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就喝个酒么,怎么了,还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跪不了了。”md,这处对象呢就是又打我,又凶我,又让我下跪的,这以后结婚了我还能有好?

  “跪不跪?”

  “跪不了!”

  “跪不跪,最后一遍。”

  “跪……就跪呗。你那么大声干嘛。”我弱弱的去将她家的窗帘给拉上,防止邻居看见这么不和谐的一幕。

  阳哥忍着屈辱,带着眼泪,带着中华人民所有男性同胞的志气就这么跪了下去!

  可就在这,丫丫却将脚丫子垫在我的膝盖上面冲我微微一笑,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傻瓜你还真跪呀。”

  “那不是你让我跪的么,我敢不听话么,本身就是我喝酒骗你了,是我的不对,我跪的无怨无悔。”

  “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态度,看看你听不听我话,你的表现我很满意,这次就原谅你了。”

  “不行,我必须跪!!”我还来劲了呢!

  “行,那你跪吧。”

  “嘿嘿。”我笑了笑,并没有真的跪下去,而是趴在丫丫身边给她捶腿:“宝我就知道你不能让我真下跪。”

  丫丫像摸着小孩子一样摸着我的脑袋说道:“你想出去喝酒可以,不是不让你喝,你最近胃又不舒服了,咱就忍两天呗,而且你就算要出去你也不要骗我,直接跟我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会不同意呢?对不对,下次不准撒谎了知道吗?”

  “嗯嗯,知道啦。”

  “好了,你喝那么多酒,我也折腾你半天了,快回去睡觉吧。”

  “好哒。”

  说着,我就奔着丫丫卧室走去。

  “干嘛,干嘛,你的屋子在这里。”

  丫丫指了指另外一间屋子,随后给我抱了一床被褥过来。

  “不让碰你,同居都不行?”

  “同居你不更难受?我这是为你好。”

  丫丫说的有那么点道理,如果光是搂搂抱抱,不然进行深一步了解的话确实会更难受。

  哎,以前跟皇妃睡习惯了,现在没女人搂着睡还真不舒服。

  我承认从小我就是一位极其缺少母爱的一种男人,所以对于丫丫这种带有强势劲头的女人对我格外的有吸引力。

  最后在我的要求下,将丫丫睡得被褥床单枕头都给我,我闻着她自带的香气这才入睡。

  丫丫就说我是大变态!对此,我并不顶嘴。

  丽江,九零后酒吧内。

  一间卡台上摆放了七八瓶啤酒,男人脚下尽是烟灰,脸上带着无尽哀伤刚刚与皇妃说起了他的过往。

  就如我之前所说,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或凄美,或遗憾,或后悔。

  皇妃在与这个男人聊完之后,将其桌子上最后一口啤酒给喝掉:“兄弟,你坐在这里抽烟,你说这世上的女人万万千千,你说你厌恶她喝酒爱钱,厌恶她为人不知检点,你掐灭了烟,吐了最后一个烟圈,我隐约听到你哽咽的说想回到从前。”

  说完,皇妃便带着一脸不屑的笑容离开了。

  “等一下,我们能把酒言欢,畅聊这个夜晚吗?”男子愣了愣后,冲皇妃说道。

  “两个受伤的人在一起,不会起到疗伤的作用,只会让彼此更加难受,我有点喝多了,先走了。”皇妃直接拒绝了这个男人晚上开房的想法,自顾自的走回客栈。

  皇妃回到客栈里,走到窗台前看着晚上的月亮特别的圆,嘴里喃喃的道:张耀阳,你现在是会否跟我想你一样在想着我……

  ……

  次日,清晨,我们香甜的睡梦中醒来,我长着大嘴喊道:“渴,水!”

  等了半天却发现枕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才想到皇妃已经跟我分手了,我醒来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会在我酒醉之后给我枕边放开水了,心里莫名的神伤一下。

  按照丫丫的懒,我肯定是致使不动她给我倒水了,只好揉着头疼的太阳穴自己去厨房倒水。

  等走到饭桌子那里就看见上面写了一张纸条:“给你冲好的奶粉在保温锅里了,我太困了,不到七点半别叫我,容易急眼。”

  看到这条留言,我的心瞬间就暖了。

  打开保温杯,果然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杯牛奶等着我的宠幸。

  丫丫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会对她更好,于是阳哥系上围裙给她做了一顿既丰富又有营养的爱心早餐等着丫丫起来。

  我今年的目标就是给九十多斤的丫丫养到一百一!

  有人可能会说了,丫丫要是胖了不就不好看了吗?

  但阳哥想告诉你,看着自己的女人胖起来,那是很自豪的,说明什么,人家跟咱们没受罪!

  女孩子不吃饭,拼命减肥,饿着自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取悦我们男人。

  每个男人都喜欢女人身材好,可我更希望丫丫是那种能吃能喝即便很胖很胖,我也开心。

  做好饭以后,看着墙上的时钟七点二十,我看差不多了,就走进丫丫的卧室,那一刻我竟然希望她没穿衣服!

  是丫丫说的我可以去叫她起床的!!

  哼哼。

  “宝,起床啦。”一进去以后就见到丫丫在那撅着屁股骑着玩具熊在那呼呼大睡呢,我上去就给床单给掀开,希望能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几点了?”丫丫迷迷糊糊的问道。

  “七点二十!”

  “赶趟,我再睡十分钟。”话音落,丫丫果然又睡了过去。

  我却愣在原地,不对诶,丫丫不是喜欢果睡吗,这咋还穿睡衣了呢,不按套路出牌呀。

  “丫丫,丫丫,别睡了,别睡了。起床啦。”

  “……!”

  无论我怎么喊丫丫就是不睡,没办法,阳哥只好使出独门绝技抠脚心,挠痒痒,最后丫丫被我整的有点崩溃,实在受不了了只好起床!

  “你是真烦人呐,啊啊啊,要疯了,今晚说啥不能让你在我这睡觉了。”丫丫崩溃的抱着脑袋特无奈。

  “快起来了啊,饭做好了,我五分钟以后再进来,你要是还不起床,我就用别的招了。”

  “知道了,大磨叽,比女人还墨迹。”丫丫嘟囔着进了洗手池,咔咔一顿洗漱,这个就不说了。

  半晌后,丫丫来到桌子面前哇的一声:“你做的吗?”

  我特喜欢丫丫这个满意的表情:“必须的!”

  “乖,表现这么好,晚上可以考虑让你在这里继续住。”

  “你喜欢的话我天天给你做。”

  “你不怕给我养胖了?”

  “胖就更好了,不用担心别人惦记你。”

  “切。”

  早上在很快乐很和谐的气氛中度过的,随后当我跟丫丫要去公司的时候就换上一身正经的职业服装,开着车往秩序公司走去。

  红灯区,某浴池内。

  潇洒哥跟铂叔打着哈欠双腿发软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在路边买了一套煎饼果子,铂叔说:“岁数大了,昨晚壳一炮就干不动了,老了。”

  “完犊子。”潇洒哥给出精准的评价后,吹嘘道:“小弟昨晚寂寞如雪!”

  “我差点就信你了。”

  “咱俩先回家冲个澡再去公司吧,我感觉小*有点不舒服呢。”

  “昨晚没戴*吗?”

  “肯定没戴。”潇洒哥说的一脸的理所应当。

  “你也不怕得病,我擦,刚才在浴池你不说冲冲!”

  “着急,忘了。”

  “哎,别洗了,先回公司吧,今天要选副总,咱们都得到场。”铂叔在车里翻了一会儿,就将提前准备好的衣服给换上了,毕竟这里离他住的地方有点远。

  “我靠,穿的这么正式,副总是你啊?”潇洒哥就显得比较随意了,西服也没带,什么都没穿的。

  “我这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是我,而且我还得辅佐耀阳去沈浪那边上班呢。”

  “那你穿这么正式干嘛。”

  “新年新气象,咱们这些做领导的自然要穿的体面一些,你赶紧的,你家离这边近,你也回去换一身吧,但是别洗澡了,副总选完你再回去洗。”

  “我不用换了吧,哥就是一超级打手,酒场上的战神,副总那种需要运筹帷幄的事情跟我也没关系。”潇洒哥浑然不在意的摆摆手。

  “你对这个副总没兴趣吗?”

  “没兴趣呀,从来没想过,就我这几斤几两的水平我还是知道的,况且你看公司群谁不知道钟不传一定是副总的人选,这小子头脑,善于交际,既拼命又努力,而且还有晨曦那一层的关系,他当副总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等待官宣了。”

  铂叔认可的点点头:“我感觉也是。”

  “其实副总人选是谁你早就知道了吧,敢不敢告诉告诉我,让我提前知道知道。”

  “我不知道。”铂叔咧嘴一笑,迈步走上车。

  “老毙蹬你肯定知道!!耀阳他们做什么决定之前肯定跟你商量。”

  “我真不知道,而且耀阳都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丫丫自己做的。”其实铂叔知道,这个事是铂叔跟丫丫一起做的,只不过铂叔不想得罪人,只能将锅甩给丫丫这个现在公司里最高的领导人。

  “那更是钟不传没跑了,钟不传可是丫丫手下第一干将,不提拔他都没天理了,哎,愿意谁谁谁,跟我们没啥关系,走了走了,去走个过场。”

  潇洒哥一点都不在意的摆摆手,跟着铂叔叼着烟开车离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