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劫你ma了个*!”阿文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随即咣的一声将门重新关好,气冲冲的走出女厕。

  “怎么样文哥有人吗?”兄弟们对他佩服的都不行不行的那种了,敢硬闯女厕所他阿文也是第一人了,遥想当年上学那会,宿舍里的兄弟们玩地下城这款游戏的时候经常会起一个名字,单刷女厕所……那是多少男人心里的梦想啊。

  “没有,赶紧去安检,差不多要登机了,若是真的到登机那一步的时候就麻烦了。”

  “好!”

  众人应了一声迈着小碎步哇哇的往安检那冲,可惜的是兄弟们眼睛都蹬的滴流特老大,也没看见皇妃的身影。

  两点四十五的时候客人们基本都走光了,阿文嘴里嘟囔着:“难道是还在台w?”

  “大哥她可能就没走,没准还在市区。”

  “对,文哥说不准她就在某个小宾馆呆着呢,我们当下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宾馆等地方吧。”

  “宾馆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这里的宾馆,游客简直不要太多,光靠他们几个也不行,你们全都过去吧,只留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就可以。”阿文沉吟片刻说道。

  “妥了。”

  众人应了一声,便纷纷离去。

  那么之前还在机场的小皇妃去哪了了呢?

  事情还得从几个小时说起,皇妃来到售票窗口问几点飞机的时候,售票人员回到是两点半以后了,当时皇妃就在想,时间来不及了,她绝对不能等,会有一定的概率阿文过来找自己,当下她一咬牙再次打车返回到客运站,先是坐了一趟长途客车,紧接着又倒了一趟火车,最后才买的飞机票飞回h市,就在阿文满世界找皇妃的时候,我们聪明滴小皇妃已经在飞机上享用空姐给倒的雪碧了。

  还不知道皇妃已经飞回东北的我,正在日月潭苦苦的,傻傻的等待着,心里无限祈祷着她要来,她一定回来的。

  一支烟接一支烟的抽着,我就这么的从白天等到黑夜,从络绎不绝的人群等到最后剩我自己。

  夜已深,十一点钟的时候这边的游客都已经空了,透过黑夜中便能看见一道香火,我想用燃烧的香烟去划破这片夜的宁静。

  我呆愣的坐在地上,久久一阵无言。

  不远处,我忽然听到两道声音,是一堆情侣在争吵,我将目光忘了过去,不知道她们因为什么在进行着鸡皮蒜皮的小事。

  女孩子一个劲的甩手,脸上的余怒未消。

  而男孩子不停地拉着她的手,即便甩开好几下之后,仍然坚持拉她的手,最后女孩子扑通一下扑进男孩的怀里,像个人相视一笑,最后手牵手离开了。

  我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微笑,同时又暗暗觉得这是在嘲讽自己,现在,我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真的悲哀。

  不远处一直在跟着我的一个小青年正在车里打盹儿,他接到来自阿文的电话,猛地清醒过来:“文哥?”

  “人呢还跟着呢吗?”

  “就在日月潭门口,在这坐着抽了一天的烟了,看样子好似在等人,不过我并未看见其它人。”

  “继续盯着,辛苦了兄弟。”阿文想了一下说道。

  “没事儿文哥,给你办事,小弟乐意。”青年咧嘴笑了一下。

  “嗯。”阿文点了点头随即挂了电话。

  傍晚,阿文脸色非常不好的回到家,坐在沙发上一直阴着个脸,柳儿见他这幅样子有点害怕,根本不敢上前去问。

  柳儿甚至阿文是一个双面人,心情好的时候你怎么样都行,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容易动手揍你,她现在有孕在身,根本就不能惹阿文,即便这会饿了,也只能自己去厨房做点东西吃。

  怀孕的女人总是饿的很快,因为她跟肚子里的宝宝要一起吃东西。

  “你饿了?”阿文压抑着心里的火气向柳儿问道。

  “嗯,你要不要一起吃点?”

  “坐那休息去吧。”阿文站起身。

  “我做点东西吃。”

  “我他ma让你去坐那休息去!!”阿文猛地吼了起来,心里的火气还是没能克制住。

  “……!”柳儿噙着眼泪乖乖的回到卧室,委屈的不行却真的不敢去惹这种状态下的阿文,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嫁给这个精神病,一会儿凶,一会儿对自己好的。

  柳儿实在饿的不行,阿文又不让自己吃东西,柳儿只好想着快点睡着,快点睡着,睡着就不饿了。

  “起来吃东西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柳儿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被人轻轻的给拍醒。

  “啊?”柳儿还有点懵,从卧室来到厨房看见一桌子丰盛的菜系顿时感动的噼里啪啦,刚刚睡觉之前的那一点小怨言瞬间没有。

  “怀孕了就不要下厨房,油烟味儿对你跟孩子都不好,应该都是你爱吃的东北菜。”阿文将筷子拿给柳儿,又替她倒了一杯水:“刚才对不起,我心里有点火,没忍住。”

  柳儿哪里还会怪他,笑着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凶我的,只是下次能不能别这样了,我害怕。”

  阿文长长的喘了口气:“好,我知道。”

  柳儿吃了口饭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走的时候心情不是挺好的么?怎么回来就……”

  “你姐跑了。”

  “什么?”

  “阿武那个傻子给你姐放走了,她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她要是去找张耀阳,那么我们之前的谎言就前功尽弃了,对了你姐有没有联系你?”

  “没有啊。”柳儿忽然就变得紧张起来,这要是姐姐跟张耀阳有联系了,知道自己之前撒谎骗了她,她肯定会对自己很失望:“怎么办啊,阿文。”

  不知所措的她只好向阿文求救。

  阿文盯着柳儿的眼睛看了会儿,确认她不是在撒谎以后,便说:“你先别着急,我已经派人跟着张耀阳了,两个人还没见面。目前没什么事,如果你姐联系你了,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阿文,有句话我其实一直想对你说。”

  “说?”

  “我姐不喜欢阿武,没必要将他们强拉在一起,这样谁都不幸福,阿武是个老实的孩子,以后会有一个属于他的姑娘,我姐太过于精明两个人不合适。”

  “这个我知道,只是你姐现在回去了,万一她找人来把你带回去,我们怎么办。”说到这阿文露出一个很受伤的表情:“我知道自己得到你的方式很无耻,可我真的爱上你了,我想给你跟宝宝一个家,我害怕她走了给你也带走,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们母子。”

  阿文这无穷无尽的谎言,逼真的演技让人根本看不出到底是真情流露,还是逢场作戏,这种人真心可怕。

  单纯的柳儿就这样让他忽悠的找不到北,柳儿抓着阿文的手:“你看你都让我走了我都没走,我也想让你跟孩子有个家,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你放心吧,我不会走的。”

  “一定是任雪的在天之灵才让我今生遇到你这么好的姑娘。”阿文抱住柳儿感动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不会乱扯了。”

  “我相信你。”

  柳儿被阿文忽悠的已经彻底偏离轨道,智商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都说流氓会武术,神仙挡不住,阿文这种有头脑,有演技的大骗子,柳儿更是无法抵挡了。

  ……

  “皇妃,你终究还是不想见我么。”

  转眼间,天色有黑暗变得明亮,当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我瘫软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这一刻,我放声痛哭起来。

  皇妃不要了,她是真的不要了,甚至连电话都没有给我回一个,我还能说什么呢。

  命运的十字路口就在这一刻起,我与其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早上七点钟,这边开始陆续上人了,而我则是失魂落魄的回到酒店,沈浪当时也在酒店,他看着我问道:“她来了没有?”

  我摇摇头,心不在焉的说:“她不来了。”

  “没事,我带你去找赵华,让他安排一下,你肯定能见到她。”

  我摆摆手:“算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永远无法见到一个不想见你的女人。你还要在台w呆多久?”

  “你这话的意思是你要先回去喽?”

  我点了点头:“皇妃爱上别人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谈判的事我就不参与了,回家……过年了。”

  “哎。”沈浪叹了口气:“这样,你先回去吧,调整调整心情,我在这边跟赵华的合作还要往下深谈下去,估计还得几天,这几天我尽量试着看看能不能见到皇妃,我帮你跟她聊聊,看看她到底咋想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我就像是对着刚对着美女(搭完妃吉)的人一样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动力,所有的兴趣,一心就想回家,睡觉。

  当天下午,我便买了两点半的飞机票飞回h市。

  于此同时沈浪拿出手机给瑶瑶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小妹儿跟你说个事,你告诉丫丫,机会来了,尹恩妃在这边好像爱上别的男人了,她不跟张耀阳回家,说是要留在这边生活,张耀阳现在心里非常的难受,他坐的两点半的飞机,估计四个小时左右就差不多能到h市,你让丫丫那个姑娘去接一下啊,趁着他此刻分手难受的时候,让丫丫给他拿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