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也是那么回事。”我挺认同的点了点头。

  “他刚才要是心平气和的进来跟我好好说话,我会告诉他是什么原因,进来就跟我吼,我还贯彻他干啥!做人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白跟我那么多年了,你就说我迟小娅本来就是那种护犊子的人,我能让他吃亏吗?不就一个破副总的位置吗,还过来跟我吼上了,威胁我要走人,你走走你ma了个b去呗,没有我当初带你,能有你今天?就他那文化水平就在工厂上班顶天了!”丫丫也是真气到了,什么脏话都干出来了。

  “素质,注意素质。”

  “我素质什么我素质,你瞅瞅他说的那个话是人话吗。真叫我寒心。”

  “消消气,消消气。”我替丫丫抚着胸口试图让她的情绪好一点:“暂别生气,说实话钟不传说的那些话确实让人生气,但还不至于寒心,要我是钟不传,我也生气,其实钟不传之所以能跟你发火,说明他在乎你们之间的友情,从全公司上下谁都能看出来,应该竞选成功的是钟不传而不是潇洒哥,包括潇洒哥自己都得承认,而你却选了潇洒哥,这让钟不传会怎么想,他肯定比你现在寒心多了。任凭一个在理智的人在这一刻也会出现情绪上的问题。你想想看,钟不传为了晨曦多么努力的拼命,他很在乎这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机会的事,他能不急么。”

  “你给我停吧,不要为他说话了,我迟小娅今天就把话给你放这,首先,他为了晨曦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他现在确实还没到该上位的时候,时机成熟了,他才是上位的时候。”

  “打断一下,你所谓的时机成熟是什么?”

  “当然是给公司做大最强以后,开分公司,他就是最高的领导人,区区一个秩序公司小破副总当不当能咋的?说白了,这人文化水平有限,眼界还不够高,你当过兵,你应该知道教官越觉得哪个人有潜力,才会更愿意打磨他。”

  “这些话你可以跟钟不传沟通的。”

  “我有我的打算,用不着每件事我都要像别人解释的清清楚楚吧?如果说的那么清楚,打磨的意义就不大,而且我跟你说,我只跟铂叔商量了一下,正好也是想趁着这件事看看钟不传能不能当大才,他今天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破副总而当着全公司的面来顶撞我,威胁我辞职,那么以后他就一定能为了更大的利益做出更夸张的事,你不要不信!但凡有点格局跟眼界的人今天都不能这样怼我。”

  呃……我无言以对。

  “背叛与出轨,他们之间只有零次跟无数次,钟不传也是一样,他敢不分场合的怼他的领导人,你说以后如果在因为情绪上有哪些不满,都来怼我,那么我这个领导人还有什么用呢?”

  “说的也对。”站在不同的立场,他们的确有不同的思考立场。

  “原本我跟铂叔就计划着将公司扩展到香港那边,那里才是钟不传的舞台,很可惜,这小子让我很失望,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不算不考验钟不传,这个位置也是潇洒哥的。”

  “为什么?”我更加的好奇了:“论才华,论努力……”

  “停停停,你别跟我说那些,世界上有很多事比才华,比努力更为重要的事,那就是做人跟人情,潇洒哥为你挡了三枪,命差点丢在三亚,这个人情我们不需要还吗?我这是在帮你换人情,懂吗?潇洒哥在秩序公司里当副总,更多的决策其实还在我手里,我只是给他一份安稳的工作,就像你说你让潇洒哥去更大的舞台,他肯定不行,你让他去更大的场合喝酒备不住还是个头子。”

  丫丫的话给我逗笑了:“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说用小小的副总位置还潇洒哥的人情,让钟不传在更大的舞台施展自己的才华?”

  “废话,他是晨曦的男朋友,自己家人不培养,培养谁啊?况且我迟小娅又是那么一个护短的人,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你要是这么说我就理解你了。”

  “是吧,这事你不要去找钟不传,更不要跟晨曦说,谁都不说,钟不传有那个脑子,能争气他就争气,不争气我也没招,机会我给他了。”

  “万一他跳槽咋办?人在冲动下做出的决定往往不一定是最好的决定,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那我很抱歉,只能说钟不传失去了最好的机会,至于以后怎么样,那就是他的造化了。”

  “这么残酷的吗?”

  “那你让钟不传为你不要命挡三枪,我都可以把董事长的位置给他,大不了以后更好的舞台留给别人做呗,耀阳你要明白,现在厨女可能不好找,但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努力的,奋斗的,有才华的,上进的,满大街都是。”

  “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我现在就害怕晨曦到时候来找我我该怎么回答啊。”

  “什么都不用说,多说无益。你现在就当着钟不传的面说,以后我要给你一个更好的未来,他肯定不信,他现在寻思的是什么呀,赚钱,把眼前的钱给赚到,能娶晨曦,能在朴智允面前说自己不穷,这就是他现在的想法,而且咱们还潇洒哥的人情跟人家钟不传一点关系没有,钟不传整不好还得寻思,凭什么属于我的位置给潇洒了,凭什么拿我的未来给你们买单?他肯定会寻思你现在给我副总坐,以后也可以给我更大的舞台去做,每个人的立场不同,思考的东西也都不同,所以说多说无益。”

  “丫丫我有点崇拜你了,来,给你个大大的香吻。”

  “滚袄,刚才占我便宜摸我熊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那不是看你生气安抚你的情绪嘛。”

  “耍流氓就是耍流氓,来我摸摸(纽)。”

  ……

  听完丫丫说的这些话以后我坚定地站在了她的立场,就如同她所说,并不是每个领导人在做什么事都要向你解释的一清二楚,有些人抓住了机会,他成功了,有些人因为一时赌气离开了,或许他的未来也会成功,但更好的机会也意味着从他手里溜走了。

  我们步入社会以后那就跟在校园里完全不同了。

  上学那会,我们心情不爽,抬手就干,干赢了,自己也就开心了。也不想着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也不想着这场架打的到底值不值得,只知道我不爽,我就揍你。

  可是步入社会以后呢,每个人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你牛逼,比你牛逼的人大有人在。

  你有脾气,你可以硬气的说,老子辞职,可做为一个男人,可曾想过家里年迈父母殷勤的眼神,家里妻子盼你成功的喜悦,嗷嗷待哺的孩子需要你赚钱来样他们长大成人。

  一个男孩之所以从从男孩蜕变成男人,那就是他懂得了男人身上抗的是责任,放下的脾气跟傲气。

  举太远的例子你们可能不太懂,我就拿身边的例子来说。

  司机,饭店厨师,十个人里面最起码有三个人以前都是那种人热血青年,大混子。

  身上纹身有,社会也混过,砍过人,牛逼过。

  但是最后怎么样呢?

  娶媳妇生孩子,过安稳踏实的日子。

  那种意气风发的年纪早已随着岁月到来将其抹去,最后我们所有的棱角被抹平,只得咬牙拼命赚钱,再无其他。

  你要说钟不传错了吗?他没错,只是目前的情况下他所付出的跟得到的汇报没有得到心里的预期而已。

  其实他已经算是很幸运了,相比同龄人,同样的学历,能混到钟不传这种地步的屈指可数。

  那些曾经我们最苦的日子都过来了,为什么现在条件好了反而不知足了呢?

  说白了,野心大了,欲望提高了,想要得到的东西更多而已。

  你要说丫丫错了吗?她也没错,站在一个女朋友的角度去为我还人情,站在决策者的角度,她想的是公司以后的未来。

  就如同何炅老师说过的一句话,难道你们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公平性可言吗?

  这句话值得大家深思。

  夜晚九点,喧闹的酒吧内,钟不传已经喝的不省人事,看着舞池中央肆意挥舞的人群,钟不传用醉眼看待这个世界。

  什么她ma亲朋好友,什么她ma努力上进。

  全都是扯犊子,哈哈哈,还不如天天跟着他张耀阳吃喝玩乐,他潇洒能坐上副总,我钟不传不能,是因为我没跟张耀阳出去喝酒,找小姐,洗澡按摩吗?哈哈哈。

  钟不传不服,特别特别的不服。

  最起码十三瓶啤酒干下肚了。

  “帅哥,一个人啊?”一个穿着暴露,搂着性感大长腿的姑娘来到卡台前冲着钟不传说道:“能否请我喝一杯?”

  “随便点,我请客,爷有钱,不差钱,呵呵呵。”

  “呦,帅哥敞亮。”美女打了一个响指,要了一杯鸡尾酒以后,扫了眼钟不传,一看就是那种金领人士,她想了下说道:“帅哥这脸上写着故事,不如我们换个地方,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