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我妈就冲我爸说:“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生的是晨曦,智允生的是你臭儿子就好了,看看咱家晨曦多好。”

  “嘿嘿。”晨曦傻傻一笑。

  “你刚才不还说你儿子优秀?”我爸斜楞我妈一眼。

  “是挺优秀,跟晨曦一比就完了!”我妈就是瞅晨曦越看越喜欢那种……

  “妈妈我也是您的女儿,以后您老了我会照顾您的。”晨曦无比认真的对她说:“虽然我不是您亲生的,但我对您一直当亲妈妈一样对待,耀阳就是我的亲哥哥,我不希望您拿我当外人,我希望晨曦有做的不对的事情,您就像训哥哥一样训我,您跟爸爸老了以后,我一定会养您。”

  晨曦的话向来都不是玩嘴都是发自肺腑的,我妈听了晨曦的话以后先是看了我爸,然后放下筷子无比认真的问晨曦:“姑娘你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晨曦想了一下,说道:“妈妈,其实每次你跟爸爸吵架的时候我都很害怕,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是因为我你们才吵架的,每一次看你们吵架我都害怕自己被撵出去,我很珍惜跟你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好在晨曦不怕了,哥哥昨晚告诉我,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我们五个人就是一家人。”

  我妈跟我爸哈哈一笑,我妈对晨曦说:“来,过来。”

  “哦。”晨曦走到我妈面前。

  我妈让晨曦坐在自己的腿上,亲昵的抱着她说道:“姑娘,我一直都拿你当亲闺女一样对待,我就害怕你有这样的想法,没想到你还真的有这样的想法,我告诉你哈,你晨曦就是我的亲生姑娘,我老了以后指望不上张耀阳,还得指着你养我呢。”

  “肯定养!”

  “嗯啊,不要有那么多的想法,在自己家随意一点知道吗,没事学学你哥,该调皮捣蛋就调皮捣蛋,呵呵。”

  “得了,晨曦是乖孩子,你可别乱教她。”我爸放下筷子抹了抹嘴:“你妈今天回来我去机场接她,你去吗?”

  “去。”

  “那走吧。”

  “等会儿。”晨曦非常勤快的将桌子上的碗筷给收拾掉,并且顺便给洗了。

  “姑娘不用你干,你要是拿我当妈妈就去客厅吃点水果,看会电视!”

  “还是我帮你干吧,不然……”

  “你听着,要是我的姑娘我绝对不会让她洗碗的,小姑娘的手多嫩呀,再给洗坏了,拿我当亲妈就去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潇洒!”

  “好吧。”晨曦拗不过我妈只好乖乖的去厨房,但是晨曦仍然闲不住,总感觉不干点啥就难受,还是拿着扫把在地上扫着。

  我爸偷偷的对我妈竖起大拇指:“好媳妇。”

  我妈白了她一眼:“以后咱俩还是别当着孩子的面吵架了,晨曦心里想法多。”

  “哪次是我想吵架,还不都是你找我茬。”我爸无比委屈的说道:“不过这孩子确实心思重,咱俩以后吵架就趁着孩子不在家在吵。”

  “行……”

  两个人为了照顾晨曦的情绪竟然约定了不在家吵架,并且在日后做的还不错。

  他俩不好意思当着晨曦面吵架,当着我面却是很愿意吵架,我不仅在想,我跟晨曦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我在医院买了泻立停,又买了点早餐吹着流氓哨心情不错的去了丫丫家。

  叮咚~我摁了半天门铃也没有人开,丫丫给我打电话来说她在卫生间里蹲的出不来,钥匙在鞋里了让我自己找。

  片刻后,我走进屋内,将早餐放进桌子上,冲着卫生间里的丫丫:“掉里了啊。”

  “哎呀肚子疼死我了。”卫生间内传来丫丫的哎呦声。

  “吃啥了这样了呢?”

  “就昨天吃火锅了呗!拉死我了。”丫丫虚弱的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哈哈的笑了笑,拿出手机给她拍了一张:“这就是传说中的葛优躺呗。”

  “没心情跟你闹,啊呀!”丫丫话还没说完,捂着肚子又去卫生间里奋斗去了。

  好半晌以后,她浑身是汗彻底算是废了。

  我拿出药喂给她吃:“下回看你还吃不吃那么辣的了。”

  “跟辣的啥关系,我怀疑那家羊肉坏了,我先眯一会儿,你等一会咱俩在谈事。”

  “谈事?谈什么事?”我好奇的问道。

  “我现在虚弱,你等一会儿的。”

  “哎,先把饭吃了呗。”

  “不饿。”

  丫丫说要找我谈事?而且看她的脸色应该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就弄得我很忐忑。

  不过看着丫丫现在难受的样子我也不忍心追问,只好等她睡醒。

  大概是中午十一点钟的样子吧,丫丫才从睡梦中醒来,我走上前问道:“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丫丫长长的松了口气,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对我说:“我问你个事。”

  “昂,你说。”我叼着烟刷着手机朋友圈。

  “今早跟你微信视频的时候怎么是晨曦接的?”

  “咋的呢?”我抬起头看着她:“晨曦接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怎么看她是在你怀里睡得觉呢?”

  “我搂她睡的觉有什么问题吗?”

  “大哥,晨曦二十一岁了,是大姑娘了,懂?”

  “我是她哥,搂着妹妹睡觉怎么了?你思想怎么这么邪恶!!”

  “大哥!”

  “哎老妹你说。”

  “我一巴掌呼死你信不信。”丫丫抬手做了一个要抽我的动作:“你要说小时候搂着睡一觉我不说啥,可人家是大姑娘了,懂吗,大姑娘,不是小孩子了!!”

  “那咋的了,你别整的那么邪恶。”

  “……!”丫丫见怎么说都说不通我,就说:“你这么想,如果是我,我哥搂着我睡,你什么心情,什么想法?我说的在直白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一起身体上难免会有一点别的想法你知道不?”

  “我不知道,我跟晨曦没有任何想法。”

  “对,草,怎么说都说不通是吧,行,回头我认个哥,也让他抱我睡觉。”丫丫差点被我气吐血。

  我哈哈的笑了笑:“好了,不逗你了,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下次注意还不行么,昨晚我爸妈吵架了,晨曦有点害怕才来我这屋睡得,你能跟我小妹吃醋你也是没谁了。”

  “谁告诉你我吃醋了。”丫丫死活不承认,接着她又问我:“你爸妈为什么吵架啊?”

  “还不就是我跟皇妃的事呗,我跟她分手了,智允小妈心里可能不高兴了呗,不管咋说人家才是一家人么。”

  “那……过年的时候你们就没聚在一起吃饭吗?皇妃没有回来吗?”

  我摇摇头:“没有。”

  “哦,这基本已经过完年了,咱们也该回s海了,收拾收拾买明天的飞机走啊?”

  “可以。”我点了点头,这个年似乎过得一点年味都没有,我爸他们倒是还行,天天耍钱过得蛮开心的,而我的这个年过得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

  十二点多的时候我妈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去机场接智允跟柳儿了,要回s海,问我走不走,我说不走,等明天跟丫丫一起回去,他们就在今天先走了。

  而晨曦基本已经确定转学,在钟不传的陪同下回学校办理手续,熟悉的人都已经离开哈尔滨了,我也就没有在这呆下去的欲望了。

  中午,我拿着我妈给我的一千块钱领着丫丫在中央大街闲逛,下次回来可能又得是明年了。

  丫丫穿着貂,牛仔裤,配上一双小船鞋,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女土豪是的。

  丫丫指着最近的一家商场说道:“哎,给你买个围脖吖?”

  我摇了摇头:“不要,感觉扎脖子,戴着不舒服。”

  “要吧,你个子高,戴围脖肯定有气质,走走走。”丫丫不由分说的将我拉了进去,却意外的碰见一个老熟人。

  当时我还没认出他是谁,只是进屋后就感觉有人瞅我,完了我就瞅他。

  我俩对视一眼,他憋了半天整了一句:“哎,你是不是那谁,张……”

  我也懵住了,脑子里快速的想着他叫啥,n年没联系了,冷不丁看见老同学一下子给人家名字忘记了。

  “张耀阳!!”这人兴奋的叫了一声,紧接着看了眼旁边的丫丫:“迟小娅!!我去你们两个人又在一起了?”

  “你谁啊?”丫丫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很显然丫丫也忘记了这个初中同学。

  “我陈辉啊!”陈辉呵呵一笑,特兴奋的咧着大嘴说道:“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俩了诶。”

  “啊,陈辉!!”丫丫还有点没想起这小子是谁,我就惊喜的叫了一声,随后赶紧上前与他握了个手,看着现在剃着小平头,穿的板板整整,完全跟过去两任的那种感觉,说道:“你变化挺大啊,我都没认出来,过去那头型呢?”

  初中时的陈辉当我们都是平头的时候,他剪的就是根根立的毛寸,高中以后就是烫的锡纸,方便面头型。后来我们就没有了联系。所以眼下看见他没认出来也是正常的,我们都变了好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