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汉上了一定的岁数让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骂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并且迟小娅骂的还是他媳妇,做为一个男人更是不能忍,当下抬手杵了迟小娅一拳:“小*崽子嘴这么损,我今天就替你家大人教训教训你。”

  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挥拳去打迟小娅。

  可能连迟小娅都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不要脸,欺负她一个女人,一时间竟然躲闪。

  这壮汉的一拳下去恐怕够迟小娅喝一壶的。

  可他的拳头在空中的时候硬生生的停止了,我抓着他的拳头冷冷的看着他:“挺大一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你可真有出息。”

  说着我用力向下一掰,后者发出一声惨叫。

  “耀阳帅哦,给我干他。”迟小娅见我替她出气当下兴奋的蹦了起来。

  “敢打我老公,看我挠死你。”那个泼妇张牙舞爪的奔着我挠了过来。

  “臭娘们跟谁俩呢!”我一般不打女人,不管怎么说打女人总是不太好的,可丫丫就不惯那脾气了,见到那个女人奔着我扑过来的时候丫丫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就给拎到一边咣咣一顿扇。

  而我则是给这个男人摁在地上一顿揍,周围顿时凌乱了。

  那些人根本就不拉架,因为他们在心里也挺厌恶那对得理不饶人的夫妻,所以在我跟迟小娅给对方完虐的时候,他们竟然就在一旁看热闹。

  不知道过了多久,机场的保安来了,同时来的还有一批警察,最后我跟迟小娅纷纷被带入警局。

  在警察来的那一刻我就停手了,回头看了眼迟小娅,发现后者拖着那个泼妇的头发满地拽呢,看着有点吓人……

  我跟你们说对于迟小娅的这套操作来看,大家可能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就是这么横,是一个急眼以后连自己都不贯彻的那么一个人,她会惯着你?

  当时迟小娅差点没跟警察干起来,这帮警察还嘀咕呢:她就是迟小娅,以前老进我们警局,老人都知道她……

  一般这种民间斗殴,闹事,警察其实是非常不愿意管的,能够尽量和解就和解,和解不了在走正规程序。

  我们在警察局的大厅中坐着,当时警察那些人在中间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们,我跟迟小娅在左边的沙发上,那对夫妻俩在右边的沙发上,双方均不肯做出让步。

  对面那个娘们说:“告诉你们,少两万这事就没完!”

  “两万都少了,要不是看你们是个孩子,直接要你们二十万。”男的口出狂言。

  而我则是没再说话了,说实话第一是没那个心情,正处在跟皇妃失恋的状态中恢复不过来呢,第二就是有丫丫在就没有吵不赢的仗,她一吵二。

  “想多了宝贝儿,别说两万了,两块我都不给你,我就是把钱给街边的小乞丐,我都不给你们两个损蓝紫。”丫丫插着腰一副爱咋咋地你拿我能怎么着的架势。

  “你骂谁呢?”男的又要急眼,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迟小娅做出特凶狠的表情。

  “说谁谁心里清楚,这是公安局,是你装比的地方吗?你要是行跟他出去接着干啊。”迟小娅梗着脖子冲着那个男人说道,同时指了指我:“张耀阳你出去干他,给他手撅折,最烦别人指我了。”

  我就那么的站了起来,公安局副队长孙新同连忙将我喝住:“行了啊,说话的时候没有你,蔫蔫的,打架站起来了,都给我坐下,是不是都不同意和解?不同意和解的话就走正规程序了,你们在机场闹事,全部都得蹲十五天外加罚款,你们自己掂量办!”

  “蹲呗,咱们有人,不怕!”那个男人更加的神气了。

  “这样吧,一万就拉倒吧,大家都挺忙的,谁蹲着都不好受。”女人见迟小娅铁了心不给钱,只好退一步出来打圆场。

  “你俩怎么看?”民警好心的提心我们一句:“马上过年了,你俩交罚款在进去蹲跟直接赔他们钱也都差不多了,那样就不合适了,是吧?”

  “凭什么我们交罚款啊,他们先动手的,你问问在场的人谁没看见是这个男的要动手打我,他动手打我,我还不能反抗了袄?”

  “可是他俩全身都是伤,你俩没事啊,我们去的时候见你俩给他俩一顿血虐……画面都有点血腥了。”

  “机场监控器是摆设吗?啊?你们不会去看监控吗?是他们先动的手凭啥我们掏钱,我告诉你,我不是不懂法律的人,本来我寻思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差不多就得了,非要跟我拉硬是吗?他不是有人吗,我看看她多牛逼,孙副局你派人去机场调监控,这个年咱谁也别过了,打官司就完了,今天我迟小娅把话放这了,你踹张耀阳一脚,没有十万,这事解决不了!”

  丫丫说的非常对,是他们先动的手,双方在调解不了的情况下,会出现赔偿这一问题,但可以很确定的是,这样闹下去所有人都得蹲!

  钱在这里已经不是问题了,而是大过年谁都不愿意进去。

  忽然这个男人开口了,看向迟小娅说:“你爸是不是迟江霖?”

  “咋的?跟你有啥关系么?”

  “靠,我跟你爸是哥们,你得管我叫叔你知道吗?”这个男人开始服软了,刚才迟小娅的话说的很明确,你跟我闹下去,吃亏的肯定是你,迟小娅现在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你拿啥跟我拼?

  “你少跟我俩套近乎,这事没有十万解决不了!”

  “你爸那么通情达理的一个人怎么生出你这么不讲理的姑娘来呢?”

  “呵呵,真有意思,刚才在机场你就认出来我了吧,装什么呢,我就没素质怎么着?吃你家大米还是喝你家耗子药了?跟你有屁的关系,刚才在机场动手打我的时候是盲流子,一脸的恶人状,现在就要站在道德高度当好人来批判我了呗?我最膈应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挑完事装无辜!”

  丫丫的嘴简直不要太锋利,是个人都得避让三分,最后这帮民警实在没招了,就给我们四个人待到负一层挨个审问走流程。

  我是无所谓的,没有了皇妃,这个年对我来说早已经不是年,而是世界末日了。

  “你们先出去。”副局孙新同迈步走了进来,将例行公事的两个人员叫了出去,随后屋子里就剩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他拿着桌子上的大茶缸喝了一口茶,方才头疼的说道:“两位小祖宗诶,你们这样闹下去不是让我为难吗。”

  迟小娅白了他一眼:“孙叔叔,不是我埋汰你,好歹咱也是自己人,刚才怎么不帮着我说话呢?”

  “你俩下手确实太狠了,丫丫呀你好歹也是个名人,这要是传出去多磕碜。”孙副局说:“那个男的胳膊脱臼了,那个女的让你挠的差点毁容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哎呦。”

  “你还是帮他们说话被,行,我告诉你袄,我可不怕!”

  “我能帮他们吗,咱们是一伙的,我的意思就是说咱们也没吃亏,吃亏的是他们,咱们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十万块钱对他们来说肯定掏不出来,这样我给你做个主,让他们赔你们五万行不行?大家都过个好年,他们也确实是先动的手。”

  “五万有点少,都不够我买个奢侈品的,得了,看你开口的份上这个面子卖你了。”丫丫勉为其难的说了一句,小眼睛露出狡黠的精光。

  “我就知道丫丫最好了。”孙新同长长舒了口气,心情不错的离开了。

  此时此刻我真想跟丫丫说一句你真他ma牛逼,咱们给人打了,最后人家赔我们五万块钱……

  最后这对夫妻给丫丫道了歉,赔了五万块钱,这事才算拉倒。

  出了警察局,丫丫张口向孙新同问道:“你怎么来的?”

  “开车。”

  “车钥匙借我用一下。”

  “干嘛?”

  “给我就完了。”丫丫拿着车钥匙上了车,随即将五万块钱拿出两万扔手扣子里了,随后重新走下车:“孙叔车不错,我们先走了。”

  “靠,这么熟悉了你俩个孩子可别扯这个,赶紧拿回去。”孙新同大家可能不知道是谁,我爸年轻那会当过警察,他那时候就是跟着我爸混得一个小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渐渐的混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离不开我爸,刘鹏,张健洲他们的提拔,所以他对我们这些孩子也是极为照顾的。

  丫丫非常会做事,人家帮了我们,我们拿点好处也是应该的,下次再进来的时候也好说话是不是……

  不得不说丫丫在她ma有远见了。

  迟小娅拿着手里的三万块钱晃了晃:“这是一笔意外之财,我不想要,你也别要了,咱们捐给山区的孩子好不好?毕竟那里的孩子需要钱,而我们有这三万块钱也发不了,没有这三万块钱也饿不死,是不是?”

  我根本就没打算要这个钱,忽然间我很认真的看着丫丫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什么?”丫丫一愣,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喜欢我的话那我们就在一起吧。”说着我向丫丫吻了下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