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的一番话让在座的各位纷纷对其表示跨目相看,丫丫虽然青年,但是每个上位者肯定有她过人的本事就对了。

  丫丫生的好看,今天这一番话又很有深度,深深地吸引了这些大学生欣赏的眼光。

  但是老员工就表示比较淡定了,他们知道丫丫的暴脾气,那真是惹不起的存在。

  相比丫丫,老员工们似乎更喜欢比较亲和的皇妃。

  不过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她们不是人民币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

  “下面我宣布第二件事。”丫丫等到众人的情绪平稳后,才不慌不忙的又开口了。

  众人坐直了身子,事先早就有风声透露出去,所以这些人也基本上知道第二件事就是荣升副总的位置。

  这里大多数人的心境还是比较平静的,纷纷看向钟不传,在所有人眼里钟不传就是那最合适的人选,他们连祝福的话都想好了。

  钟不传正襟危坐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

  可丫丫接下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我自己在内,因为我完全想不到,丫丫会让他当副总。

  丫丫清了清嗓子:“咱们耀阳副总呢为了公司可以寻求更多的发展的可能性,决定上另外一家大型公司去深造,可能暂时要离开咱们秩序公司了,当然了,张耀阳在我眼里就一文盲,他离开公司只能说那是对公司更大的贡献,他下去以后自然就要有人上来,我想问问大家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众人纷纷沉默,这时候轻易没人敢说话的,这要是钟不传还好,万一不是钟不传,自己狂舔一番后,副总是别人,那以后指不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呢,没人愿意去得罪一个新的副总。

  “没关系但所无妨。”丫丫笑着巡视众人一圈,发现仍然没有一个敢出来说话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迟总,您做的决定一定是最好的,不管选谁,我们肯定是鼎力支持!”其中一个嘴挺甜的老人在这时候开口了,不过他的话就属于模棱两可谁都不得罪那种。

  “好,那么我宣布,咱们公司新的副总将由潇洒哥所接替,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瞬间愣住,钟不传已经站起来一半的身子硬生生的僵硬在空中半秒,脸色骤变!

  果然不是自己!就跟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丫丫给自己拿钱只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心。

  “我?”潇洒哥都懵了:“不是,丫……迟总……你别说错吧?”

  “咱们公司还有第二个人叫潇洒吗?你的能力我很认定,今后好好带领大家为秩序公司向辉煌进军,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散会。”

  说完,丫丫便第一个离去,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钟不传一眼。

  而钟不传一直僵硬在原地,整个人都懵掉了!

  “丫丫。”我冲着丫丫追了出去。

  “铂叔,怎么是我呢?”潇洒哥也懵掉了,指着自己好半晌没缓过来:“你让我砍人,挡酒行,你让我干副总,我靠,真做不来啊。”

  铂叔耸了耸肩:“让你当自然有让你当的理由,好好干,加油。”

  “不是那回事啊,公司这玩意不是儿戏,再说丫丫怎么能选我呢?理由是啥呢?”要说皇妃在这里选潇洒哥那可能是出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毕竟潇洒哥管皇妃喊妹妹嘛,可丫丫为什么要选潇洒哥而不是钟不传,不仅潇洒哥懵b了,所有人都懵掉了。

  难道说钟不传得罪丫丫了?

  还是钟不传跟晨曦分手了?

  一时间,众说纷纭,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

  “不传,为什么是我,不是你啊,我靠。”潇洒哥为了照顾钟不传的情绪特意跑到他身边想要解释,可在钟不传眼里这是赤裸裸的来炫耀。

  钟不传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就走掉了。

  “完了么这不是。”

  “有什么完的,选你自然有你的原因,你就安稳的坐你副总就完了。”铂叔开口劝道。

  “你没看钟不传都有情绪了么,外面挖他的人那么多,万一跳槽怎么办,咱们公司少了一个得力干将,不行不行,我得找丫丫说说去,还是说铂叔这里面有啥别的说法啊,你肯定知道原因快告诉我。”

  “哎呀,我肚子怎么饿了呢,想吃海鲜了。”

  “老船长海鲜店,我安排你行不?”

  “你都当上副总了光安排我可不行,那些员工你也得请。”

  “我现在请是不是不合适啊,整的钟不传感觉我好想炫耀是的?”

  “你自己考虑,我困了,找个地方眯一会。”说完铂叔打着哈欠离开了。

  “我草,我不是在做梦吧,就我这b样的也能当副总?我勒个亲娘咧,咱家祖坟肯定冒青烟了。”到现在潇洒哥还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哎你们说为什么选的是潇洒哥呀?”

  “不知道,按理说钟总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为了公司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得见,凭什么不是他呢,我都替他感到委屈。”

  “你没发现潇洒哥天天跟人家张副总在一块玩么,肯定是张副总选的呗,还是那边的亲,这年头当领导人不看工作能力,都看关系的。”

  “哎,你快看,钟副总发火了,直接去董事长办公室去找迟早理论了!”

  “要是我,我也得去,我这么努力不给我合适的位置,那我就走人呗,外面挖的那么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所有员工都在下面炸开了锅,等到钟不传带着怒气进丫丫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那边,他们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丫丫办公室里,我追问她:“不是,你咋想的,怎么选潇洒哥了呢?按照工作能力,肯定是钟不传啊,你看看下面都炸开锅了,我砸搞不明白你这一举动是什么呢?”

  “搞不懂就对了,我有我的想法,你不需要懂,这事你就别参与了。”丫丫知道钟不传跟潇洒哥都是我兄弟,怕我夹在中间为难,因此并不想与我解释。

  砰的一声,钟不传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冲丫丫吼道:“凭什么??我不服!!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

  丫丫抬头,脸上带着严肃:“记住你的身份,进来敲门!”

  “敲不了,我为公司拼命努力,没日没夜的奋斗着,论交际,论头脑,论努力,论业绩,我哪里不如那个天天就知道跟着张耀阳到处玩的潇洒?我不知道这些年为你做牛做马你有没有看在心里,今天我就想说,你要是看我不爽,想清理我,你直接说,我走就完了,又不是没人挖我!!我不相信我钟不传的才华离开你们秩序没人要!但是,我走之前,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给完我理由,我自己卷铺盖走人!!”

  门就是这样敞开的,钟不传带着火气质问丫丫。

  铂叔此时走进来将门给关上,并劝说钟不传:“不传你冲动了。”

  “别关门,就让门敞开着。”丫丫此时也火了,她咣的一声将手里的文件砸在桌子上,所有人的眼皮都跟着猛地跳了一下,他们还没有人见过丫丫发这么大的火。

  我倒不怪钟不传的这个做法不给丫丫留情面,她今天的举动却是太让人伤心了,要是我,我肯定也会难受的。

  铂叔只好安静的站在一边。

  这时,丫丫又开口了,语气凶到爆炸,她对钟不传说:“这是公司领导层的决定,我是这家公司的领导人,我做什么决定需要跟你一个员工去解释那么清楚吗?能干你就干,不能干写辞职信,滚!”

  全场再次哗然!

  谁不知道钟不传是跟着丫丫的元老,此刻丫丫说给他撵走那是一点挽留的颜面都没给钟不传,这让那些人更加的害怕了,丫丫连钟不传都能撵走,试问还有谁不能撵走的。所以这一下他们在心里觉得这要是不努力的话,肯定会被清理。

  钟不传没想到丫丫说的话这么绝,当下露出特失望的表情,咬着牙说:“行,可以,你们现在牛逼了,不需要我了,我他ma走!草。”

  说完,钟不传转身就走了。

  “不传!”

  “滚,别拉我。”

  铂叔试图拉他一把,让钟不传猛地挥手给甩开了。

  “都看什么看,不工作了吗?”丫丫瞪着眼睛朝众人发火,吓得他们赶紧闷头工作。

  “唉!”铂叔叹了口气,将门给关上。

  随后屋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这个钟不传真她ma气死我了。”门关上以后,丫丫气呼呼的扇呼着自己的脸蛋子。

  “丫丫,你刚刚的话说的太过分了,不给钟不传留一点面子呀。”我弱弱的说了一句,说实话,丫丫现在在气头上,我也不能惹她,容易引火上身,但我知道丫丫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现在我只能是等她说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过分?我是公司的领导人,他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来撅我,这让我以后怎么带人?袄,带一个不服气一个,我说一个决定他们不服从一个,那以后这人怎么带?我的威严没有了,公司怎么管?”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