可是没有一个敢吱声的,都知道台w这边黑帮盛行严重,完全不亚于香g那边,所以大家都怕得罪人,索性闭嘴。

  “有没有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女人?”

  “没见过。”

  “说实话!”

  “哥真没见过。”

  这样的对话在每一个游客身上进行着,奇怪的是并没有保安等人过来制止。

  飞机还有十分钟就要起飞了,人还是没找到。

  “文哥,没有人看见这个姑娘。”

  “不可能啊,难道是她还在台w某个地方躲着?”阿文舔了舔嘴唇,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厕所问道:“女厕所查了吗?”

  “额……兄弟们都是男的,不好意思进去。”

  “草,我来。”阿文眯着眼睛一步一步向女厕所里走去。

  “哎,小伙子这是女厕所。”一个扫地的大妈以为阿文是找不到厕所便好心的提醒一句。

  “我不瞎!”阿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不瞎还进女厕所,变态嘛?”

  “滚!”阿文一把甩开拉着他胳膊的大妈,直接将大妈甩的摔倒在地。

  “来人啊,抓流氓啊,欺负老太太了。”大妈摔倒在地以后顿时叫了起来。

  啪!

  阿文毫不犹豫的甩了一巴掌,并揪着大妈的头发恶狠狠的说:“三合会办事,你他ma给我消停点。”

  大妈听到三合会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吓得脸都绿了,可以说三合会在台w的影响力,就相当于船长在酷」匠的影响力,没有人不知,没有人不晓,令人闻风丧胆!

  “啊!”

  阿文进了女厕所以后顿时引起一阵尖叫,说实话这不是阿文第一次进女厕所里,他显得比较淡定,挨个门口拽,挨个门口往里看。

  对于很多男生的幻想来说,女厕所肯定是又干净又香的那种。

  阿文告诉你,女厕所的味一样很大,便池上面的尿液,带血的卫生巾比比皆是,所以那些总是瞎幻想的男生们可以收一收了。

  口味有点重,就不细说了。

  阿文每一个屋子都找了,均没发现皇妃,直到走到最后一个紧闭的厕所门内,阿文舔了舔嘴唇,随即用力一拉,发现是锁着的,而且是反锁,外面并没有贴着此门已坏的标志。

  阿文重重的敲门吼道:“给我开门。”

  里面没有声音,阿文眼珠子一转,紧接着蹭的一下趴在地上,顺着缝隙一看便看见里面的一双脚,果然有人。

  咣咣咣!

  他猛地连续砸门:“我他ma知道你在里面,我看你往哪跑,给我开门!!我看见你的脚了。”

  里面传来颤抖的声音:“大哥我在上厕所,求放过。”

  “上你ma,给我出来!”

  里面说啥都不开门,阿文咣咣一顿拽,最终粗暴的将门给拽开,看见的是刚好擦完屁股将纸扔进垃圾桶里的一名少妇,便池里金黄色的东西还未来得及冲刷。

  少妇吓懵了,往后退了几步,还不忘用脚踩一下冲水器,声音哆嗦的说道:“大哥你要干嘛,劫财我兜里就剩几十块钱了,刚才都买机票了,要是劫色的话您看我长得行吗,行的话你就对付对付用吧,只要您别伤害我就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