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他喽。”丫丫笑呵呵的说道。

  “耀阳。”方柔接通电话后,轻轻的说道。

  “哎柔柔哇,你跟迟小娅那个彪娘们在一块吗?”因为她不接我电话我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注意你的用词哦。”方柔看了眼要杀人的丫丫善意的提醒我。

  “那个彪炮给她打电话也不接,不知道在干什么。”

  “电话给我!他ma的臭王八蛋你骂谁彪炮呢?我看你才是彪炮,你全家都是彪炮!”

  方柔无语了,这个丫丫哦,还是没憋住中计了。

  我咧嘴笑了起来:“呦呦呦这是谁呀?丫丫吗?你在哦。”

  “还切克闹呢,呦呦呦个锤子,我问你骂谁彪炮呢?是不是找踢了!”丫丫插着腰问道。

  “嗯呢,找踢了,寂寞了,我在滨江国际影城等你过来踢我。”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你ma的你给我等着……”说完丫丫就在屋里面找擀面杖……

  看着气呼呼还没反应过来的丫丫方柔微笑道:“他是故意气你的,这是在约你哦,赶紧打扮打扮去喽,看来你俩真要成了呢。”

  “啊?”丫丫擀面杖没找到,到是找到一把比较趁手的扫帚。

  “咱们是姑娘要淑女点,不然呐,早晚得让你打炮。”方柔笑着给丫丫摁在梳妆台面前:“今天咱们就打扮的美美的去见她,让她妥妥的惊艳一把,告诉他什么是气质美女,丫丫,记得啊,要想耀阳不叫你彪炮……哈哈……而是叫你小美女的话,不是打就行的,是咱要从自身的气质去改掉。”

  说道彪炮这个外号的时候方柔都忍不住笑了。

  “哎呀你都笑我。”

  “我没有,真的,哈哈。”方柔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惹得丫丫对着其小屁股狠狠地就是一巴掌,两个姑娘的娇笑声传遍整个卧室。

  片刻后,滨江国际影城,门口。

  一个梳着偏分,手里捧着玫瑰花的骚气少年穿着皮夹克,牛仔裤,马丁靴似乎在等待着某个人,眼瞅着电影就要开始,人们开始往里进的时候,少年脸上仍然没有任何别的表情,对于女孩子迟到这种事,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哎呦骚炮青年怎么打扮的这么二b?”迟小娅为了报复我给她起的彪炮外号叫我骚炮。

  “这是八十年代的复古风格,你懂什么,林志颖,华仔,郭富城都这造型。”ma的,特意精心打扮的竟然说我是骚炮小儿b,靠。

  “咦?我看看这是我认识的迟小娅吗?你竟然穿高跟鞋跟裙子了?还梳着公主辫??”我诧异的看着她:“今天这太阳是打东边出来了吗?”

  丫丫这才有了笑容,矜持的捋了捋小辫子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好……好看。”我由衷的说道,随后将手里的玫瑰递给她:“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丫丫嗅了一下:“嗯,很香,谢谢,我很喜欢。”

  “呃……电影开始了我们去看吧?”我以为丫丫会说两句埋汰我的话,或者撅我的话呢,结果回答的这样淑女一时之间让我有点不适应呢。

  “你这算不算是在约我?”丫丫含笑着问道。

  “当然了,你上次说我拿你当皇妃的替代品,可能当时是有那么一丝丝冲动,但眼下我想着眼于未来,她不要我了,我总不能傻(b)(b)的一致活在她的回忆当中,更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就对付了,我承认你一直是我少年时的喜欢,怎么忘都忘不掉的青春,我想正式的跟你重新交往,呐,除了花,还有这支口红是我精心挑选过的,希望你能喜欢。”说完,我将兜里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继而继续说道:“我一直很喜欢一句话,我觉得很适合我们俩,如果最后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我的迟到小姐愿意再给你的可乐先生一个机会吗?一个重新复合的机会吗?”

  “我……考虑考虑。”丫丫将口红给收走,随后立即转身向电影院快步走去,在我一个看不见的角度里,她笑了,这个笑容足以惊艳这个冬天。

  皇妃离开的这段日子以来,我原本以为自己会难受的天翻地覆,可是事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在初期几天痛的痛不欲生外,之后的生活好像便陷入平静当中,似乎就跟当年离开我的小仙女是一样的。

  我在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将感情看得如此轻描淡写?

  仔细一想,哦,原来是在初四毕业那年以后,深深将我伤害的丫丫让我不再相信感情,或者说,除了她以外,其它都是过客。

  最近网上很流行一句话,你看着我现在敷衍了事,可你知道我曾经认真的时候输的有多惨?

  这句话听着是令人有些心疼的,就像我自己一样,曾经无与伦比的认真感情输给了玩世不恭的丫丫。

  幸运的是,她还在,我还爱。我们仍然有机会去打破年少时的遗憾。

  丫丫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她肯接受我的口红就足矣说明一切了。

  所以在我们进了电影院以后,我的心思就没再电影上了,而是一直在用余光看着丫丫那纤细白嫩的小手,好像去牵一下啊,但又有点不敢呢。

  “丫丫吃爆米花。”咬着嘴唇我殷勤的将爆米花递给她。

  丫丫没理我,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电视屏幕上,时不时露出微笑表情。

  纵横情场的浪子你们阳哥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狗屁都不懂得小屁孩了,丫丫这是在给我表现的机会,我怎能错过。

  “张嘴,来,我喂你,啊!”我贱么次的抓起一把爆米花就往丫丫嘴里塞,丫丫满意的笑了。

  而我的手在落下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放她手上,她每次都是给躲开了,这让我一度很有挫败感。

  “你干嘛?告诉你我可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就当我一咬牙,一跺脚狠心的将手放在丫丫手上的时候,丫丫非常迅速的又一次将手给抽走,说什么都不让我砰。

  非常郁闷!

  在郁闷中看完这场电影,然后蔫蔫的跟在丫丫屁股后头走出电影院。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出了电影院门口丫丫含笑着问我。

  “这么晚了,哪也别去了,直接开房吧。”阳哥表现的越矜持,她就越牛掰。

  “吼,终于不装纯了是吧?”

  “社会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切。”丫丫切了一声随后主动牵起我的手:“想牵我的手直接就牵呗,在电影里扭扭捏捏半天,内心挣扎的样子都让你的表情给你出卖了,完蛋玩意,我心里都急。”

  “嗯?”丫丫的这番话出乎我的意料啊:“那我刚才牵你的时候你咋还抽走了呢?”

  丫丫对我算是无语了:“十二年了,你这十二年期间里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找过无数个小姐了,也算是阅女无数,我把手抽走了你就不能再去牵?让我装一把怎么了?我把手抽走了,你就不会像那天晚上是的,霸道的给我来个强吻!我还能反抗是怎么着……呜呜呜。”

  懂了,丫丫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我在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我这东北情场小浪子一哥的称呼!

  “啊!你咬我干什么。”

  捂着被丫丫咬出血的嘴特郁闷,果然女人的话都是不可信的。

  “臭流氓!”

  丫丫给我了三个精准的评价后,小跑着离开了。

  我哪能让她就这样走了,快步追上去一把将其抱起,龇着大牙花子乐道:“走,宝贝我们去开房!”

  丫丫没说话,搂着我的脖子眨着呼扇呼扇的大眼睛就那样的任由我摆布。

  事实上当我拿花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很开心了,当我拿口红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恨不得都要拉着我去开房了。

  如果有人问我,年轻时做过的最傻的事情,做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那么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你,那就是没能上了丫丫这个小厨女。这是我认为自己做过最二的事情。

  一个长得超好看的小厨女不睡?多可惜。

  如果换做是我现在的性格,当初不知道睡了多少姑娘,就连方柔我都不带放过的!

  悔不当初,所以书友们,在你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在想想身边的姑娘,千万别说不睡她是为了她以后着想。

  喜欢她,就睡她。

  不敢说你们的感情能够天长地久,但你把她睡舒服了,她会记得你一辈子——来自伟大的名人,船家三少。

  眼下,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给迟小娅验验身,看看她的厨女之神是否仍然为我保留。

  我猴急猴急的抱着她去大酒店开房,丫丫满脸羞涩:“去浪费那钱干啥,回家吧,也没人,就我俩。”

  我摇摇头:“那不行,阳哥玩的就是一个浪漫情调。”

  紧接着我冲前台的服务员说:“给我开一个超级豪华浪漫情侣套餐房,最贵的!”

  “您好先生一共是1968,里面包含两百块钱押金。”

  “就它了。”我眼睛都没眨一下,然后就去翻丫丫的钱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