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七点半,我准时准点的将丫丫给叫醒吃早餐。

  这货就像个大爷似的,神情颓废的坐在那里双眼无神的打着哈欠。

  “告诉你早点睡早点睡,非得玩手机,逛那个破淘宝有啥可逛的呢,蚂蚁花呗干出去一万多,我*你大爷了,啥家庭能养得起你。”

  “一大早上就在那嘟嘟嘟,嘟嘟嘟嘟,跟个老娘们似的,烦人不,我又没花你的钱。”丫丫带着起床气不满的嘟囔一声,随后拿着勺就在那喝粥:“一点都不甜。”

  我便侩了一勺糖:“阳哥以前是被人伺候的大拿,怎么被你骗到手就成伺候你的了呢,真是想不同,唉。”

  “你就是贱呗。”丫丫龇牙一笑,用勺在碗里搅拌一会:“嗯,这下甜了嘻嘻。”

  “嘻嘻,这一会儿心情不好是你,嘻嘻傻笑也是你,我问你钟不传那边你打算怎么整,我跟你说,也不能太伤钟不传的心了,现在外面高价挖他的有的是,给人整生气了真走了。”我也盛了一碗粥,善意的提醒一下她。

  “高价?有多高?外面的钱就是那么好拿的?”丫丫话里有话的说道:“我给你十万,外面给你三十万,我能让你拿一辈子,并且以后会越来越高,人家三十万拿一年的是他们,让你拿一个月的也是他们。”

  “也是。”

  “吃饭吧,吃完饭回公司,你今天不也得去沈浪那边么,咋的也不得讹他们一台车开。”

  “车现在对于我来说还真的挺无所谓,以前岁数小,喜欢开豪车装b,泡妞用,现在你就是给我一千万的豪华轿跑,我车里拉的小姑娘也是你,给我一台qq,我车里拉的也是你。都能代步没差,况且你是公司老总,我只是个给别人打工的盲流子,没差啦。”

  “你要是开qq,我真不坐。”

  “给你傲娇的。”

  “骑自行车吧,我还可以考虑了考虑,全景天窗,大自然吸气,哈哈哈。”丫丫开心的大笑起来,我不知道怎么的也跟着笑了。

  吃过早饭,我照例将碗筷给洗了,然后一扭头才发现丫丫不知道什么时候撅在沙发上睡回笼觉呢。

  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困。

  八点钟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先是去了秩序公司。

  “迟总好,张总好。”

  公司里的员工还是习惯性的向我们打着招呼。

  丫丫点了点头,酷酷的走进董事长办公室,一路上我就在四处瞄着。

  “他来了吗?”丫丫摘下墨镜问了一句。

  “没来。”我摇了摇头:“完了,这小子是真的生气了。”

  “应该不能,就是要走,也得打辞职报告,另外薪水才能走,他是一个成熟的人。”

  “别闹僵了,能缓缓就缓缓吧,毕竟他也是我妹夫,亲妹夫,以后闹僵了,不好看,晨曦在中间也为难,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去找沈浪了。”

  “等会儿。”丫丫脸色骤变。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肚子疼想拉屎,你在这等上完厕所你再走。”迟小娅捂着肚子迈着小碎步冲向厕所。

  “……!”敢在恋爱期间能光明正大的在男朋友面前说出拉屎两个字的人,这个世界上恐怕就迟小娅一个!

  我敢说一百个姑娘,九十九个半会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说:我去趟卫生间,而不是那粗俗的拉屎两个字。

  不过我却一点不反感这样的丫丫,足够真实!

  为什么好多男人都觉得女人在结婚前结婚后完全两人,是因为结婚前的女人都是在男人面前极力的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而结婚以后的女人活得更为真实。这个女人在结婚前后表现出的两种行为会让男人感到不适应,有一种强烈的落差感。

  但丫丫就不会出现这样的行为,她会在结婚之前就表现出真实的自我,却不给你造成不喜欢她的那种感觉,她很会把握尺度。

  该放飞自我的时候就放飞自我,该矜持大气的时候就矜持大气。

  丫丫给一般人的感觉就是泼辣,野蛮这几个字,殊不知她真正的魅力是在于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场合做什么样的事。

  该暴力的时候打的你都想回她两巴掌,该温柔的时候让你喜欢的恨不得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浮华的外表藏匿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得,不夸她了,怕她要飘。

  “赶紧的,掉里了啊。”看着她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沈浪那边又在等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ma的,我上厕所你催什么催啊,要不是你做完半夜给我整的那个方便面吃,我能拉肚?”

  得,怪我了呗!

  下回她半夜玩手机在说饿,我就当没听见了!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吧,丫丫的声音从卫生间里再次传来:“耀阳没纸了,给我拿点纸过来!”

  “懒驴上磨屎尿多。”我嘴里嘟囔一句,从她的包里拿出一盒崭新的面巾纸给她送了进去,然后就在进去以后,我的眼睛就在她大白(痞雇)上挪不开了。

  阳哥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丫丫也注意到我这不善的眼神,白了我一眼:“干啥,饿了,想吃点啊?”

  啪!

  我照她(痞雇)拍了一把就跑了,隐约间还能听到丫丫气急败坏的喊我站住,哇,这手感真是好……

  当我下楼的时候,看见钟不传上楼了,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钟不传非常陌生的冲我说道:“张总,早。”

  我愣了下,将钟不传拦住:“生气了?”

  “没,这是公司的决定,我有什么理由跟资格去生气?”钟不传带着赌气的情绪回了一句。

  我回想着昨天丫丫跟我说的那些话,想了一下,掏出一支烟递给他:“丫丫有她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你是晨曦的男朋友,我的兄弟,我们的妹夫,所以你不要有别的情绪,你会越来越好的。”

  “呵呵,嗯,公司还挺忙的,我先去工作了。”

  钟不传敷衍的应了一句,很明显不相信我的宽慰之词。

  对此我也没有办法在说什么,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他的理解能力跟造化了。

  匆匆离开秩序公司便赶往沈浪那边。

  秩序公司内,丫丫一直在注意钟不传有没有来,透过监控看着钟不传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后,心里松了口气,尤其一上午的时间钟不传都没有递过来辞职信,让丫丫在心里放心不少,在她心里是非常看重钟不传的,也是要将他往重点方面培养的。

  虽然昨天两个人大吵一架,但丫丫是不会往心里去的,这种大大咧咧的姑娘是吵架生气快,好的也快。

  丫丫开始着手准备将公司做大的事情,这样也能算是给钟不传一个补偿吧,毕竟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也知道他在为晨曦他们的未来努力着,她不可能说自己丰衣足食看着晨曦跟不传两个人过得那样拮据。

  整整一个上午,钟不传都只是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别人也不敢跟他说话,知道他心情不好,而钟不传自然更是没有心情跟别人说话,就一直在工作。

  临近中午的时候,公司员工一般都会在公司里聚餐,所有人奔着那个通道走的时候,丫丫走在了最前面,耳朵却是在听着后面。

  如果钟不传中午能够留在公司吃饭,丫丫愿意与他共进午餐。

  “钟总监,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笑着对钟不传说了一句,不要有怀疑,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没有什么心机,他们只是感觉此刻的钟不传需要安慰。

  可钟总监三个字却在钟不传耳朵里显得是那样的刺耳,他摆摆手拒绝道:“中午约了客户,就没法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那好吧。”

  看着钟不传离开的背影,这些大学生小声议论着:“哎,真是心疼钟总监,明明那么努力,却没有上位的机会。”

  “行了袄,别说了,谁不知道潇洒副总跟张总的关系好,别看我们迟总脾气不好,但她是非常尊重张总的,我感觉这次让潇洒当副总完全就是张总的意思,两个人的关系好着呢。”

  “嘘,小声点,迟总跟潇洒副总都在不远处呢,听到不好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些话全都让耳尖的丫丫听了进去。

  潇洒哥端着鱼香肉丝以及四两米饭走到丫丫面前,并且又要了两瓶可乐坐在丫丫对面:“迟总,你都听到了吧?”

  丫丫摇摇头:“我什么都没听到。”

  潇洒哥苦笑道:“说真的,我确实不适合坐副总这个位置,给钟不传吧,他比我努力,比我有脑子。”

  丫丫抬头看着潇洒哥:“潇洒哥,现在已经不是你那个打打杀杀的年代了,你是张耀阳的好兄弟,公司的一份子,我给你提拔到这个位置想要听到的不是你说你不行,而是你怎么样能配合我带领公司前进,要做的比以前尹恩妃在的时候还要好。”

  “我知道这些,可是下面的人。”

  “人心是需要聚拢的,我相信你请他们大吃一顿,唱个K他们就会被你所征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