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还有啥秘密昂?”

  “一会再说。”晨曦卖起了小关子,我就更加的好奇起来,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说话说一半,剩下的让你猜跟琢磨。

  “嘻嘻。”晨曦笑了笑,然后挺腻歪的靠着我不停地刷着手机,每当看见好玩的,高兴地,她都给我看。

  然后我就心虚的看着丫丫,丫丫也时不时的瞅着我乐:“你老看我做什么?”

  我没吭声,那不是你说的么,晨曦是大姑娘了么,我都不敢跟她腻歪了!

  很明显我又理解错了关于丫丫的这句话,她的意思是我平常跟晨曦怎么亲昵都没事,毕竟是兄妹嘛,但是在一起睡的话还是不可以的,毕竟都长大了。

  在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是回到了家,大也都没什么心情出去吃饭,我平常坐客车就容易晕车,坐飞机感觉比坐客车还难受,好几个小时就傻呵呵的坐在那里硬睡,都不如坐客车来的爽。

  当下大家都是迷迷糊糊的,下了飞机以后丫丫就回卧室睡觉去了,而钟不传则是坐在客厅里摆弄着手里的文件,这年也过完了,大家迅速的进入到忙碌充实的工作状态中。

  我跟晨曦在楼下的健身器械那打着悠悠,晨曦捋了下耳边的发丝轻轻说道:“哥,你要去沈浪叔叔那边工作了吗?”

  我点了点头:“两头发展呗,怎么问这个?”

  “哦,那你离开公司的话,是不是还得……还得往上提拔一个人?”晨曦有点不好意思问出口。

  “这事你听谁说的?钟不传吗?”我脸色稍微变了变,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看来不传很在意这次的选人嘛。

  “嗯,不过哥你别生气,他就只是跟我说了说。”

  “他怎么说的?”

  “啊……啊……”晨曦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回答是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毕竟这种事想是一方面,等到说又是另外一方面了。

  “跟哥还有啥不能说的,没事该说说,我听听。”

  “呃……就是说……你也知道不传跟我在一起后承受的压力有多大,他一直很努力,很上进,很拼命,就是想让我的家里人刮目相看,平日里他省吃俭用去给我创造未来,这次公司提副总的机会他非常看重,这也是很有可能改变我们以后生活的机会,所以……所以……哥,我想求求你,这次的机会能不能给他?”

  “呵呵。”我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晨曦一下子就慌了:“哥,我知道这种事不该找你们的,不传也不让我找你们,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看着他那么辛苦,我的心里很不舒服,总感觉对他有亏欠,如果他不是跟我处对象,而是一个普普通通家庭下的女孩子,他也就不会吃这么多的苦了。”

  呼!

  我再次笑了笑,然后看着晨曦说:“我问你,如果钟不传身边的女人不是你了,那么他还不拼命去创造未来了吗?假设他身边是别的女孩子了,难道他不需要去拼命奋斗他的未来吗?你看你哥我,身边换了多少姑娘,不一样在奋斗吗?”

  晨曦愕然:“可是他现在确确实实就是因为我在奋斗,看他那样挺心疼他的,我还帮不了什么忙,心里非常的愧疚。”

  “好,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哥这么说你帮我了?”

  “我感觉就算你不开口公司副总的人选也得是钟不传吧,你开口反而怪不好的。”我善意的提醒一句。

  “你感觉?……是什么意思,感觉就是不确定喽?”晨曦极为敏感的问道,看得出来她跟钟不传都对这次的副总人选很在意。

  “公司现在当家做主的是丫丫,一切都是丫丫说的算,不过嘛,你也别担心,今天我俩还在飞机上研究过这事,不管从哪个方向去看,始终都会觉得钟不传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我出言宽慰了下晨曦。

  “那就好,哥你说我该不该去找丫丫姐说说这事呢?”

  我果然摇头:“不该,即便最后选的不是钟不传,你也不该去找丫丫知道吗,她做的决定肯定是为了公司利益至上做的决定,我都不能去干涉丫丫的决定,你就更不要去了,如果丫丫他们选的是钟不传,反而你去了会弄巧成拙。”

  “我觉得也是,所以才私下里先偷偷找哥你的,你一会儿别跟丫丫姐说我找你是以为这个呗。”

  “我又不傻。”

  “嘿嘿,哥对我最好了。”

  “没别的事了呗?”

  “没了。”

  “那我们上去吧。”

  说着,我跟晨曦便上了楼,丫丫还在睡觉。

  钟不传多半猜出来晨曦找我是要聊这件事,索性也就装作不知道,这种事没办法深说,他想到得到副总的位置吗?当然想!他的实力,他的资历足够他坐上这个位置,唯一差点的可能就是他的文凭有限。

  当然了,文凭这个东西你要说有用吧,确实有用,你要说没用吧,也确实没啥大用。

  我只能这么说。

  “耀阳,我跟晨曦先走了,新房子那边的装修工过来了,我俩过去看看。”钟不传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起身对我说了一句。

  “呦,新房子这么快就装上了?”我笑着回道。

  “嗯,晨曦来上海这边读书了么,我想着赶紧把房子弄好。”

  “简装还是精装?”

  “精装吧,弄一次就给它弄好,现在多花点钱,以后就能少花点。”

  我点点头:“也行,装好了住着也舒服,等着你俩以后结婚的时候可以在翻新重新装也是一样的,这事你俩考虑就行。等我一下。”

  说着我跑进屋内,将丫丫给扒楞醒:“宝醒醒。”

  “怎么了。”丫丫嘴里哼哼一声眼睛并不想睁开。

  “兜里有钱吗,给我拿点。”

  “要多少啊。”

  “十万吧。”我想了一下说道。

  “多少?”丫丫猛地睁开眼睛瞬间清醒了!

  “十……万。”咽了口口水我有点哆嗦的回道。

  “你要疯是吗?”

  “不是,你听我说。”我指了指外面:“钟不传跟晨曦两个人要装修新房,我估计他俩没啥钱,你说我当哥哥的想给他俩拿点。”

  “拿可以,要是他俩以后分手了呢?”丫丫问了我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分手了,你说这钱你是要还是不要啊?”

  “你知道这个房子的名字写的谁的吗?”

  “谁的?不会是晨曦的吧?”

  “就是写的晨曦的,当时钟不传家里极力反对,可钟不传毅然决然的写了晨曦,一套在上海的房子得是多少个十万凑成的?钟不传都不怕,咱们怕啥。”

  “我去。”丫丫震惊了:“这个钟不传可真不错,这是铁了心娶晨曦了呗。”

  “嗯,所以我想帮他俩一把,看着我小妹过得累,我的心也不好受。”

  “行,我找一下。”丫丫在包里翻着自己的银行卡,看看哪个卡里有剩余的钱。

  “我会还你的。”

  “少扯王八犊子,这钱不用你还,直接从你工资里扣。”

  我晕,丫丫说前面话的时候我还挺感动的,等到后面的话说出来我立马想哭!

  然后丫丫还做了一个大好人,她拿着银行卡走到晨曦跟钟不传面前说道:“那,这里有十万块钱,具体是十多万还是十万我记不清了,耀阳说你俩在弄房子,这钱算是我们的一点小小的心意。”

  “不不不,这钱我们不能拿,我们手里有。”

  “有那是你们的事,这钱是我们当哥哥嫂子的一点心意,拿着吧。”

  钟不传看着银行卡最终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但这钱我真不拿,我钟不传还年轻,能奋斗,我可以亲手为晨曦拼出一个完整的家,我希望你们也要尊重我,就这样,晨曦,走吧。”

  “谢谢丫丫姐,但这钱我们不要了。”晨曦耸了耸肩跟随着钟不传一同离开了。

  “得,还挺有志气的两对小夫妻呢。”丫丫笑着将卡重新装回自己的包。

  既然人家不要,我也不能说什么。于是我一把抱起丫丫:“睡醒了吗?做点情侣之间爱做的事呀?”

  “比如呢?”

  “比如美女在上。”

  ……

  出了家里以后,钟不传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一直闷着头闷闷不乐,晨曦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钟不传咬了咬牙没回话。

  “肯定有什么。”晨曦停住脚步抓着钟不传的衣服一脸认真的说:“你跟我说说,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我哥给你钱之后你就这样了,是他伤你自尊心了吗?你别多想,我哥是心疼我,为我们好,他没别的意思的。”

  “我知道。”钟不传苦笑一下:“我感觉自己这次的副总位置可能要泡汤了。”

  “为什么?”

  “我感觉他们拿这笔钱给我就是给我的补偿费,好让我没有得到副总的位置时也没有办法说出来什么,所以刚才我才没接那个钱。”钟不传将自己心里的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不会吧?你是不是想多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