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房,睡我昂?”钟不传挂着玩世不恭的表情,一瞬间好似又回到情场浪子那个时候的他。

  “现在的时代不就是女睡男的时代,晚上我请你。”性感大长腿的姑娘毫不在意的魅惑一笑。

  “呵呵,你看看这个。”钟不传从兜里掏出手机找到晨曦的相片:“看看她,长得怎么样?”

  “你女朋友很清纯很漂亮,但那又怎么样呢?你是讲故事的人,我是听故事的人,你的故事讲完,我们便分开,没有感情,没有牵绊,有的只是这一夜的激情。”

  “我喜欢你的态度。”钟不传舔了舔嘴唇,随后摇摇晃晃的与这名姑娘出去开房了。

  三月份的上海,忽然下起了细细麻麻的雨滴打在脸上有些凉意。

  钟不传瞬间清醒不少。

  “宝贝走了。”性感美女很自然的挽着钟不传的手臂,身子也贴了上去,刚刚清醒不少的钟不传感受到雄前的暖意时,再次意乱情迷起来。

  这个世界上不仅我跟丫丫这对情侣没发生关系,还有另外一对憋男玉女,那就是钟不传跟晨曦。

  或许你们觉得很扯,但我想说你不要不相信,如果你你真的爱一个姑娘,就不要在结婚前碰她,那是很自私的行为。

  你爽了,万一分手了,她就没有了以后。

  男人还好说,无论找哪个姑娘,人家都不糊介意你。

  但以后的男人一定会介意这个姑娘的过去。

  做为初中就知道low炮的情圣钟不传这都多久没跟晨曦那啥过了。

  平常的时候也不怕丢人,我们确实用手解决的。

  女人有她的生理期,男人同样有他的生理期。

  我就不说你们阳哥是在多少次梦姨中睡醒过来,往往都是刚进去我就醒了,特别郁闷。

  “等一下,接个电话。”

  就当钟不传准备跟着走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晨曦打来的,她默默的接了起来。

  晨曦没有问钟不传的副总竞选成功与否的事,只是很关心的说:“不传,外面下雨了,你在哪,我给你送伞。”

  钟不传心里一暖,单单一句话就给钟不传的眼泪给暖出来了,原来他并不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的人,还有那样一个姑娘愿意在下雨的夜晚给自己送伞。

  “我马上到家了。”

  “好。”

  晨曦直接挂了电话,她为什么在钟不传这里绝口不提竞选副总的事呢?是我给晨曦打电话了吗?没有。

  晨曦在意钟不传拿副总这个位置的事吗?说实话也在意,在意的只是觉得钟不传拿到副总这个位置他会开心,在意的只是钟不传可以在自己妈妈面前后背站的笔挺一些,不用活的那么委屈求全。

  而钟不传若是得到副总的位置后,绝对会第一个给自己打电话,但是从钟不传离开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打给自己,足矣说什么一切。

  聪明懂事的晨曦哪里还会问这样的事,索性闭嘴不提。

  “抱歉,我不能跟你走了。”

  钟不传在挂了电话之后,疯了一样的向雨中跑去。

  “神经病!”

  女人气的剁了一下脚之后再次反身走回夜店,希望在今晚可以找到一个不错的炮友。

  片刻后当钟不传满身酒气的出现在家中的时候,晨曦就已经确定结果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给钟不传泡了一杯醒酒的茶,然后帮钟不传脱去外套,轻轻的问道:“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点了外卖应该一会就能送到,你不在家,我也不敢随便叫人来。“接着晨曦走进卫生间,打了一盆热乎乎的洗脚水摆在钟不传面前,刚要蹲下给他洗脚。

  钟不传就说了:“我自己来。”

  “没事,你很累了,我帮帮你。”

  “不用,你硬给我洗脚我现在就走人。”钟不传生气了,他没有说自己为什么生气,因为在她眼里,晨曦是天之骄女,洗脚这种事不该是她这样的姑娘干的。

  “好啦,不传你别生气了,那我们一起洗。”晨曦笑了笑,随后与钟不传一起泡着脚。

  空气中似乎陷入一种很尴尬的微妙气氛,晨曦想要找话题却发现后者耸搭着眼皮,脸色铁青的在那沉默。

  晨曦知道钟不传心里窝火不想跟自己发泄在那极力忍着。

  晨曦也不敢问,两个人就在那挺着。

  吧嗒,钟不传点了一根烟,非常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瞪着两个眼珠子看着天花板。

  许久,钟不传终于开口说话了:“晨曦,我让你失望了。”

  晨曦这才顺着话题往下引:“我哥他们没选你吗?”

  “不仅没选我,还选了一个不如我的一个愣头青。”

  “谁啊?”

  “潇洒。”

  “他呀,跟我哥哥挺好的,是不是因为我哥的关系所以才选的他。”

  “难道我俩不好么!!”钟不传似乎戳到最痛的点了,猛地坐起来吼了一句,在钟不传看来,他才是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如果单看关系这一层,一定还是他。

  “别这样,我害怕。”

  “……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控制。”钟不传再次闭上眼睛,可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息能让晨曦明显的感觉他在生气,他在克制,仿佛犹如火山爆发前的症状一样。

  “如果你心里委屈就跟我说吧,憋在心里该难受了。”

  “我没事。”

  “你越说你没事的时候就是有事。”

  “我还没到那种需要你安慰我的那一步,我是男人,我们的未来我给你扛着。”

  说完钟不传弯下身子,用擦脚毛巾将晨曦的脚给擦干净,随后又将洗脚水给倒了。

  之后砰的一声关上门走进他的卧室睡觉了,晨曦一脸担忧的看着门口。

  忽然,门再次被打开,钟不传指着晨曦说:“如果你不想跟我分手,不要去找你哥说这件事,我想留点最后的尊严。”

  “好!”晨曦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夜里,钟不传在卧室里坐了很久很久,想着过去的种种他就觉得自己很可笑。

  尽心尽力的替迟小娅卖命,以前她只是个普通艺人时,就忙前跑后的照顾着,无异于跟保姆一个样。

  后来丫丫有了点名气,就帮着她跑公关,联系商演,维护形象等。

  再后来丫丫做了公司后,自己又依靠熟悉的人脉跟资源,帮助公司越做越好。

  可以说在钟不传看来,除了自己没钱以前,丫丫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全都是依靠自己鞍前马后,而她干什么了?她好像什么都没干,坐享其成。

  这让钟不传心里产生了极大地不满的感觉,原本这种幽怨的小心里还只是憋在心里,等着副总选举完的这一刻,顿时让钟不传的心里无法在平衡下去。

  因为他现在背负的压力与他所赚取的工资跟应得的地位完全不符!!并且外面的人可是狼哇的要找他跳槽过去。

  凭什么人家外人能给我更好的尊重与金钱,而咱们关系这么好的人反而是什么都不给我呢,我凭什么给你做牛做马,青春就这么几年,我若是一事不成,晨曦的妈妈让她嫁给我吗!

  很明显,不会!

  晨曦是天之骄女,自己就是个穷小子,两个人在一起若是差距太明显,自己都觉得配不上晨曦。

  钟不传自卑的心里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小人物的悲哀更是在钟不传面前无限放大。

  以前上学那会,长得帅,篮球打得好,体育跑不跑的快,打仗斗殴厉害的,无论你占那一项都是吸引小姑娘的。

  而现在,你没体面地工作,开不上好车,赚不到钱,你就是垃圾。

  钟不传一个连面包都要吃不起的人,你让他去维持爱情可能吗?

  钟不传觉得自己必须要做出改变了,如果还在原地踏步,他跟晨曦没戏!

  迟小娅,张耀阳,是你们逼我的……钟不传目光坚定,紧紧地握着拳头,他会证明自己的价值在哪里。

  次日,清晨,六点钟的时候,钟不传就早早地起了床,他将昨天那套很贵重的西服给放进衣柜里,穿上一身很普通的蓝色西装,刚要走的时候晨曦从卧室出来了。

  “不传你有没有好点?”

  钟不传一愣:“你怎么在这?”

  “你昨晚喝多了我就没回学校,怕你有点什么事。”

  “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我去上班了,早饭就不陪你吃了。”钟不传宠溺的亲吻了下晨曦的额头,随后夹着包离开了。

  “不传,虽然丫丫姐跟我哥副总没选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请你相信,他们一定还是爱你的。”晨曦始终觉得她哥跟她丫丫姐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晨曦上过大学,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她也明白一些好的企业是不会拿儿女私情来开玩笑。也许在晨曦看来,丫丫觉得钟不传还没能到副总的那个高度吧,毕竟钟不传没上过大学。

  “我知道!”钟不传只是留给晨曦一个背影就离开了。

  呵呵,爱自己?别她ma扯王八犊子了。

  真的爱自己,副总的位置就会给自己的。

  钟不传已经陷入一个极端,他决定今天要去跟秦子晴见一面。两个人讨论一下未来合作的可能性,毕竟秦子晴非常欣赏自己,给自己的承诺更高,将来所达到的成就也就会越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