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听后:“不对啊,这听着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尹恩妃那么喜欢张耀阳,袄被人抓走了就喜欢上别人了?就不喜欢张耀阳要跟他分手了?我咋那么不信呢。”

  “我也不信啊,但你不是看好丫丫么,我就没说诶,我怀里这里面肯定还有事,我让张耀阳先回去了,我在这边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沈浪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昨晚张耀阳就去约皇妃了,我当时心想如果那个姑娘来就说明她俩的感情还未断掉,但是她没来,肯定是遇到事了,不过我没有跟张耀阳详细说啊,我怕说了丫丫没机会。”

  “咱俩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损啊,做家长的不该帮他们一把吗?”

  “你不是看好丫丫吗?我也挺看好那个姑娘的,其实不是咱俩损,这都是他们作出来的,咱俩只是起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张耀阳现在脑子有点混乱,他肯定想不通这里面的事,一旦想通了就感觉不对劲了,你都不知道,昨天在那个姑娘给他打完电话的时候,我看他差点都昏过去了……”

  “哎,我这干儿子太令人心疼了。”瑶瑶叹气:“可是丫丫那个姑娘性格非常耿直,你要跟她说玩心眼了,她肯定不能干。”

  “笨呐,你不会撒个小小的慌,至于怎么撒,看你自己喽,我不跟你聊了,长途怪贵的。”

  “行,这个都是小事,他们小孩子之间的感情顺其自然会比较好一点,咱们做事也不能太损了,不管怎么样,尹恩妃跟柳儿那俩小姑娘你一定要安全的给她们带回来。”

  “这是肯定的,不过……”沈浪顿了一下说道:“柳儿那个姑娘好像是真的出问题了,她怀了阿文的孩子……”

  “啥玩意?怀他的孩子了?”

  “昂,所以这件事到底哪边是真的,哪边是假的,我到现在还处在懵逼状态呢。”

  “我草……”

  “小妹你又说脏话,一点不淑女了袄。”

  “得了,不听你讲了,讲的我脑袋瓜子疼,你看着整吧。”瑶瑶说完便挂了电话,她想了想紧接着又给迟小娅打了过去,笑呵呵的问道:“丫丫哦干嘛嘞?”

  丫丫蜷缩在被窝里,一脸的颓废,有气无力的说:“在床上瘫痪呢。”

  瑶瑶捂嘴笑了笑,看着外面和煦的阳光:“今天天气这么暖和有没有出来逛街的想法?”

  “没有,肚子疼,懒得动弹。”

  “来吧,出去喝点,我呆着也没意思。”

  “今天真不行,来事了。”

  “好吧,那你等我,我去你家找你跟你说点事。”

  “钥匙在门口鞋柜上的白色耐克里了,自己开门就行。”丫丫虽然好奇,但瑶瑶说要来找自己,也就不可能拒绝。

  “好的。”

  片刻后,瑶瑶来到丫丫家,直接走进她的卧室,看着脸色苍白的丫丫,打趣道:“能看到咱们活蹦乱跳的丫丫这么蔫也不容易哦。”

  “崩提了,肚子疼的我要生要死的,哎,这时候要是有个男朋友伺候我多好。”丫丫有气无力的回道,要知道女人在来事的这几天,那疼痛感堪比生一个孩子。

  “哈哈,有哇,我干儿子伺候你咋样?”

  “哎,得了吧,人家万里寻妻恐怕这会都给我忘南天门去了。这王八蛋到了台w之后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哎,你说,我对他这么好,有这么没良心的人吗?”丫丫嘟嘴抱怨着。

  “他呀,忙着失恋呢,我估摸着这会心里正是空虚期,你的机会来了!”

  “什么意思?”丫丫眼睛一瞪仿佛看到新大陆一般。

  “皇妃不要他了,根据沈浪那边传来的消息皇妃不愿意跟他回来,应该是爱上别的男生了。”

  “我草……”

  “小姑娘素质。”

  “不是,这怎么可能啊?皇妃爱耀阳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可能不要他呢?”丫丫眨着眼睛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肚子不疼了!!

  “我也不知道啊,但传来的消息就是这么回事,张耀阳孤身一人在六点半的时候抵达机场,失魂落魄的他正是你下手的好机会!”

  丫丫皱了皱眉头:“我怎么感觉有一股阴谋的味道呢?”

  “我跟你说个事。”瑶瑶爬进丫丫的被窝:“你往那边点。”

  “嗯。”丫丫往旁边挪了挪,两个人盖了一个被子,不过丫丫屁股下面有一个特殊的小被子,你们懂得。

  “当年朴智允利用一些手段逼迫杨彩离开张浩,你看着是很卑鄙对吗?可若不是她那一次耍手段,张浩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基本上就是张浩杨彩两个人过完一生,不会有她什么事了,而她肯定是找个路人嫁了,从此两个人更安天命,哪里还会有后面的黄昏恋,以及这么可爱的小晨曦。”瑶瑶回忆起当年:“如果当时我能够耍手段,那么张浩铁定是我的,不吹嘘的说连杨彩都得靠边站。”

  “耍手段……不好吧?”丫丫明白瑶瑶的意思,但这种事她真的有点做不来。

  “你了解朴智允是什么样的女人吗?我告诉你哈,她就是那种我认定你了,哪怕被全世界唾弃,我也要你的这种人。性格很倔,但她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仍然得到张浩,并且生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你想想晨曦那小模样多招人稀罕。”

  想到晨曦丫丫嘴角都乐了:“晨曦是挺招人稀罕的。”

  “那就是了,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人家在乎的不是过程而是结局。”

  “可是你现在过得不也挺好么?你后悔过吗?”

  瑶瑶愣了愣:“我后悔过吗?”

  紧接着她自嘲一笑:“我这辈子最后悔最后悔就是在本该在拥有他的年纪却选择放手,所以我不想看你走老路,有些时候你得有朴智允那种魄力,默默喜欢到最后只能是看着他迎娶别人的新娘,而你嫁给一个将就的人,以后你的心里便要永远住着那么一个得不到的人。”

  “你说的道理是那么个道理,但是人与人不一样,我耍手段得到他,那么就等同于拆散另外一个姑娘,然后另外一个姑娘心里永远住着这样一个人,自己的快乐跟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我做不到的事,我想的是张耀阳心甘情愿的爱上我,而不是我委曲求全的博得他的可怜跟同情,我要做一个酷酷的人。”

  在感情这方面丫丫还是很有自己的原则的,她的倔强与朴智允的倔强完全是出于两个路子。

  丫丫不做下一个谁,只做第一个我。

  “好吧,希望你的坚持是对的。”事已至此,瑶瑶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要是在继续深说下去就显得很过分了,毕竟她只是希望丫丫跟我在一起,而不是说丫丫必须跟我在一起而去强拆别人。

  “都是命,顺其自然就好。”丫丫跳下床走进卫生间,之后又探出个小脑袋问道:“你说张耀阳几点到来着?”

  “飞机不延误的话六点半就差不多了。”

  “ok,那我美美的化个妆去机场接他了。”

  “嗯,好好安慰安慰他!”

  夜晚,六点半,丫丫打扮的很精致的到了机场,她的心情非常好,肚子也不疼了,哼着小曲美滋滋的。

  期间有几个人认出这个是退居幕后的大明星纷纷鼓起勇气来跟她合照,丫丫也是非常友好的跟他们一起照。

  六点三十五的时候飞机降落,所有人陆陆续续的下了飞机就往出走,等待接机的人们则是抻着脑袋往里看。

  我麻木的走在人群中,忽然听到一道刺耳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瞎啊,踩到我高跟鞋了知道不?”

  我没理会她,仍然闷头闷头的走。

  “哎我跟你说话听不到是怎么着?知道道歉不?”这女的也是典型的东北泼辣性的妇女,抓到点鸡毛蒜皮就往死跟你吵吵那种,典型的得理不饶人。

  我仍然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却让一个壮汉给我拉住了,他咣的杵了我一拳直接给我杵到了,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小*崽子就欠雷,是瞎还是聋?踩我媳妇的脚了,长得是嘴还是几爸?会道歉吗?”

  好心的众人一见到这种情况连忙都去拉他:“哥们算了吧,别打了,这里是机场,这小子看着蔫吧蔫吧的,精神好像不太好,咱也别跟他一般见识。”

  越是有人拉架,这小子越是蹬鼻子上脸,嗓门也是越来越大:“你们都给我起开,别拦着我,今天这小子必须道歉,不然你看我雷他不。”

  “道歉!”这泼妇也跟着嚎了一嗓子。

  “你们跟他ma谁俩呢。”人群中一道略显瘦弱的挥着包冲了进来,并且拿着包对着那个壮汉咣咣一顿轮,嘴里也是叫骂个不停。

  “哪来的老娘们,找踢呢是吧?”壮汉见到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并且长得非常非常有姿色就跟电影里的大明星是的,顿时不好意思还手了,只能瞪着眼珠子叫嚣。

  “叫谁老娘们呢,我不比她年轻多了?”丫丫插着腰伸手指着那个泼妇,比他们更蛮横不讲理的说:“你牛逼今天打我一下试试,看我讹不讹死你就完了!大冬天穿个高跟鞋,咋不冻死你,脚丫子长得雀几爸黑的,还往出凉,抹的黑色脚指甲,脚丫子还能更黑一点吗?乍眼一看,全是春!”

  丫丫的损嘴一出来给周围的人都逗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