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钱吖?”丫丫开口问我。

  “三五万的吧,不过一时半会还不了你。”

  “哦,小事。”丫丫给司机付了款笑着跟人家说了声拜拜后,就拉着我往出走。

  “怎么让他走了呢?”

  “我看对面不就是银行么,咱俩去取点就完了。”

  到了ATM提款机那,我亲眼看着丫丫从她挎的那个包里拿出十来张银行卡,然后每一章卡里取了两万,三张卡共取了六万块钱:“六万够不?六六大顺,一会儿肯定能赢,要不整个八万?反正不是六就是八,吉利数字比较好。”

  我将钱放进丫丫的包里然后说:“等会儿,先不说它六万八万的事,你这些卡从哪变出来的?”

  “就在包里呀,嘿嘿。”丫丫露出得逞式的笑容。

  “就在包里!!”一口老血好悬没吐出来,我翻了下丫丫的包,果然里面还有个拉链:“你为什么不把卡放钱包里而是放那里??”

  “钱包新买的还没来得及用呢啊。”丫丫回答的一脸的理所当然。

  “……好,就算钱包新买的,那我问你刚才为啥不告诉我你带银行卡了?”我气的吹胡子瞪眼静的,码德,刚才要是给我卡了,我是不是就给丫丫办了,嗯嗯嗯嗯!!气死啦。

  “拜托,是你想睡我,不是我想睡你,你找不到卡,我还能主动说卡在这里,你快去取钱睡我,我借钱让你睡,我得多渴?”得,这小丫头还说的挺有道理。

  “我可以管你借啊,解决一下燃眉之急还不行啊。”

  “我借了啊,我说了你自己找呗。你找到赖我?”

  “……!”

  码德,我发现我是说不过丫丫。这丫头总有道理,吭哧瘪肚的憋了半天,我不甘心的说道:“你就是不想让我睡,对不对,为什么??”

  “秘密!”

  想到多年前的那件事,我一下子就不开心了,然后拉着她说:“初中那几年,你死活不让我睡,那时候我傻,不睡就不睡吧,毕竟跟你在一起只是单纯的想跟你好,谁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我才跟我在一起的,那么现在你又跟我在一起了,咱们也都成年了,二十五岁了,你为什么还不让我睡,难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这个道理。

  丫丫似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忽然间我不好意思说了,总不能说两个人刚在一起就要睡她,整的我成变态狂魔了。

  但是有一说一,我就感觉睡完丫丫我会比较有安全感,因为我总担心她会如当年一样离开我。

  “不行,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

  “好啦,我开玩笑的,真没事。”收起情绪我笑着宽慰丫丫。

  “你是不是寻思我还跟当年一样是在玩你?兄弟,我要是想玩人,那么多男的等着我玩,你一没惹我,二没咋地我的,我为什么要玩你这回?玩你至于给我这些年的青春都打进去吗?我对你怎么样你只要不瞎应该都看得出来吧!”丫丫似乎对于我对她过去干的那件事耿耿于怀,甚至说比较敏感。

  我是一个大老爷们总提那件事显得不好,于是笑着说:“对不起呗,我滴好丫丫,对于曾经的辉煌我绝口不提!”

  “还曾经的辉煌,喊麦听多了吧你。”

  我跟丫丫伴着嘴来到对面已经关上的卷帘门那,我给晨曦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我到门口了让她给我开门。

  “哥。”片刻后,晨曦出现在我面前,又看了眼丫丫,叫道:“丫丫姐。”

  “在里面呐?”丫丫指了指屋内,问了一句。

  “嗯。”晨曦点了点头,随后我们进去后她又将卷帘门给拉上了。

  “嚯,这是抽多少烟呀,这么呛,屋里赶上仙境了。”丫丫捏着鼻子还是被呛的咳嗽几声,用手在鼻子跟前扇了扇。

  众人闻声纷纷看向丫丫,原本一个个对于我们这种不速之客都挺不爽的,但见到进来的是美女之后,顿时心里那股子不爽劲就过去了,反而一个个声音都大了起来,踢大坑越来越精神了,都想表现一把!

  其中一个被烟熏的眼睛通红的一个青年在见到迟小娅以后蹭的一下从桌子上站了起来:“你是丫丫吗?”

  “你认识我?”丫丫笑了笑指着自己好奇的问道。

  “哎呀妈呀,真的是你。”青年激动坏了:“我老喜欢你了,你选秀那会我天天给你投票!!我竟然见到真人了,哈哈哈,都说丫丫是哈尔滨的,看来真是,激动!!我……我……我能跟你签个名吗?”

  “都是过气的选手了,不要提了,哈哈。”丫丫大大咧咧的摆摆手。

  “人家有男朋友你喜欢个屁,哥们你踢他,我们不拦着。”另外一个胖子挺幽默的冲我说了一句。

  “哎呀,我不是那种喜欢,是欣赏,欣赏懂吗,一群盲流子!”青年鄙夷的看着众人,矜持的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

  我笑了笑,对众人说道:“你们继续玩,不用管我。”

  “你上来玩会不?”因为迟小娅这个大美女在的缘故,众人对我的好感也多了几分,而且我看起来并不是那种装b之人,所以他们冲我问了一句。

  我估摸着他们当时的心里就是想给我留在桌子上好让迟小娅能多呆一会儿。

  “那干会被。”我矜持的答应一声:“不咋会玩。”

  “那完了,一般说不会玩的都老厉害了。”刚刚那个青年笑着调侃一句。

  “没,真不咋会,你们讲讲规则。”

  我笑着就坐了上去。

  “来,你玩,我运气不行,你替我干会。”钟不传见我要上,直接给我让位置。

  “咋的呢,一起玩呗。”青年嚷嚷一句,似乎不想让钟不传这个冤大头下场。

  “我俩是亲戚,咋一个桌子上没法玩,脚法都伸不开,你替我干会。”

  “行,输了多少哇?”我随意的问了一句。

  “三万!”钟不传咬牙回道。

  “行,我给你干回来,发牌吧!”

  起初的时候我跟他们玩的有说有笑的,但是玩了几把之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的。

  桌子上剩的几千块钱很快就让我输光了,钟不传兜里也没有了,当时他对我说:“耀阳你先玩着,我回家取点钱去!”

  紧接着冲着他们喊道:“都他ma别散伙,决战到天亮!”

  “我讲好这个规矩,咱们在赌桌上没有借钱这一说,只要能拿出钱,玩到啥时候都行,都是哥们,感情不错,都没事。”刚刚那个胖乎乎的青年开口了,这话听着似乎很讲义气,里面包含的意义明白人都知道咋回事。

  “不差钱,干就完了。”我笑呵呵的对迟小娅说:“媳妇拿钱!”

  我曾经说过,没结婚的女人我向来是不喊媳妇的,但是刚才迟小娅的那个小迷弟在我面前就跟丫丫说喜欢她,这是让我无法忍受的!

  做一个超级小心眼的男人,我连别人多看一眼丫丫我都受不了!

  哼!就这么小心眼,爱咋咋地!

  有句话我必须告诉大家,小心眼的男人才是真爱你的男人。

  这一声媳妇给迟小娅叫的都有点羞涩了,当时豪气的从包里直接掏出六万拍桌子上了:“老公,干就完了!”

  “爽快。”

  桌子上的人看着这些钱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他们觉得这钱就是给他们说用的。

  “我去,丫丫姐你跟我哥什么情况?”不会赌的晨曦正好没有伙伴陪唠嗑呢就小声的跟丫丫交谈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哇塞你俩真的在一起了?”

  “嗯哼!”

  “哈哈哈,可以,我太希望你俩在一起了。”晨曦高兴坏了:“那以后我就叫你嫂子喽。”

  “别着急叫哇,你哥换女朋友的速度赶上他换裤衩子的速度了,等着啥时候结婚了你再叫。”

  “不能,只要我哥跟你处对象,你不说分手,就他那个小胆儿不敢跟你提分手,你不打死他袄。”

  “哈哈,你懂我。”

  “必须的,嫂子。”晨曦甜腻腻的搂着丫丫的胳膊叫的这个亲切,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有个好妹妹给你助攻真心不错。

  “这屋子里有点吵哇,你刚刚叫我什么,没听清呢。”丫丫扣了扣耳朵疑惑的问道。

  “嫂子,嫂子嫂子。”

  “哎!”丫丫这个超级无聊的人,就这么享受晨曦叫他嫂子。

  “你要喜欢我天天叫。”

  “妥了,等会嫂子给你发一个大大的红包。”

  “运气不好,你别搭理去了,还是拿我钱干吧。”钟不传知道对面那几个人厉害,还挺不好意思的看我拿钱干。

  “咱哥俩还分什么你我吗,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冲钟不传抛了记眉眼。

  钟不传一愣,心想他跟晨曦处对象,我跟丫丫处对象,钟不传又是跟丫丫混得,那么我们可不是亲上加亲咋了,他无比的开心,这样一来,他不仅能够收获爱情,在事业上肯定也会一片光明,他决定这次过完年回去就要拒绝秦子晴的邀请。

  自己跟了丫丫这么多年,以后还要娶晨曦,还是为自己家人拼未来,最好,况且一旦公司有什么提拔,福利只事,考虑的肯定是自己。

  先不说迟小娅会向着自己的这个鞍前马后的马仔,单看晨曦这一一方面的关系,就得选自己。

  钟不传应了一声,凑到丫丫耳边问道:“你跟耀阳真的在一起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