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摸了把自己的小平头嘿嘿一乐:“早就剃啦,现在上着小班,在留那个发型不找挨干呢么。”

  “干啥工作呢?”我笑着从兜里递给他一支烟。

  “白天卖房子,晚上跑滴滴,对付瞎折腾呗,你呢,现在在哪混呢?”陈辉将烟点着,顺手又将火凑到我面前。

  “你俩出去抽袄。”丫丫说了一句。

  “走吧,出去抽,人家店不让。”我搂着陈辉的肩膀往出走:“现在s海创业呢呗。”

  “那边女的是不是长得老带劲了,小杨幂老多了。”陈辉龇着大牙问道。

  “这么久没见,你还是那么骚!”

  “哈哈。”陈辉爽朗的大笑两声。

  男人在一块,无非就是三个话题,女人,车子,你平常玩什么!一旦小骚磕给你唠起来,两个人就还是那么亲。

  当然,以上只限于我们这种盲流子级别的老同学相见。

  那种学习好的,大学毕业,并且在工作岗位上取得一定成就的同学聚在一块聊的就不是这些东西了。

  具体聊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跟人家不是一个层次的。

  我只是那些大学生的老板而已……渍渍,我又装b了。

  “晴晴呢,她在哪?我听说了一些关于她不好的消息,是真的吗?”聊了一会儿,就当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陈辉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最想问的,这些年来他始终还惦记着秦子晴。

  不是秦子晴没有遇到过真爱,有两个男人,但都被她错过了。

  路都是自己选的,一步错,步步错,没有办法。

  “比如呢?哪些消息?”

  “他在深圳那边当小姐是真的吗?”陈辉咬牙问道。

  “不是,人家现在是s海一家公司的老板,混得好着呢。”我矢口否认,我当然知道秦子晴的事会在同学之间流传开来,也知道那些同学聚会时一定会聊秦子晴的事,说的肯定是关于她各种不好的话题。

  但,那是他们。

  我,不愿意聊谁谁谁不好,毕竟人家混得好不会给你一分钱花,混得不好,也不会找你借一分钱花,他们在背后叭叭人家,图的只是一个嘴爽而已。

  “她的家庭,学历能让她在s海那种地方当公司老板,她是嫁给富二代了吗?”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把秦子晴被包养的事说出来,毕竟那是人家的选择:“没有,她运气好,碰见贵人了,现在混得应该是我们这届同学里最好的一个。”

  “可以想到,长得那么好看,只要稍微点点头,捧她的男人有的是。”陈辉心情复杂的说了一句,即便我没有跟他说实话,他也能够想象得到一个女孩子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能在s海开公司,那肯定后面有男人。

  俗话说得好,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会站着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一定会站着一群男人。

  这句话看着挺俗的,细细一品,还真是那么回事。

  我跟陈辉的谈话间,丫丫就拿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围脖出来了,他在我脖子上缠了一圈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你买的我都喜欢。”我咧嘴笑了起来。

  “走,再给你配个风衣,来一双皮鞋,头发在来个大背,一下子就是成功男士了。”丫丫还是一点没变,总是喜欢各种打扮我,并且非常霸道的参与进我的生活,不管我愿不愿意,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尤其当年还是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撒尿和泥玩的小屁孩的时候,丫丫就喜欢在穿衣品味上改造,到了现在仍然如此,不过我喜欢她的这种霸道。

  “那你们去溜达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咱们改天约着一起吃顿饭呗。”陈辉客气的冲我们说了一句。

  “好!”事实上大家都没有坐在一起吃饭的心情,客套话说完了也就散了。

  等到陈辉离开以后丫丫对我说:“陈辉变化真大,我差点没认出来。”

  “嗯,没有小时候那股子痞气了。”

  “长大了成熟了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

  “我怎么了?”我顿时不乐意了,阳哥现在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存在好吧?

  “小屁孩一个。”丫丫噘嘴一笑,挽着我的胳膊就继续逛店。

  ……

  陈辉回到家拿出手机上了许久未登录的qq,在秦子晴的qq空间里转了一圈,发现她上次的说说还停留在几年前,空间的照片不是加密码了就是照片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忽然间觉得好怀念。

  如果秦子晴还是单身的话,自己想去找找她。

  可是……自己混成这b样了,人家是公司的大老板还有必要去找她吗?陈辉陷入沉思当中。

  陈辉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qq空间里那时候还很单纯的秦子晴那张青涩的脸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拿起电话给公司总部打了一个过去:“王哥,我一会儿给你出租车还回去就不干了。”

  “咋的呢?卖楼房卖发财了呗?”电话那边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没有,在哈尔滨呆着没啥意思,想去大城市闯一闯。”

  “老弟呀,大城市没有那么好闯的。”

  “我心意已决。”

  “行吧,你还年轻是应该奋斗奋斗去了。”

  于是当天夜里,陈辉揣着他卖房子的钱,干出租车的钱毅然决然的坐着火车去了s海,开始他的寻爱之旅。

  台w,三合会。

  赵华看着阿文阿武两兄弟以及旁边的赵久阳说道:“这次去s海,你们一定要低调的发展自己的势力,本来那边就很排斥我们三合会,所以切勿声张,尤其是你赵久阳,王威肯定会对你赶尽杀绝,所以你在背后当个谋士就好,切勿不可露面!阿文阿武凡是你们要跟赵哥商量。”

  “是!”阿文阿武点头。

  “好好干,别让我失望。”

  “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未来s海的势力将会是我们三合会而不再是他们沈家!”阿文双眼充满着欲望与贪婪。

  “记住这话今天在这里说说就算了,咱们跟沈家现在是合作伙伴。”

  阿文不屑的撇撇嘴。

  “我知道你还在生沈浪的气,没有他,你女朋友也让人抓不走,但是男人一定要学会容忍,我的意思你理解吗?”

  “阿文理解,公司利益至上,我不会因为儿女私情冲动做事的。”

  “好,就这样,公司第一笔资金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之上,去了那边沈浪他们会帮你们找一家要倒闭的公司咱们给收购过来,人手你点,我会让刘新景领人过去。”

  “刘新景也去?”阿文挑起了眉头。

  “有问题吗?”

  “……没问题!老大你做主就好。”阿文咬牙回了一句。

  “嗯,没事的话就先出去吧,老赵你留下,我还有点事跟你谈。”

  阿文阿武两个人应了一声随后关门走掉了,赵华对赵久阳说:“这两个人一定会有矛盾,你在中间可要把他们调节好了,切勿不可出现重大问题,一旦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问题,随时向我汇报!”

  “嗯。”

  ……

  出了公司,阿文的脸色并不好看,一路都在沉默着,脸色阴晴不定。

  阿武憨憨的说道:“哥,你说华哥让刘新景过去是什么意思?明知道咱们不合,让他过去那不是勤等着干仗吗?”

  “他让刘新景过去就是让我有危机感,一旦我做的不好就立马下课让刘新景上去,不过无所谓,我阿文什么时候都能压他稳稳地。”阿文无比自信的说道。

  “那你还一脸愁容愁什么呢?”

  “我在担心柳儿,自从她走了以后也没回来找我,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害怕经过她家里人的劝说给孩子打掉。”

  “如果真打掉了,哥你会怎么办?”

  “我会灭他们全家,他们没有权利杀害我的孩子。”说道孩子,阿文的精神病又有点要犯的意思,当年任雪被人害死,这若是柳儿的孩子也没了,阿文会觉得他们害的也是自己。

  “哥,或许这个女人跟孩子本身就不该属于我们,你别……”

  “住嘴,回家收拾收拾,去s海,我要给柳儿接回来!”

  当天,又一批人去了s海。

  与此同时,钟不传跟晨曦两个人在北京办完离校手续后,两个人当天夜里就坐着飞机回了s海,一下飞机,钟不传就迫不及待的将钥匙,房照全都递给晨曦:“呐,我尊敬的女主人,以后这家房子就归你管啦,想怎么设计就怎么设计,按照你喜欢的风格来。”

  接着钟不传又拿出一张银行卡:“呐,这个是我年底奖金的分红,先用他来装修房子,等着咱俩的家弄好以后,就可以进来住了。”

  晨曦欢喜的看着家里的房子喜欢得不得了,连连称赞道:“不传,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真的很优秀呢。”

  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对自己的夸奖,即便我们在外面跟客户低头低的跟孙子一样一样的,但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她们给我们的夸奖以后,就会认为一切都他ma值了,我是我女人眼里的英雄那就够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