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是我想多了吧。”钟不传的心里压力极大,有句话说的好,越是在意,心里的负担就越重,只有真正宣布完结果的那一天,钟不传这颗心才能彻底的安稳下来。

  “我在楼下跟我哥聊了,他说选你当副总的可能性非常大。”

  “可能性非常大,那就不是百分之百了。”

  “你不要那么敏感嘛,我哥说无论从哪方面看,你都是最适合的那个人选,不过做主的是丫丫,丫丫姐也没告诉我哥最后的人选,所以他也不知道。”

  “怕就怕他明明知道却不好意思跟你说吧。”不得不说钟不传在此刻的神经变得格外敏感,总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

  “不会的,我哥最疼我了,即便选择的不是你,我跟我哥开口了,也一定是你。”晨曦无比自信的说道。

  “如果选择不是我,那我可真寒心了,说真的,我不是没人挖,好多人都上杆子给高价挖我,我都没走,为啥啊,还不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以及跟你的关系上吗,我无法想象跟着丫丫在秩序公司学到的东西去运用在别的公司里,然后跟秩序公司当对头,不敢想。”钟不传叹了口气:“希望最后的选择是我吧。”

  “一定会是你,不要担心了。”

  ……

  丫丫家里,我一脸郁闷的坐在地上,丫丫还保持踹我的那个姿势,我气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不让我碰!”

  “略略略。”丫丫调皮的伸出舌头略略略了三声:“我也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碰我,难道你跟我在一起只是想的男女方面那点事?”

  “大姐,咱们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女性了,做那种事不是很正常?难道你是星冷淡?”

  “滚!麻溜的给我滚!”丫丫气急败坏的指着门口。

  “滚就滚!”我也生气了,离开了丫丫的家。

  一个小时后,大当家火锅店,据说这边是成都那里的人过来开的火锅特色。

  大家都知道,哪的火锅最出名那一定是重庆跟成都那边最出名,所以说奔着这个名号我也得进去看看!

  我,刘铂,潇洒哥三个人坐在桌子上,倒满满满一杯白酒,潇洒哥龇着大牙说:“找你出来真费劲,打电话也不敢接,那么完犊子么?”

  我滋溜一口白酒:“废话什么,我不接你就别打了呗,丫丫明确告诉我不能喝酒,这要是知道我出来喝酒非得打死我。”

  “瞅你那两下子,这还没结婚呢,你就这么怂,要是结婚了,不得天天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昂?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铂叔特鄙视的说道。

  “你别吹牛b,一个离婚的老光棍跟我俩嘚瑟什么玩意呢,我这就是没结婚我才让着她,要是结婚了,我咔咔两个大嘴巴子给她抽的立正叫爸爸!”

  “对,你牛b,你最牛了。”潇洒哥他来早已经习惯了我的吹牛b,也不爱拆穿我,只是好奇的问我:“哎,那你最后砸出来的?”

  “那不能告诉我,我自然有我的门道!”我没脸说,其实我就是故意惹丫丫生气,让她撵我出来的……

  “不说拉倒。”潇洒哥切了一声,接着他跟刘铂撞了一杯:“大过年的都不见你在家,发朋友圈出去浪了,听说是看上小姐了?”

  “可别提了,擦!”铂叔咧着大嘴上火巴拉的挠了下脸蛋上起的大火炮:“相中个姑娘,二十九岁,孩子九岁了,离婚了,我他ma好像陷进去了!”

  噗!

  潇洒哥一口将嘴里的酒喷出来了,仿佛听到什么东方夜谭一样:“啥玩楞??你相中一个小姐,还是离婚过得,二十九岁……那也就是说二十岁嫁人生的孩子?”

  “那个不重要,只能说明她是个苦命的人。”

  “每个小姐她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潇洒哥意味深长的说道,像个装b犯一样给铂叔竖起大拇指:“为你品味点个赞,来,喝一个。”

  “唉!”铂叔喝了口白酒,挠着本来就快要掉光的头发:“我也上火啊,我那几天老冲动了,就想跟她求婚!”

  “我靠,你是不是傻!”我终于忍不住了:“你跟小姐结婚,咱就先不说她以前伺候过多少男人,身上得了多少病,就是你俩结婚以后,她得给你戴多少绿帽子?我跟你说哈,小姐这种人她对于(星)这种事看的非常淡,说出去约炮就出去约了,那是丝毫不带犹豫,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而且你要是娶个小姐回家,得惹多少非议,你姑娘也不同意吧?”

  “我看铂叔是不想工作了,找个小姐养活着,哈哈哈。”潇洒哥没心没肺的胡扯一句。

  “呵呵。”铂叔都忍不住跟着苦笑两声:“你们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他ma的怎么说呢,算了,你们两个小子就别说了,啥也不懂。”

  “嘿,我们怎么就不懂了。”潇洒哥做为新一届的约炮王,常年混迹在各大浴池,红灯区的男人,说他不懂,那就跟说诸葛亮不懂计谋一样!

  于是这两个励志要做小姐里的王的两个男人在接下来长达两个小时的吃饭时间里,聊的都是这个话题。

  最终潇洒哥为了帮助铂叔走出这个困境,喝完酒以后带着他去了一家新开的浴池……那里来了好多还在上学的女大学生!

  按照潇洒哥的原话来说,铂叔需要新鲜的血液。

  “耀阳你去不?”潇洒哥问我。

  “他就别去了吧,岁数小老去那种地方不好。”铂叔紧跟着开口。

  “草,我也不大好吗?”潇洒哥又不乐意了:“人家耀阳是你徒弟,我就不说呗!”

  “你也是啊,但你没对象啊。”铂叔一脸的理所当然。

  “可我早晚会有的!!”

  “别欺骗自己了,长那么丑哪个姑娘会要你。”铂叔说出了大实话,似乎每天就以打击潇洒哥为乐趣,不过这货脸皮也是堪比城墙,完全无动于衷!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早晚有一天会有一个慧眼识珠的姑娘欣赏我的美!”

  “你脸上的痘跟坑让凡是不戴眼镜的姑娘都欣赏不来!”

  “我草,铂叔我的心碎了!!一会不让你玩八百的姑娘了,顶多五十快的老娘们!!”

  “没事,反正我欠你三千多块钱呢,不行从里面扣了。”

  “算你狠!”

  两个人扯着犊子就给我抛弃了,傻傻的我站在原地被丢弃了,其实我想说,你们要是带我去,我也可以去的。

  哎,这帮臭小子!

  带着一身酒气我也不敢回迟小娅那,让她知道了非得扒了我不可。

  于是我就直接去我爸妈那住了,一进屋就看见我爸跟赵心他们斗地主呢:“爸,我妈呢?”

  “去逛街还没回来。”我爸见我喝酒也没愿意跟我说话,我也就直接上楼去睡觉了。

  ……

  丽江,号称艳遇之都,每年慕名而来的游客数以万计,无论春夏秋冬,这里总是人声鼎沸,络绎不绝。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边最出名的反而是酒托两个字,只要一说来丽江玩,朋友第一句话就是那边的酒托实在太多了。

  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我并不觉得需要治理一下,因为大家出来就是求个财。

  你若不是心里有欲望,又怎么会被人宰呢?

  人家只不过是恰好抓住你的好色的心里而已。

  一家颇有古风的客栈下,一位倾城倾国的女人正坐在那里发呆,听着不远处一位流浪歌手唱的《后来的我们》。

  只期待后来的你能快乐,那就是后来的我最想的。

  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只是不再并肩了,朝各自的人生追寻着。

  也许你还记得,也许你都忘了,也许什么都不重要了。

  皇妃听着这首歌的时候感触很深,豆大的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在话落。

  她又想他了。

  “嗨,美女,失恋了?”一个打扮挺潮,一头烫好的头发,戴着个耳钉的男生出现在皇妃身边笑呵呵的坐了起来。

  “来这里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失恋的吧。”皇妃抱着双膝笑了笑,那笑容中夹杂着苦涩。

  “也不是,我相信更多的人来这里是想寻找一份新的恋爱的。”这个男生笑了笑:“姑娘,若是失恋了,就回家好好地洗一个澡,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醒来你会发现满大街都是比他更优秀的男人。”

  “也许……是吧。”皇妃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长夜漫漫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可以。”皇妃微微一笑。

  “去前面那家酒吧好不好,我平常就在那里驻唱。”男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名为九零后的酒吧。

  “那我可以点一首后来的我们吗?”

  “可以,而且免费。”

  “谢谢,走吧。”

  两个人并肩向那边走去,皇妃在这一刻便要开始她人生的新篇章。

  ……

  有人从失恋中试着走出来,就有新人跳进爱情这趟苦恼河里,比如现在的丫丫,她还不知道已经喝多的我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一直在盯着手机看,等着我给她低头认错打电话呢,有的时候会怕自己的手机静音或是没电错过我的电话,在那反复看。

  “md,难道真的生气了,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丫丫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夜里八点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