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点了点头,略显羞涩的回了一句:“嗯。”

  这个娇羞的姿态到是给钟不传看愣了,说实话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可以说长得在好看,看的这么久了也就没啥新鲜感了。

  可当下呈现出的这个姿态的丫丫是钟不传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甚至说在初中那几年都没见过。

  一个用心去爱,处在恋爱中的女孩子确实不一样!

  初中那几年丫丫是存着报复心跟我在一起的,那时候的她还没有达到这种状态。

  而且二十五岁年纪的丫丫跟我处在我刚好成熟,她刚好温柔的年纪,这个是最完美的相遇。

  视线接着到我们的牌局上,起初的时候大家玩得互有胜负,而我对于踢大坑这个项目可以说是从小就接触了,每逢过节过年,家里人的基本操作都是这个娱乐项目。

  长大后,我自己也玩,依稀还记得当年第一次把扑克带进班级跟同学玩赢啪叽让老师抓住一顿打的时候。

  玩着玩着我就发现了,我这帮小子从来不换扑克,这里不赌博的人可能不懂,凡是常年赌博的人,基本上一副扑克玩个十来把就得换。

  如果是推牌九在那种大局子上的人基本上是一把换一副,老汪当年他们玩的时候五六把一换呢,而这帮比就不换。

  这时,我就听得一个小子说:“运气咋这么差呢,从这哥们上来我干出去一万多了,你挺厉害啊。”

  我呵呵一笑,摆摆手:“厉害啥啊,运气好而已,这种局子一万多不叫输,我哥们输三万多了,这才多一会儿,呵呵。”

  “码德,这把不管啥牌我都上了。”这个人吵吵一句。

  我听完这话就感觉哪不对劲是的,然后看了眼手里的十JWQ,故意的骂了一句:“这什么狗牌!换扑克。”

  说着我就将手里的牌给撕了,众人下意识的看了眼刚才的那个青年,然后什么都没说。

  反到那个青年开口了:“哎,这扑克还能玩,冬天手也不出汗,你咋给撕了呢,本来扑克就少,坚持坚持啊哥们,脾气也太暴躁了。”他是笑呵呵的说出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咋那么特殊?上来就撕我们扑克?

  “这牌太次,换牌如换刀,换换点子。”

  “你这上来就搂我们一万多了,点子还叫次啊?”另外一个人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谁是局中?”我没理会这小子而是冲着周围两三个站着看热闹的人问道。

  “我是,咋的?”一个叼着烟卷毛青年语气不爽的回了我一句。

  “这幅扑克算我的,下把我不换了,不知道你们的规矩,呵呵。”我说着从桌子上抽出一百块钱递给局中。

  “不用客气,从锅里抽就行。”居中在见到我拿钱以后态度明显变了。

  为什么?这些放局子的人追求的就是一个字:钱!

  人家可不管你做不做弊,做不做手脚什么的,你给我钱,你让我抽钱就完了!

  局中的钱特别好赚,一般都是锅里过一千五,他就抽一百,几乎把把都能抽上,毕竟光是下底就是五百。

  所以说,这赌博的人最后钱都输给局中了。

  一副扑克去超市买也不过两块钱而已,但人家会计算你这个成本。

  “没事,算我的。”我豪气的说了一句,然后跟他们继续玩。

  这时,我就发现了,刚刚说不管啥牌都上的那个青年没动静了。

  我还不忘调侃他一句:“大哥,这把你要是啥牌都上,我也啥都上!”

  “准不?”

  “必须准!”

  “那我不上了。”这人给牌咔嚓一扣:“我躲着你点,你这会运气有点太好。”

  “来来来,你上我就上。”另外一个小青年开口冲我说道。

  这忽然让我感觉很不爽,这钟不传交的什么朋友啊,很明显四个人在针对我一个人,那种感觉就是不该我赢的感觉似的。

  我知道这时候如果你在装熊人家可能会欺负死你,所以我特意拿话点了他们一下:“啥意思昂?四个踢我一个呢呗?”

  “净扯,我们不也干呢么。”话音落立马就有人赶紧出来接。

  “我从头到尾可没干你。”还有一个人开口了。

  “放心吧,这里玩的都是认识的哥们,天天干,不存在谁坑谁。”局中耐着性子冲我解释一句。

  “哈哈,我开玩笑的。”看着众人的反应后,我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回头瞪了眼钟不传,交的什么她ma朋友。

  看着桌面上的局势开始不对劲了,我看了眼手表,说道:“这样吧,玩的太小没意思,咱们下底直接下一万的,翻倍干,大点干早点散被,老弟可能还有事。”

  “你要是有事你就走没事,但你说的大点干,我同意,这样吧,就下一万的,手里钱干没,咱们就扯呗,大过年的,也得回家陪陪家里人,也都别干了。”这个开口的青年就是刚刚我要换扑克他不乐意的那个青年。

  “行!”众人纷纷附和,也都玩累了。

  然后这个青年就开始洗牌,发牌,在桌子下面用脚偷偷的踢了下旁边的人,旁边的人秒懂,顺着他给洗出的印上牌。

  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一个细节,就是这个人基本上不怎么说话,眼睛一直在看着牌,分明是在认牌,我可是跟着老汪这个老赌鬼呆过的男人,这种小手段我难道认不出来吗,不过我并没有吭声。

  “这把锅里得有快二十万了吧,谁赢了今天可掏上了。”局中看着最后一把牌大家全都上了,挺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我输了那么多把了,这把必须给你通杀!”我们暂且叫他不高兴,不高兴青年直接站起来了,说啥都得来这一把。而且他的面上是一张A跟一张十,手里的两张暗牌是两个A。

  而我的面上是两张k,手里两张暗牌是两个k,也就是说我是四个k,他是三张A,除非最后一张是A,不然没有赢我的可能,一共就二十一章牌,别人的牌基本上都可以定型了,输赢就在我俩之间。

  而我四张k也基本定型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仍然跟我俩数数:“一!”

  一代表一百。

  “二!”我立马接上,我四个k总不会怕你三个A吧,何况你还得去赌最后一张。

  我俩直接他ma都数到一百了。这人越来越兴奋,咣咣跟我往下数。

  众人这时候开始劝了:“别数了,再下去房子都得卖了钱才能够吧?”

  “不高兴”这小子立马将手里的车钥匙给拍在桌面上:“最新款总裁玛莎拉蒂,刚提回来三个月。”

  紧接着又将脖子上的金链子给摘下来了:“够不?不够我在拿房本来干。”

  一代表一万,十代表十万,一百就代表一百万,很明显他现在拍出来的东西超过一百万了。

  众人纷纷说:“够了太够了!”

  桌子上已经干出来一百多万的输赢了,那三个小子基本也都放弃了,不过大家都不心疼,因为我跟这个人之间肯定要有一个输一百多万的,对比之下几万块钱就不叫事了。

  相比之下我就显得比较窘迫了,一共带了六万块钱还是管迟小娅借的。

  这人看我尴尬了,立刻笑着说:“兄弟,数数的时候数的挺帅的,别告诉我你拿不出来这钱?”

  这会的阳哥还真拿不出来这钱,刚才数数也全凭意气风发,四个k到哪个局子也都值一百万。

  他ma的这颗怎么办。

  “哈哈。”这帮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丑话咱说在前头昂,既然数已经喊道这个份上了,你要是拿不出钱不好意思,这牌你抓不了。”

  我咕噜咽了口口水,目前已经是有点骑虎难下了,而对方的脸上已经逐渐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时,迟小娅忽然开口说话了。

  她咣的一声从桌子上往出拍了一张卡,特淡定的说:“这卡里的钱足够你接着跟他数数了,老公,干!”

  紧接着迟小娅抬头说了句:“这样吧,咱也别数数了,你就说算上你的房本一共多少钱,生死一张牌得了呗?”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迟小娅出手这么阔绰的么,都知道她当过明星,别说一百万,一千万都能拿的出来,不然也不会说算上你家房本的。

  这话在别人那说出来是吹牛b,但从丫丫口中说出来那就是真事了。

  “偶像,别这样,玩太大不好。”丫丫的小迷弟忽然开口劝了一句。

  “真的,玩就玩,干嘛整的一副咱们拿不出钱的样子,看不起谁呢?”丫丫直接出口埋汰他。

  那个人对于丫丫这个小美女撅自己也不生气,反而嬉皮笑脸的说:”是,我农村人了,我屯炮了,下次改。

  说完,他便抬头看着我:“那么,你跟么?我真的压房本,老子脾气就是这么不好!”

  嚯。

  要不要干的这么大,众人都开始劝了,但好似都没用,越劝越来劲。

  还有人劝我别跟了,犯不上!

  对于这些人的假惺惺我根本不理会,此时此刻我应该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傻b吧。

  这时,我开口了:“你不用拿房本,喊话就好使,我跟就完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