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就歇歇嘛,干嘛这么玩命跑。”到了丫丫家楼下的时候,我才气喘吁吁的将丫丫放了下来。

  “喝完酒跑跑步,出出汗,让酒精挥发掉。”我恬不知耻的随口扯了一句。

  “哦,醒酒就好,你回家我也能放心了,那我回家了。”丫丫矜持的双手重叠,挺恋恋不舍的。

  “我背你跑这么远,累的跟狗似的不让我上去坐坐吗?”

  “真想让你上去了,怕你不怀好意。”

  “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

  说着,我不由分说的跟在丫丫后面去了她的家。

  本来我就想睡丫丫,喝完酒看丫丫更是看哪都来感。

  我舔了下嘴唇,冲着丫丫的身段瞄了眼,龇牙说道:“你可真迷人,来,上大哥腿上坐一会儿,抱抱你。”

  “滚,我就说不能让你上来,你又要耍流氓了吧,赶紧躺着睡会吧。”

  丫丫家的这个房子是她自己的,刚进社会的时候就买了,一直都没怎么住,丫丫准备以后房价涨了在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卖出去。

  所以,她的这个屋子虽然是三人间,但只有一个屋子里有床有被褥,另外两间完全就是仓房的感觉,堆得都是她不要的书籍以及破烂。

  “抱一会儿能咋的!”

  “嫌你身上都是汗,臭呗!在给我这个娇滴滴的妹子整的不香了。”丫丫像个傻大妞是的捋了捋两颗小辫子。

  “我洗个澡,你等我会。”

  说着,我就名正言顺的去了丫丫家的浴室。

  三下五除二就将身上的衣服都给脱光,然后完美的泡了一个澡。

  在我们平常的家庭中,洗澡一般都是淋雨,干净而又省事。

  但像丫丫这样的单身贵族一把都是盆浴,每次泡在里面贴个面膜就能在里面休息,浑身都会感觉放松。

  我一点都没嫌弃丫丫,自己放了盆热水,然后就躺在里面。我觉得她也不会介意的。

  我躺在浴盆里跑了一会儿,斜眼看了下门口发现丫丫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于是掐灭手里的香烟冲丫丫喊了一句:“迟小娅!!!”

  她没理我。

  于是我又扯着脖子喊了一句:“迟小娅!!!迟小娅!!!迟小娅丫丫丫丫!”

  丫丫终于忍不住了:“有屁放,大半夜的在这叫魂呢。”

  我咧嘴笑了起来:“谁让你不理我的。”

  “啥事?”丫丫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我这发现自己身上有点埋汰你给我搓搓。”

  “自己搓呗,谁给你搓!”

  “后背搓不着。”

  “不管。”

  “身上竟是灰,一会给你家床单弄脏了。”

  “谁让你睡了不要脸。”丫丫嘴硬心软走到门口的时候对我说道:“裤衩子穿上,不然不给搓!”

  ok!

  只要你能进来,浴室里这暧昧的小环境,必须让丫丫给我跪下唱征服。

  “穿上啦。”

  过了会儿,丫丫进来了,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瞅着干吧瘦的,身上的肉还挺结实。”

  我摆出一个肌肉男的动作,嘚瑟的挑了挑眉毛:“帅吗?”

  “帅。”丫丫捂着小脸蛋:“哎哟,我都有点害羞了呢。”

  “呕!自己人别酱紫!”

  “赶紧的!”丫丫不想跟我扯犊子了,嚷嚷我一声,我只好将胳膊张开让她给我搓。

  丫丫这搓后背的手法还是很不错的,先搓的前面,我就低着头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真想跟丫丫说一句谢谢你让我这么幸福。

  不过咱是大老爷们,这种矫情的话是我不愿意说的,于是就变成痴痴的看着她,不言不语,同时刚刚那玩世不恭的表情给收掉了。

  丫丫奋力的给我搓着澡,嫌弃的说道:“咦,你这身上多少灰,这是多久没洗澡了。”

  “半个多月吧。”

  在这里我必须要强调一下南北方诧异,当然仅限我个人的认知。

  我在南方呆的那几年,他们无论春夏秋冬基本上天天洗澡,一天不洗浑身难受的那种感觉,连觉都睡不香那种。

  但北方,除了夏天以外,春秋冬,男人一般是一个星期洗一回澡,女人都是两三天洗一回澡。

  可能是北方的天气比较干燥,身上也不出汗,也不干嘛的,所以很少像南方一样天天洗。

  当然除了那种天天在厂里干活,工作的人除外。

  当然了,北方也有一种姑娘天天洗澡,那就是小姐,基本每次下班以后都得洗洗。

  这里就不多说了,回归主题。

  “没事多搓搓澡,整的雀黑的。”丫丫见我不回话,乐了:“干嘛这么看我?”

  “丫丫原来你也有这么好的一面。”

  “给你搓个澡就好了……还真是容易满足,转过去,搓后背了。”

  “哦。”我听话的转了过去。

  丫丫却没有了声音,她看着我后背上的纹身沉默了:“如果有一天……她回来找你了,你会怎么样?”

  “我们之间能不能不要谈她。”说起皇妃,我的心里隐隐又痛了一番,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表面上我说着要忘记过去,忘掉皇妃,可是不知道多少个深夜里我梦见的仍然是皇妃,她还在我身边,醒来时看着枕边空空如也,那种失落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好几次我回到家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句我回来了,然后却没有一个回答我的声音,那时候我才清楚的认知,哦,原来皇妃已经走了。

  “可这是一个要面对的问题。”丫丫想起那夜皇妃离开时的样子,总觉得她还有话未说完。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丫丫见到刚刚还很微妙的气氛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后,就不吱声了,她闷头给我搓着后背:“其实,我就怕你离开,你知道的,自己最在意的人,在失而复得之后那种诚惶诚恐的心情,害怕有一天你会忽然走掉。”

  我没办法往下接丫丫的话,因为从小仙女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会结婚,可谁曾想过,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

  我亲眼看着一个个好姑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纷纷离开我。

  有的至今单身,有的已经结婚,有的离我远去在浪迹天涯……

  我不知道这一路上还会遇见多少姑娘,我希望丫丫是最后一个,因为我真的怕了。

  很害怕那种失去后,我会难过的无以复加。

  更害怕,失去后,我好似已经麻木成为习惯。

  感情,我还能认真的起来吗?

  至少在秦子晴跟丫丫之后,小仙女与皇妃并没有我想象中那种疼的撕心裂肺。

  就感觉她们好似我人生里的一道过客,过去了,就再也无法回头。

  从小仙女结婚以后,我看淡了一件事,当初你以为离开你可能连生活都不会的姑娘依然能过得快快乐乐。

  呵,我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人家离开你一样可以过得很优秀。

  你不珍惜的人,有大把的男人抢着疼。

  所以现在的我并不想跟丫丫说什么浪漫的情话,或许就是那句话,太美的承诺只因太年轻,我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对她的爱。

  “完事!”就当我胡思乱想中,丫丫将搓澡巾扔进洗手池里清洗干净后,便晾在上面,甩了甩手出去了。

  这……就走了?

  md,我这个郁闷!

  书里说,趁着她给你搓澡时,趁机一把抱住她,然后就……

  哎!我靠。

  刚才光顾着走情绪了,正事给忘了。

  于是我又扯着嗓子喊了她两声:“大腿还没搓呢。”

  “一腿毛,自己搓!!!”

  嗯?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大腿,腿毛确实挺多的。

  不要以为腿毛多的男人不帅,魏晨腿毛就多,一样帅,一样是阳光暖男!

  躲在被窝里,丫丫心情不错的拿着一个恨不得比她手还大的粉色最新爱疯手机,也不知道是几p了,跟方柔聊的异常开心。

  “来了来了,那货喝多了,非要在我家洗澡,刚才给他搓了个后背,老埋汰了。”丫丫嘴上嫌弃我,脸上笑得却跟花是的。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你幸福的样子。”

  “还行吧~哎,一会儿怎么办呀,我看这小子是想赖我家不走啊,喝多了给他撵出去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就在你那睡呗,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怕什么。”

  “主要是不想,之前我有过想跟他发生关系的想法,但是得到手之后又不想跟他发生关系了,矛盾么?”

  “嗯,挺矛盾的。”

  “感觉女人被一个男人轻易得到手的话他就该不珍惜了,你瞅瞅之前处的那几个女朋友都是睡完之后新鲜感就没了,你看张耀阳现在惯着我,疼我,让着我,要是谁完我,我给他一巴掌,他不得给我来个连环踢昂?”

  “哈哈,不能。”方柔大笑。

  “我看差不多,说啥不能让他如此轻易的得到我。”

  “嗯,也对,咱们女人的第一次很重要,尤其像你这个年纪,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第一次就更重要了,不行你就防范点他吧,实在不行就……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方柔想了想,在手机上打出一段未发过去的话:要是我,可能就会跟他睡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