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不行不行,丫丫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她明白情侣之间的吵架要在前两次一定是要吵赢的,不然以后就处于被动了。

  可自己确实想他啊,怎么办好呢!

  有了!

  丫丫来了一个美美的自拍,发了一条朋友圈:美美哒出去玩,心情好好哒!

  丫丫希望我看见这条朋友圈以后会有危机意识感,结果收到了几个赞以外,什么都没收到,这下丫丫可急了。

  “不在家伺候你老公又去哪嘚瑟去昂。”在炮房里刚完事的潇洒哥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懒懒的不想动弹,龇着大牙拿着手机在朋友圈里跟丫丫胡扯。

  “我伺候他?姐是那种惯孩子的人吗!”丫丫还添加了一个傲娇的表情。

  “这小子胃不好,喝那么多白酒整不好胃疼呢,真的,别出去玩了,在家照顾他吧,我刚才喊他出来玩,他都不出来,说要回家给丫丫洗脚。”

  潇洒哥本来是好心,想替我舔丫丫几句的,结果这一不小心就将我喝多的消息给泄露出来。

  “啥玩意?喝多了?他没回来昂。”

  “啊,那可能是怕你揍他不敢回家呗,丫爷你这暴脾气也得收收了。”

  “先不聊了,我去找找他。”

  丫丫顿时就急了,这家伙喝多了不敢回家,整不好去哪浪呢,浪都是次要的,丫丫怕我惹事,于是匆忙的穿着衣服就往出走,而她直接就开着车上我爸这来了。

  咚咚咚!

  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我爸这一听这种敲门声就不是我妈,于是他放下手中的牌,又套了一条裤子这才去开门,然后便看见一脸焦急表情的丫丫:“快进屋。”

  “叔,耀阳回来了吗?”

  “喝多了。”他指了指屋内。

  “呦,斗地主呢,你们继续,叔赢了晚上请吃肉串不。”丫丫见我在家心里松了口气,挺皮实的跟我爸他们扯了一句。

  “就是不赢我也得请你吃串!走,地主不玩了,出去吃串去。”

  “哈哈,开玩笑的,你们玩吧,我看看他。”

  丫丫跟他们算是打了声招呼后便迈步走进我的房间。

  看着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在家里各种小情绪,你在这睡得这么香。

  啪!

  丫丫上来拍了我一巴掌。

  我揉了揉脸蛋,哼唧一声转身接着睡。

  “嘿,这都不醒?”

  丫丫插着腰想了一会儿,随即用手捏住我的鼻子跟嘴不让我呼吸。

  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喘不过来气了,嘴里哼唧一声:“潇洒,你给我滚犊子袄。”

  丫丫噗嗤一声就笑了,我真的把他当成潇洒了,不然不会是别人,首先我在自己的家我是知道的,其实我爸妈不会这么无聊来整我。

  紧接着我就感觉有一双略微冰凉的小嘴唇贴在我的嘴上。

  md,我的心顿时一巨灵,换你们想想要是一个男人亲你们,你们第一反应是什么。

  “你他ma……”我猛地坐起来,抬手就要抽他,就在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发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迟小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往卫生间跑,别问我为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

  “我靠,我有那么吓人吗。还给你吓跑了。”

  到了卫生间以后,我就在找牙刷,狂刷牙,紧接着翻找着前不久放在洗手台里的口香糖放在嘴里一顿嚼,然后不停的冲着手掌哈气,可能是心虚的缘故,也可能是喝多的缘故,就感觉嘴里的白酒味还是很大。

  紧接着我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一点都不清醒,我狂用水冲脸,顺便洗了个头,并且扇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子,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让自己的醉态全无。

  就这样在卫生间里搞了接近二十分的时间以后,我才走出卫生间,一脸自然的笑看着丫丫说道:“丫丫,什么时候来的,嘿嘿。”

  “自己在卫生间里(陆)呢?(陆)了二十多分钟,可以呀!”

  “说话竟冒虎气!这不是我的野蛮女友来了我不得打扮的帅帅的么,即便这已经是晚上!”

  “我呸,一个星期都不洗一次澡的选手见我还能打扮谁信呢,是不是喝酒了。”丫丫瞪着眼睛问道。

  “没喝!”

  “再给你一次机会。”

  “没喝,不信你闻,哈!”我冲着丫丫哈了口气,顿时一股铺天盖地的酒气冲丫丫那扑了过去。

  “你等会哈。”丫丫没有揭穿我,扭头往客厅跑。

  正当我不明白她的这个行为要干什么的时候,只见丫丫拎着一瓶大绿棒子进来了:“来,喝点酒。”

  呕!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在酒醉以后那是不能见到的酒的,见到酒必吐,见到酒必须迷糊!

  原本在我没洗脸之前要说见到酒,我没准还能往下灌灌,现在让我见到酒,就两个字,迷糊,想吐!

  呕!

  我跑到卫生间扶着马桶哇哇的吐了起来,丫丫斜靠在门口双手环抱着肩膀淡定的看着我。

  “吐完了吗?”好半晌之后,丫丫递给我一瓶水问道。

  “完……完事了,你知道我最不爱喝酒的,你突然给我一瓶酒都给我整吐了,下次不要这样了,小调皮。”我为自己能够生存下去做最后的斗争。

  “你他ma喝酒就是喝酒了,还不给我承认,装,你在装,一进屋就闻到你满身酒味了,还去卫生间吃口香糖,求生欲挺强啊,说没说不让你喝酒,我不收拾你,你真是要反天了,走,跟我回家!!”丫丫终于忍不住了,脸色一变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出拽。

  哎,还是没逃过这一劫。

  “内个……商量一下,我爸他们在客厅呢,留点面子,出门在拽,出门在拽。”捂着耳朵,身子弓弓着往出走。

  “你的面子不值钱。”丫丫给我拽到门口冲我爸说:“叔我们先走了。”

  “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我爸这个不要脸的还不忘冲丫丫说一句。

  “拜拜。”丫丫也没心情跟我爸扯犊子,就拽着我的耳朵下的楼,真事,丫丫急眼的时候可真事不惯你那脾气,也根本不管你什么面子不面子,说治你,必须给你治的服服帖帖。

  后来,我们生活里有两个孩子,一女一男,平常他们跟我在家的时候,那是让他们写作业都不写的主,就在那磨磨蹭蹭,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男孩还挺好管,我急眼了一脚踹过去,小姑娘就没办法管了,打我不舍得打,骂我不舍得骂,有时候看见她哭,我都觉得自己是一种罪过。

  但是吧,小男孩你说踹他,越踹越皮实,根本不怕我。

  我很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在家我辅导两个孩子写作业,死活就在那不是扯扯就是西看看,要么姐俩还闲聊两句,丫丫买完菜进屋了,那基本上连眼神都没用,光是听见开门声,这俩孩子就吓得赶紧规规矩矩的在那写作业,老牛b了!

  所以丫丫的这种暴脾气,有的时候确实很不给我面子,急眼了都能给我骂哭,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她的这股子暴脾气劲,可以说是双刃剑吧,有好有坏。

  最近爆火的一首新歌《星球坠落》里的一句歌词就可以很好地形容我跟丫丫的生活。

  去每个地方都截图定位,你跟我共同进退。

  你总说我算个什么东西,你声音太凶,但我不急。

  就是这样子,无论丫丫怎么凶我,我都不恼。

  说白了就是贱,我喜欢让丫丫这样管制我,虽然当时挺不爽的,但过后想想,丫丫的暴力都是建立在为我好的份上。

  相比较那些本身你胃就不好,还纵容你的姑娘,我个人更喜欢丫丫这种管我的,为我的好。

  “丫丫这个小丫头有点意思。”赵心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越看她身上那股劲就跟瑶瑶越像。”我爸咧嘴回了一句。

  “我头一次看见耀阳这臭小子能有怕的人,他俩在一起很完美。”裤衩叔跟着说道。

  ……

  街边,丫丫揪着我的耳朵时不时抬腿冲我屁股上踢两脚,气急败坏的骂道:“不要个b脸,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今天是故意惹我生气好出去跟哥们喝酒,行啊你,长本事了,还知道撒谎骗我了!!”

  “我真没喝酒。”我委屈的说道。

  “还没喝酒呢,喝的马尿吗,*你个爹的。”

  从我家下楼到上丫丫车的时候不知道被多少正在回家的人看到了,面子可以说彻底变成鞋垫子了。

  隐约间我还能听到别人对丫丫的评价,什么玩意,哪有这么凶自己家老爷们的。

  不过丫丫根本不在意,我怀疑她是没听到,按照丫丫的尿性要是听到有人这么评价她,肯定插腰上去跟人家干了。

  很快的,我们到了家,丫丫进屋后第一时间就是打开电视,然后找到浙江卫视,上面播放着奔跑吧,兄弟。

  经过这些年的改变,电视首选综艺节目已经不是湖南卫视,而是浙江卫视了。

  丫丫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不知道哪整来的擀面杖,对我说:“跪遥控器上,要是换台,今晚咱俩就是个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