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那就抓紧吧,时间紧任务重,大点干早点散,开牌吧。”说着这个青年就要去抓那张扑克。

  可以说这个青年敢跟我玩这么大,并且连房子都压出去了,不是稳操胜券是什么。

  而我要的就是他的这个态度,因为……

  就在他要将扑克掀开的一刹那,我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直接顶在他的脑门之上:“兄弟,丑话说在前头,这张扑克如果是A,那我就崩了你。”

  我的这个举动除了迟小娅以外,在场的人都懵了!

  为什么?

  “兄弟,如果是A也正常,这牌基本都漏了,百分之九十是他了。”

  “是啊,哥们,你不能有枪就这样吧。”

  “钟不传咋回事啊,怎么你兄弟还带枪来了。”

  众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但都没有怕的,在赌局上动枪还是经常出现的事情,每个人上局子,一带就带好几十万的现金,每个防身的能行吗?

  再说了,现在出老千的这么多,你不带枪过去,钱可能都收不回来!

  所以他们也都是见怪不怪。

  “耀阳……咋回事啊?”钟不传还没反应过来呢。

  “你瞅瞅你交的什么几爸朋友都是,也就能骗骗你这个狗屁都不懂的选手了。”我指着桌子上那张抠的牌说道:“上面让人给扣过了,这张牌绝对是A。”

  有的人可能不知道是怎么扣的,就是有手指甲扣一道缝,两道缝这样认牌。

  好多人会不注意所以根本看不到,而且他们做一副扑克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一次性做完,要扣好久,所以他们才不喜欢换扑克!

  “啊?”钟不传随便拿了一张扑克看了看,真的有手指印。

  这名青年仍然很淡定:“哥们你这样就不讲理了吧,抠扑克的人你敢说是我?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玩,你凭啥崩我。”

  “就凭我手里这把枪,是不是你抠的我他ma不管,但我来这里就是让人坑了,现在桌子上的面值超过一百多万,我什么废话都没有,你掀扑克就完了,如果是A,我不崩你,我他ma就是你曹出来的!”

  “局中咋回事啊?”青年慌了,扭头看着局中。

  “今天你就是找天王老子也不好使。”我拿枪顶在他的脑袋上面:“*你个妈,我从上副扑克就看出你出老千了,老子忍你,寻思你个钟不传的朋友不想把局面闹的那么难看,撕了一副扑克拉倒了,现在又跟我扯这个,你他ma一个小鬼在阎王爷面前玩伎俩,你是个吗?老子在推牌九的时候你告诉我你在干啥呢,不认识我你就打听打听认不认识我张耀阳!”

  可能阳哥在s海那边是不怎么出名,但是鹤岗以及h市这一块还是相当出名的。

  但这个小青年可能没听过我的名字,但他一定知道我这个是真枪,当下一股冷汗就流出来了。

  “开牌!”我爆喝一句。

  “……我认输了。”青年喘了口气,直接将牌给揣进裤兜里。

  “记住,小b崽子,今天你出老千碰见的是我,这事可以算了,哪天你在大局子上被抓到了,双手不被人砍断就是你烧高香了。钟不传输多少?给你的老本拿出来。”

  说完,我们只是将钟不传输出去的钱给拿了回来,至于其它的钱一分没要!

  为什么?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在场的人不可能都是局中的人,也有几个来这边玩的,我今天给人家局子砸了,要是赶尽杀绝,人家肯定不乐意。

  能在h市放局子的人,一般背后都有点人。

  这个青年在见我一没开枪崩他,二没要他的车跟房,对我已经是感恩戴德,巴不得我这个瘟神赶紧走了。

  对我是各种道歉,外加要请吃饭,都让我拒绝了。

  “我们不是一路人,更不会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说完一句酷酷的话后,我们便离开了。

  出了卷帘门外面,重新闻到这新鲜的空气,感觉特别好,我这么能抽烟的人在里面好悬都给呛死了。

  钟不传感激的对我说:“耀阳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得被他们坑死。”

  “瞅瞅你交的那几个朋友,啥玩意啊,这次长点教训就得了,以后可别跟他们赌了,小赌怡情,大赌倾家荡产。”

  “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赌了,这不是刚回家几个朋友说没啥意思要玩一下子么,没想到他们是坑。”钟不传懊恼的叹了口气。

  “没事多看看新闻,多少个在外面辛苦打工一年多,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回家一场赌局就输的裤衩都不剩的人。”

  “知道了。”

  “嗯,要玩上我家玩,我裤衩叔他们天天在我家干呢,玩的也不小,娱乐娱乐就行。”

  钟不传咬了咬牙:“我暂时就不去了,还不想看见晨曦的妈妈,等着我什么时候事业有成了,再去。”

  “你还挺讲究,呵呵。”丫丫跟着笑了笑。

  “那必须的。”

  “行,你俩玩去吧,我跟丫丫还有点事。”我摸了摸晨曦的小脑袋。

  “哥你别把这事跟家里人说啊。”

  “当然了,我当然希望钟不传能在咱妈面前留下好印象了。”我笑着回道。

  “不是,你俩真成了,咱一起吃个饭去呗。”钟不传说:“我一直都看好你俩,终于在一起了,那必须吃个饭庆祝一下。”

  我是想拒绝的,眼下还是睡丫丫比较重要。

  但丫丫却开口了:“我也饿了,那我们就去葫芦娃吃火锅吧。”

  那既然丫丫开口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看了看时间还够,一会说啥喝点白的,等丫丫喝多了回去办她就更自然了,嘿嘿嘿。

  吃饭的过程中年味还是很足的,大家聊了一会生活,聊了一会儿工作,聊了一会儿公司未来的发展后,酒肉也下了一半。

  一向不喝酒的小晨曦今天也象征性的喝了点,晨曦站起身说:“你们接着喝哈,我去趟卫生间,不胜酒力,嘿嘿。”

  “小样还拽词,我陪你去。”丫丫撂下酒杯跟着丫丫一起去了。

  而我也终于抓到机会跟钟不传单独相处了,我小声问他:“不传,我问你,跟我妹发展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感情相当稳定,过完年不说她要来s海吗,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喽。”

  “要来s海谁说的?”

  “晨曦说的呀。咋?你不知道?”

  “那她不上学了?”

  “来这边s海上学,以后毕业没准就直接去沈阿姨的公司呢。”

  我点了点头,晨曦不管以后去哪,找工作那都是相当简单的,选择性很多,在哪发展都很好,这个是我从来不担心的,而且我们家人给晨曦灌输的中心思想就是,你过得开心快乐就好,其它的不用愁。

  其实还有一点我们家人都没跟钟不传和晨曦说过,哪怕最后你俩就算买不起房子,没钱结婚,只要智允点头,房子,车子,我们家都能给你出。

  唯一的是啥呢,这个事暂时不能说,男人一定要有上进心,这个是必须要有的,而不是给人吃软饭的感觉。

  我也就没在意晨曦的去留问题,而是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妹有没有发生关系?”

  “哥,你当哥的问这种问题好吗?”

  “废话,我要听实话,你告诉我。”

  “睡了被,情侣之间谁不睡?”

  “我*你大爷!”我顿时就急眼了,直接跳到钟不传身上就掐他的大脖子,不知道为啥,虽然我心里做好了晨曦已经跟他睡过的准备了,可真听到这个消息时还说有点接受不了。

  “咳咳,我*,我开玩笑的,你掐死我得了呗。”钟不传让我掐的治咳嗽。

  “我他ma干死你的心都有,告诉你,你跟晨曦没结婚之前不许睡,现在的男人都不靠谱,我不许你耽误我妹妹。”

  “我俩是要结婚的,早睡晚睡都一样。”

  “我*你大爷。”说着我又要急眼。

  “哎哎哎,别急眼,你妹妹在北京上大学,我在s海工作,要想睡也得有机会才行啊。”

  “你俩这几天不是天天在一起!!”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你处对象不睡觉的啊?”钟不传鄙视的反问我一句。

  “呃……”我顿时语塞:“说道这个我才闹心呢,我想睡丫丫,但种种迹象表明,丫丫跟初中那会一样,不让我睡啊。”

  “为什么?”

  “我哪知道为什么,我要知道为什么就好了呢!我还不能深问,刚才就差点给问急眼了。没看刚才我说要去办事,她却说跟你们吃饭,摆明不想让我睡啊。”

  “那可不行啊,女孩子没睡男人多没安全感啊,况且按照我对丫丫的了解,她应该还是个厨女!”

  我眯着眼睛看着钟不传:“我他ma越来越觉得你给我妹睡了!”

  “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该如何睡服丫丫,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要是不想让你睡,你百分之九十九睡不了。”

  “你太小瞧我了。”

  “不是小瞧你,是丫爷太牛b!”

  “那咋办。”我立马郁闷了。

  “别着急,给你看看这个!”钟不传神秘兮兮的拿出一个黄不拉几的小本本,上面写道:“睡女人的一百零八种方法!”

  我顿时眼前一亮!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