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阳哥这种带小姑娘开房去翻人家钱包的无耻行为真不能怪我,怎么说呢,我兜里的那点钱之前都让我买口红花没了!本来钱都是皇妃一直在把着,经过这段时间以来,我的钱都花光了,兜里分b不剩。

  你说两个人分手了,虽然是皇妃把着钱,但我总不能舔着脸去管人家要吧?毕竟人家的青春都搭在我这了,在去管人家要钱就显得有点不是男人了,这钱给她就当是青春的分手费了。

  而丫丫呢,就一女土豪,花这点钱叫钱吗?玩的就是享受!

  打开丫丫的钱包一看,我就傻了!

  “钱呢大姐?”

  “没带啊。”丫丫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卡呢?咱刷卡也行。”

  “你看我钱包里哪张像卡你刷呗就。”

  “……!不好意思我们没带钱,就不开房了。”我无语的看着前台小姐一脸尴尬,此刻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插裤裆里没脸见人了,这满心欢喜的带姑娘出来开房,要了一套最贵的房间结果没有钱,这不是开完呢么!

  灰头土脸的从宾馆出来,超级郁闷的抽着上火烟。

  丫丫见我这幅囧样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哈哈,你要逗死我了,至于这样么。”

  “你他ma也是,出来跟我约会不带钱?”我将气发在丫丫身上:“看看给我丢人丢的,人家前台服务员备不住这会怎么在背后埋汰我呢。”

  “你放你大爷的屁,你家出来约会还得带钱,而且还是你约我!咱俩谁男的谁女的?”

  呃……丫丫说的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我不甘心得翻找手机里的通讯录,看看找谁要钱,今天说啥要办丫丫。

  潇洒哥……不行,这货最近有点穷,钱都在投股票里去了,还没套现出来,前两天还管我借钱来着,再加上过年天天跟我裤衩叔他们耍钱,没少输,这会儿应该是兜比脸还干净。

  铂叔……不行,这货最近好像换发第二春,跟一个小姐天天玩在一起,而且有点要娶人家的意思,兜里那点b纸除了给他姑娘花了以外,剩下的都搭这个小姐身上了,两个人不知道在哪儿浪呢。

  钟不传……更不行了,这货为了攒钱娶晨曦,过得日子那叫一个清贫,我总不能说兄弟你把钱借大哥,哥去领小姑娘开房,完了看他连泡面都吃不起吧。

  瑶瑶妈……差不多,并且她这么得意丫丫,要是听说我是领丫丫开房的话,肯定能借我钱,但她是大人,我不能管她借,这事说出去有点丢人。

  至于我爸我妈那一块更白废了,本身我跟皇妃分手闹的家里就挺不愉快,这个年都没怎么过好,听说暗地里智允小妈跟我爸闹别扭呢,多半就因为皇妃的事呗。

  要不就去丫丫的家里或者?不行,那样浪漫的气氛就没有了,丫丫是厨女,第一次必须浪漫点。

  管谁借呢,我急的抓耳挠腮,坐立不安的!

  有了!就当我郁闷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个人。

  不是方柔,我还没那个脸!管人家借钱睡人家闺蜜,那肯定是不行的。

  我笑呵呵的将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甜甜的声音:“哥。”

  “晨曦呀,干嘛嘞?哥想你了。”

  “少来,昨天下午咱俩还一起看电视呢,你也没说想我,我看钟不传踢大坑呢,什么事昂。”隐约间我还能听见对面传来爆尖儿的声音(三条A)。

  “啊,你出来一下,找个方便接电话的地方哥跟你说点事。”

  “哦。”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由喧闹逐渐变得安静:“哥你说吧,我身边没人了。”

  “兜里有钱没?借我两千。”

  “哥半个小时之前还有,现在没有了。”

  “怎么捏?”

  “输了。”

  “输了?你也玩了?”

  “我没玩钟不传输了。”

  “输多少啊?”我挺好奇,按照钟不传的要面子劲,他如果能不管晨曦借钱那绝对是不会借的,毕竟你想想平日里为了给晨曦买一套衣服,自己连啃一个月泡面都不加肠的选手,得是多会过的一个人,竟然管晨曦借钱了,应该是没少输。

  “……这。”

  “说没事,跟哥还有啥不能说的。”

  “……好吧。”晨曦犹豫一下说道:“两个小时输三万多了。”

  “多少??三万多??踢个大坑能玩多大的啊。”

  “一百踢一百,无限踢,踢到服那种的。”

  在东北有一种游戏叫踢大坑,它其实比推牌九玩的人更多,这游戏五个人玩的,输赢还不是那么大,里面还有点技术含量,所以大家都喜欢玩这个游戏,普通老百姓也能接受的了。

  一般都是下家踢上家,上家跟了就完事了,看着没多大。

  但有一种玩法就是踢到服,就是下家踢上家,上家还可以踢回来,这都没完事,下家还可以继续踢,上家依然可以提回来,两个人什么时候有一个服的了,那么继续跟下一个接着踢。有些时候,一号跟二号能生生的从一百喊道一万,让三号根本就没办法买牌,生生的给拉走了!

  平常我玩50踢50的,都得三四千输赢,还不是踢到服的玩法,按照钟不传他们这种一百踢一百,并且是踢到服的那种,别说三万了,三十万都能干出来。

  他怎么会玩这么大!

  “袄,那差不多,你们在哪玩呢?我过去迈会单。”东北话,看看的意思。

  “嗯,行,我给你发个定位,但是哥你别骂钟不传呗,他们都是好哥们喊着过来玩一下的,没想到会输这么多。”晨曦怕我干钟不传,提前劝了我一下。

  “大过年的玩一玩也正常,钟不传常年累的跟狗一样,过年放松放松我说他干嘛呀,就是看会热闹。”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哥,我给你发地址。”

  “嗯。”挂了电话,我看着身边的丫丫说:“钟不传耍钱输三万多,我暂时可能睡不了你了,得过去看看,我怀疑他让人坑了。”

  “输这么多啊!他也是虎,走吧,去看看。”三万多是什么概念,在东北人均工资三四千的哈尔滨,那就意味着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资,这么一下子就输出去了,搁谁谁都得上火,眼下钟不传肯定是要上头了,三万只是个开始,我怕在不过去拦着点儿,三十万都能输出去。

  “嗯,看完我在睡你,行不?”

  “睡你大爷!”丫丫用手点了我一下脑袋,随即牵着我的手伸手拦了一辆路边的出租车,我们一起上了车。

  在车里我跟丫丫的手一直都是牵的,我还弱弱的问了一句:“我们的关系算是定下来了呗。”

  “傻子。”丫丫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了这么两个字。

  “嘿嘿。”我开心的将头靠在丫丫的肩膀上。

  “小伙子不应该是她靠在你肩膀上吗?”司机看了眼我们笑着问道。

  “叔你不知道,咱俩在一起他就是娘们,我是爷们。”

  “哈哈,年轻真好。”司机笑着感叹一句,随即又看了眼丫丫:“小姑娘长得真俊俏像电视里的大明星是的。”

  “配他是不是白瞎了?”

  “可不咋的。”

  我顿时不乐意了:“师傅你在这么说我,一会儿给你差评了。”

  “哈哈。”

  “师傅你随便埋汰,他说话不好使,一会妥妥给你好评。”一路上丫丫跟着司机在扯着犊子,丫丫本身就健谈,司机那更是健谈,尤其跟漂亮的小姑娘在一起更健谈了。

  “谁来的电话啊?”钟不传输的满脑瓜跟后背都是汗,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哥。”晨曦弱弱的回了一句。

  “你没告诉他我在这玩呢吧?”

  “告诉了……”晨曦怕钟不传生气紧接着又说:“我哥说他过来看会热带,自己呆的没意思。”

  钟不传皱起了眉头,其他人也皱起了眉头。

  这种赌局,外人一般是不愿意让别人来的,就一帮赌博的人在一起,他们第一害怕有人点,第二陌生人过来也不玩光看热闹,会惹人烦。

  而钟不传皱眉的原因就是他赌博了而且还输了就不想让我知道,或者说让晨曦的家人知道,总感觉不太好是的,本来他在起步的时候就比晨曦低那么几个档次,在给她们家人留下烂赌的不好印象那就不好了。

  不过很显然钟不传想的太多了,我不仅仅是晨曦的哥,更是钟不传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我怎么可能戴有色眼镜看他。

  “昊延你生气了?”晨曦看着众人的反应后心里不托底的摆弄双手。

  “没事别叫外人来。”其中一个人开口了。

  “他是我兄弟,我媳妇的哥哥不是外人。”钟不传怼了那人一句,这种时候钟不传肯定是站在晨曦这边的,不可能看别人怼她。

  “那我告诉我哥别来了吧。”

  “不用,来都来了,他呆着也没事。”钟不传摆摆手,对晨曦笑了笑:“傻丫头别多想。”

  就当司机跟丫丫都没聊够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地方,看了眼拉着的卷帘门,我一拍兜:“等会再来吧,丫丫先去你家,你借我点钱,等会咱再来。”

  这种地方我以前跟老汪老去,不带点钱过去,人家会不乐意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