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整的?”

  “天机不可泄露。”钟不传神秘一笑,捋了捋嘴上冒出来的一点点小胡子。

  “别扯犊子赶紧说。”

  “是我在观音山上求下来的!一般人可没有这本书。”

  “观音山?”

  “嗯哼。”

  “我一脚给你踹到火焰山上你信不信?”

  “哎呀你别管哪来的,方法肯定好使,你用就完了,保准你能睡服丫丫。”钟不传实在没好意思说这本书是在跟晨曦逛夜市的时候花两块钱买的。

  “够义气!等哥们成功了一定好好的犒劳你一下。”我竟然相信了钟不传这个二b的话,美滋滋的将这本宝书揣进怀里。

  “肉不够吃啊,在点点什么吧。”片刻后迟小娅跟晨曦从厕所回来后,看着被一扫而空的桌子上随口说了一句。

  “你点就行。”我揣着宝书冲进卫生间,准备学个一招半式的。

  “这货干什么去了?神秘兮兮的呢?”丫丫看着夹着裤裆迈着小碎步就走的我好奇的冲钟不传笑了笑。

  “估计喝多去放放水了吧。”

  卫生间里,阳哥潇洒的蹲在上面,点了一颗烟,眯着眼睛用激动到颤抖的手神圣的打开了这本泡妞宝典。

  如果它的第一招就不能将我惊艳的话,那么老子绝对就将这本书给撕掉,当擦屁股的手纸用!

  那么有人会说了,这么硬的纸怎么擦屁股?

  现在的人生活都好了,上厕所都用卫生纸,面巾纸,湿巾这种。

  殊不知在2006年之前,好多人上厕所一整没有纸了,就将学校的书本给撕了,一整你就可以看见有人毕业了,书本都不要,有的人却给捧回了家当烧炕以及擦屁股的纸用了。

  这种硬纸只要在手里揉吧揉吧,窜成一团纸就会变得很渲软……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小时候这么干过。

  上面写的第一招,就是要让我发挥无辜精神,切勿不可急切的表示出自己想睡她的决心。

  在这个日益开放的社会,当所有人都把爱情放在嘴边的时候,如果你能表现的优雅,从容,矜持,或许会有更好的收获……

  我越看越入迷,越看越入迷,我以为里面会说的是教你一些庸俗不堪的东西,没想到除了实践意外还有一些精神层次的东西。

  终于门口传来一个快哭的声音:“大锅麻烦你快点,我要拉裤兜子了。”

  “完事了完事了。”我不满的打开门:“拉个屎你也催。”

  “大锅我是想等你完事的,半个小时了,我的屎意盎然着实有点扛不住了,不说了,要窜了。”这人脸色巨变,猛地将门关上……

  我他ma也是醉了,从那本书里学到的武功,我一会儿就用!

  里面的第一招就告诉我,一定要出汗,为了她出汗,这样就可以有个借口去她家洗澡,洗澡的时候喊她帮忙搓个后背,做为女朋友不会拒绝这个合情有合理的要求,当女性看见男人健壮的身材时,难免会激起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之后就是浴室春光了。

  嗯……就这么办!

  丫丫翘着二郎腿,跟钟不传又喝了口白酒,放下酒杯对我说:“我以为你掉里去了呢,刚想喊人去捞你。”

  “没,上了个大号,见笑了。”

  “快点吃,吃完散伙,都困了。”

  “我吃完了,走吧。”眼下我更没有心情吃东西了,早点回家睡丫丫才是重中之重。

  “那走吧。”

  丫丫跟我之前处的那几个女朋友不一样,如果到了这种场合这种时刻,那些姑娘一般都是会悄悄的将钱给我让我去付账,给足了我面子。

  而丫丫就不得,她就拎着钱包就付账了,并且给众人一个非常强的信号,那就是我们俩她做主,我兜里肯定是一分钱没有,非常的不给我面子。

  对此,我问过丫丫为什么不让我去付账,给我面子,哪怕没有人的时候你在牛b也行啊。

  丫丫告诉我,装那个b没用,女孩子让你去付账不是给男孩子面子,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经过丫丫这么一说,仔细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在往后与丫丫一起生活的这段时间里,愈发的验证了女人当家的好处。

  怎么说呢,一向大男子主义的你们阳哥到了丫丫手里,就彻头彻尾的成了气管炎。

  小事丫丫做主,大事我做主,但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我家里没有大事……

  可以说跟丫丫这种姑娘生活在一起你不会感觉累,她是特别操心的那一个人,我只需要在外面把我该干的事干明白即可。

  “丫爷别的这账得我算,我说了请你们两个人吃饭的,庆祝你俩功德圆满,修成正果。”钟不传摁住丫丫的手以及她的钱包。

  “干啥,耍流氓啊。”丫丫笑呵呵的开了句玩笑:“你别跟我扯这个没用的,让不让人笑话,赶紧起来,我急眼了。”

  收银台面前,丫丫跟钟不传来了一场假之又假的龙争虎斗,最终以丫丫的强势表现取得胜利。

  “哎,明天,明天我请你俩去太阳岛玩去!”不死心的钟不传离开前还不停的嘀咕着。

  “行。”丫丫冲着晨曦说:“这货喝多了,太墨迹了,你赶紧领他回去吧。”

  “我没喝多!”钟不传打了个酒嗝,非常认真的说:“今天不是你俩来,我就折里面了,真的,我钟不传认识你们这么多年了,真心地感谢你俩,没有你俩,也不会有我的今天,好听话我就不多说了,看我以后怎么为咱们公司拼命就完了!”

  “嗯呐嗯呐嗯呐,赶紧回去吧。”丫丫无奈了,这年头哇,喝多的都说自己没喝多。

  “丫爷你是不是烦我。”

  “好钟不传,我最喜欢你了,赶紧回去吧袄,明天我还等着你请我去太阳岛玩呢。”丫丫没招,一边哄着钟不传上车,一边冲晨曦使眼色。

  “明天我们给你们打电话,一起去玩。”钟不传打着酒嗝絮絮叨叨的上了车。

  “嗯呢,行。”

  看着客车终于离开了,丫丫喘了口气:“喝点酒真墨迹,你就说你们男的吧,喝完酒得多烦人。”

  “我就不得,我喝完酒回家就睡觉。从来不墨迹。”

  “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吗?”迟小娅鄙视的看着我:“初中那会,我刚甩了你,是谁坐在马路牙子上嗷嗷哭?一顿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哈哈。”

  说起当年那个囧样丫丫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印象里那不是第一次喝醉,但确实是最伤心的一回。

  被丫丫无情的甩了,我痛苦万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错愕的愣住了,当时难受了只是跟钟不传两个人在一起喝的酒,喝多了我就去对面的小旅店住的,丫丫不可能知道呀,难道是钟不传告诉她的?

  “因为我就在你身后不远处看着了。”

  “啊?”

  “啊屁啦,其实当年看到你哭的那么惨,我也挺后悔的,后来你就转学就去了吉林,这是我没想到的。”

  “得了,过去的事不要提了,咱们过好以后就行了。”

  “嗯。”

  我与丫丫在街头拥抱着,随后我就想起了书里教的那招,当情绪渲染到位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出汗,想办法为她出汗。

  我该怎么做呢。

  拥抱了一会儿后,我跟丫丫手牵手漫步在冬天的雪道上,丫丫也是虎,虽然过完年天气回升,并且白天的雪已经都化成水了,但是晚上还是凉,丫丫这个虎妞穿着高跟鞋就出来了,此刻冻的有点不像样子。

  我跑到商店里给她买了两双袜子,丫丫俏皮的坐在椅子上伸出两双小脚丫让我给她穿。

  我一边穿一边说:“下次不能这么虎了,哪有大冬天漏脚脖,夏天穿袜子的。”

  “现在的姑娘都这么干,冬天露肉,夏天穿貂。”

  “你跟那些凡夫俗子能一样吗,咱不跟她们学,她们老了容易得关节炎,咱不得。”

  说完,我蹲在地上对丫丫说:“穿娃子在穿高跟鞋就不好看了,来我背你回家。”

  “我去,这么好?”丫丫显然不敢相信我能这么好心。

  “那咋的,我就是这么好,超级暖男!”

  “真好。”丫丫幸福的跳到我的后背上,双手紧紧的搂着我,一脸的贴膜,这么多年的等待换来今天这个结果,值了。

  我让丫丫自己高跟鞋,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就背着她往回走。

  “下回别穿高跟鞋了,虽然挺有女人味的,但我总觉得那不是你,一双白色,彩色这平底鞋我感觉最适合你。”

  “我也这么觉得,方柔让我穿成这样的,下次我就自然一点了,走的我脚脖子都疼了。”

  丫丫体重很轻,一米六七的身高竟然没过百,背着她就是在走两小时在这个鬼天气里也不带出汗的,所以我对丫丫说:“你把我当成马,你喊一声驾!”

  “驾!”丫丫冲我脸拍了我一巴掌!我嗖的一下窜了出去,我使劲跑,使劲全身的力气再跑,希望到她家之前能出汗。

  而丫丫呢,带着爽朗的笑声渲染了这座城市,冲淡了它的寂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