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姐?她回去了吗?”

  “回去了!我们也来接你回家,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现在的思想是错误的,咱们回家再说。”

  “不,我不走。”柳儿跑到房间的最角落里试图寻找一些安全感。

  “这个傻孩子!”智允摇头叹息一声,随后在张健洲的命令下,一帮警察强制性的将柳儿给带回飞机上。

  “别抓我,别抓我,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柳儿苦苦哀求着,最后拿了一张笔跟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后放在桌子上,随后才依依不舍的与众人一起离开。

  片刻后,得知消息的阿文匆匆赶了回来,前台的酒店客服对他说:“文哥,来了好多警察将柳儿带走了。”

  “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他们来的时候我就打了!”

  “……知道了。”阿文沉默片刻后应了一声,随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回房间,看着忽然空落落的房间内心无比得难受,这段时间的相处以来,阿文是真的喜欢上这个为自己怀孕的姑娘了。

  阿武也赶了过来,看着脸色阴沉,一声不吭的阿文忽然间有点心疼自己的哥哥,看上去极为可怜:“哥,柳儿被警察带走了。”

  “走走吧。”阿文挺上火的喘了口气,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纸看了眼,上面写道:“我会回来找你的。”

  “哥,放她走吧,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行了,不用跟我说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我想睡会觉,记得把门给我关上。”阿文非常非常的闹心跟不舍,眼下什么情绪都没了,这种感觉就跟当年失去任雪时一样一样的,他以为除了任雪的离开这辈子都不会在因为姑娘而感到难过了。

  阿武这个人嘴笨也不会安慰人,只好听话般的将门给关上,随后离开。

  阿文睁开了眼睛,再次看向柳儿拿给自己的那张纸,嘴里喃喃的说道:“就算不回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等着我,柳儿!”

  ……

  柳儿让朴智允他们带回国内,关了禁闭,天天开导她让她把孩子打掉,但是柳儿死活不同意,就跟着了魔一样,就是要生!然后天天哭,智允她们知道柳儿有孕在身,也不能深说她,而且皇妃是她们抚养长大的孩子,柳儿并不是,她们深说也不好,柳儿根本也不听!一时间陷入僵局。

  而皇妃在离开后,就满世界去旅游,认识了好多好多人,拍了好多好多照片,让人们一度以为她过得非常开心。她想从我带给她的阴影中走出来。

  而我跟迟小娅在那一个晚上尴尬的分开后谁没有主动去找谁,似乎我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当中。

  我跟潇洒哥的伤都已经好了,潇洒哥没有回老家而是死皮赖脸的留在我家过年,我自然也没多说什么,喝酒就完了!

  这个年过的有些索然无味,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是的。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年也是越来越无聊了。

  兄弟姐妹们就忙着开导我,虽然对皇妃的事无法忘怀,但我也决定试着要从皇妃的世界中走出来,慢慢的走,总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当中,而迟小娅就是让我忘掉皇妃最好的办法。我开始试图追求迟小娅,但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我在家反复琢磨着。

  而家中的迟小娅似乎跟我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她在等着我主动去追求她。

  迟小娅的家里,丫丫正在拿着手机看日期呢,冲旁边同样玩手机的方柔嘀咕着:“这都大年初三了,怎么一点年味都没有呢?”

  方柔微微一笑:“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呀,小的时候盼过年,盼着穿新衣服,吃好吃的,拿压岁钱的,小时候的那些追求跟梦想在今天我们已经是唾手可得,所以没了期盼自然少了动力。”

  “唉!也是。”丫丫认同般的点了点头:“你说张耀阳那小子干什么呢?最近怎么看不到他呢?”

  “啊?”

  “你干嘛这么吃惊的表情?”丫丫拿出一把指甲刀修着脚指甲问道,丫丫这个姑娘不仅对自己的手指甲精心护理,对待自己的脚丫同样是精心护理,你见过洗脚摸护肤品的吗?丫丫就是……

  “昨天我俩还逛街来着啊,就在道外的那个化妆品店,耀阳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好喜欢逛女士的店,跟我聊天也都是聊一些女孩子的喜好,难道他没跟你聊天吗。”

  丫丫失望的摇着头,咬牙切齿的说:“这个王八蛋自从那天跟我表白拒绝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了,看来这王八蛋应该是去寻找别的目标了。”

  “他跟你表白了?”方柔吃惊的捂着嘴。

  “哎,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表白,可敷衍了,就是我俩在机场不是跟人家挠起来了么,完了从警局回家的时候这货不知道抽什么风忽然给我整了一句,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咱俩就在一起被,完了就亲我。”

  方柔来了兴趣:“后来呢?怎么拒绝了呢?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嘛。”

  “他跟皇妃分手了就来跟我告白,我感觉他就是一时冲动,要么就是拿我当备胎,那我能干嘛,我肯定不同意塞。”

  “好吧。”方柔无奈的耸了耸肩。

  丫丫一口一个王八蛋的称呼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惹她了。

  “这个王八蛋还逛起了女人的店,你有没有从他嘴里听到别的女孩子的名字,我感觉这货失恋后要开始乱扯了。”丫丫有点紧张的冲方柔问道,如果真是那样,她就真的太失望了。

  “没有,本来我之前还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对女人的这些东西感兴趣,今天经过你这么一说,我想我知道了答案!”

  “什么答案?”

  “他在给你挑选礼物,为了讨好你呀,傻瓜。”方柔笑着刮了下迟小娅的鼻子。

  “能吗?”丫丫不确定的回了一句,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都好久没来找我了。”

  “因为是你说的呀,不想做皇妃的备胎,所以我个人觉得哈他可能是在做自我调整,等着他调整好了就会来找你了。”

  “真哒吗?”丫丫顿时就开心了。

  “真的,我说你怎么最近都是闷闷不乐,喊你逛街你也不去,原来是这样哦,哎呀,我们活的潇洒的迟小娅看来也在爱情里栽跟头喽。”

  “我这是苦尽甘来!”丫丫将剪了一地的脚指甲用纸巾包好扔进垃圾桶里,随后美滋滋的哼着小曲。

  “真没想到上学时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最后谈起了恋爱,十多年过去了,两个人竟然又要重新在一起了,好神奇哦。”方柔心里还有我,但她不会展现过多的情绪,她看的已经很淡很淡了,感情这种事是无法勉强的,她追求的是顺其自然,能在一起最好,不能在一起也无所谓,要是丫丫能跟我在一起,她会为我们感到开心。

  就是这样一个不争,不抢,不夺,只会在安静的角落里默默祝福你的姑娘,被我完美的抛弃了。

  你问我后悔过吗?说不后悔过那是假的,毕竟这么好的姑娘,对吧,但我想对于方柔来说,用另外一个词形容更为贴切,那就是可惜。

  在一起不是那么爱,把她让给别人,真的是可惜这么好的女孩儿。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是玄幻世界里的男主角,说啥给这帮姑娘全都收了。

  丫丫一愣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她两步跳回到方柔身边,撒娇般的搂着她的胳膊:“我最好的闺蜜,你会介意我跟张耀阳在一起吗?”

  “不会呀。”方然挺坦然的说:“如果你俩最后能在一起,我真心替你俩感到高兴。”

  “真心话吗?”

  “我对你有撒过谎吗?”

  “你最好了,知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丫丫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来了,这段时间以来方柔对我的表现丫丫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从那个水杯的事情来看,方柔就是对我还有意思,而我对丫丫来说也是势在必得,她非常非常担心两个人之间的友谊会随着这件事而破坏。

  她看过太多太多电视剧里的两个好闺蜜为了一个渣男勾心斗角了,她不想她们成为那样的人,因为你很难去觉得方柔会是一个玩心眼的姑娘,这根本就接受不了的事情。

  “丫丫,咱们姐妹之间不说这个。”

  “嘿嘿!”

  就在这时,丫丫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清楚地显示“王八蛋”三个字,方柔看了眼捂嘴笑道:“他来电话了吧?”

  “不接!”丫丫傲娇的一甩头。

  “接吧,万一他等着急走了呢?或者有什么事呢?”

  “我凉一凉他,叫他跟我嘚瑟!”

  “哈哈,行!”

  两个姑娘在屋里心情不错的开怀大笑,在打了五六遍电话都没接以后,我就给丫丫发了条语音微信:“干嘛呢,看见电话速度给大哥回过来!”

  丫丫插腰指着这条短信对方柔说:“看见没,还装b呢,自称大哥,我就不回他。”

  方柔依然微笑,紧接着她感觉手机震动了,拿出一看对丫丫说:“张耀阳打来的,我该怎么说?”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