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潇洒哥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想要问出结果。

  “你能告诉我你追随张耀阳来这边是为了什么吗?”丫丫开口反问。

  “起初我是为了有一片坦荡的前程,后来就觉得现在的生活很不错,每天跟兄弟之间聚在一起的感觉很好,所以我现在的想法就是钱不需要赚很多,够花就行,为了兄弟牺牲点利益无所谓的。”

  “你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丫丫扒着饭大口大口的吃着:“跟你说哈,你现在身边一下班都是兄弟在一起吃喝玩乐,日子看上去潇洒至极,可你们都会有成家立业的那一天,好比我跟张耀阳来说,结婚后,下了班,他就要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以后的生活重心将会是我跟未来的孩子,不再是你们这群兄弟,当然了,我不是说不让他跟你玩,只是生活的重心要变了,就好比你们以前上网吧一玩能玩一宿,没玩够天亮了,现在呢,让你去网吧包宿,估计没到十二点就困了吧?”

  顿了顿丫丫又说:“等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你曾经的那些酒肉朋友一个个都远离你了,你喊他们出来喝酒不再是爽快的答应,而是我忌酒了,媳妇不让,工作加班,带孩子出不去呢这些话,然后那些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你的妻子就会嫌你整天不思进取,不如谁谁谁家的老爷们,到时候你的生活不再是随心所欲的生活,而是跟你妻子无尽的争吵,你想要那样的生活吗?”

  “我当然不想。”

  “那就是喽,曾经的游戏玩伴比的是谁的装备好,技术硬,虐全服,以后得你们比的是谁的工作好,赚的钱多,车的配置高,话就说这么多,你好好想想。”丫丫吃完饭,拿着自己的餐盘走到洗漱区将其洗干净,随后在交给专门的阿姨在后厨帮她消毒,留下一脸沉思的潇洒哥。

  丫丫的话让潇洒哥挺触动的,渐渐地他也对丫丫这个姑娘开始刮目相看了。

  中午,钟不传约见了秦子晴,两个人在上岛咖啡见的面。

  不过一个人喝的是咖啡,另外一个人喝的是水。

  钟不传扫了眼已经大肚子的秦子晴笑呵呵的问道:“几个月了?”

  “快四个月了。”秦子晴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洋溢着幸福。

  “男孩女孩?查了没?”

  秦子晴摇摇头:“没查,但是老王希望是个姑娘,这辈子一直希望有个女儿梦。”

  “呵呵,挺好的。那你呢,希望是姑娘还是小子?”

  “我希望是小子,以后我还指望他养我呢。”

  “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自己的就行。”

  “是呀。”秦子晴正了正身子,试图让自己坐的舒服一些:“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咱们都这么熟了,我也不卖关子了,你年前找我说的那件事还算数吗?”钟不传直接问道。

  “当然。”秦子晴毫不犹豫的说:“我的公司缺人才,缺一个可以让我信任的人才,钟昊延你一直是我心里的不二人选,怎么你愿意加入我的公司吗?”

  “老实说我的价值并没有在秩序公司里得到很好的体现,我想换一个地方去寻求自己未来更高的可能性。”

  “可以,秦氏集团随时欢迎你,还是那句话,年薪你说个数,我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但只要不是太离谱基本问题不大,其次,公司的位置还是给你副总的位置,但不同的是,我是董事长,也就说你就是秦氏集团的唯一领导者,并且会给你配一台符合你身份的车,最后你还想有什么要求尽管,能满足的我秦子晴绝无二话。”

  这绝对是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钟不传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只有一个要求,在四月中旬的有时候有一处高夫球场要拍卖,秩序公司励志要拿下那块地将其改造成游乐奢侈,对于那块地,他们是势在必得,我想要搓一搓他们的锐气,这块地秦氏集团将其拿下。”

  “你说的是江北那块的高尔夫球场吗要拍卖改建吗?”秦子晴正色道。

  现在是什么年代,一个寸土寸金的年代,人家守着地要是放着不卖,短期运气好zf要是往下放款改造,就会直接变现,会是之前的好几倍,若是zf那边无意改造,也可以留着等以后值钱的时候在卖,况且只要自己有了地皮,别说卖,就是自己盖个楼,建个大型游乐园,几年或是十几年之后成本也会回来的。

  做大公司的人,并且有野心跟远见的人,他们做生意,高投资不会像是烧烤店那种,追求当天就要见到效益,他们更多的则是相当于一种投资,一种在未来可以将金钱翻好几倍的那种投资。

  “正是。”钟不传点了点头。

  “可是那边要价很高,而且不是熟人根本没机会拿下。”

  钟不传再次自信一笑:“所以这才是能体现我这个人价值的时候,我若是没点本事,不能给公司创造利益,你挖我也没那个必要,手底下的人也不会服气的,我钟不传就是要让他们所有人看看,我行还是不行!”

  “好!什么时候来上班?”秦子晴非常喜欢这种在自信的男人。

  “做人有始有终,我需要将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递出辞职信,主动离开,因为是迟小娅将我带了出来,我不能说走就走。”

  钟不传就像是赌气的孩子一样,拼了命的想要证明自己。

  另外一头,我到了沈浪家的公司内,顿时让我有一种走错地方的感觉。

  这他ma做的这个企业你能跟一个黑道世家联系在一起吗?

  没看过《那年我们正青春》这本书的人可能不知道沈浪家主修什么专业,那就是做女人香水,护肤品,化妆品等,最出名的就是那套惊喜化妆品,可谓是深受年轻人的喜爱与追捧。

  一个挥刀铁血硬做的竟然是这样公司,我滴天,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

  “老舅哇,你家这个行业有点6啊。”看着全公司女性占了百分之九十的比例画面,我倍感开心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阳哥以后等于说天天跟一大堆美女在一起,那肯定是要比跟一群老爷们在一起上班的强。

  “咋了,赚钱就行,你管它什么行业呀,多少男人卖卫生巾发家的?”原本沈浪是想给我安排在洗浴那种娱乐性比较大的场所,但我干妈瑶瑶坚决不干,最后才弄到这里的。

  不过我不管我在哪,一点不影响我们接下来要的做的事情。

  “你呢,明面上就是我们公司的执行总裁,暗地里呢我让你干啥那你就干啥就完了。”

  “明白。”沈浪拉我过来肯定不是让我当大爷的,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那,这家公司就交给你了,你别当儿戏,这是我们在s海最重要的一家公司,是你瑶瑶干妈亲自点名你才能来这地,不然能坐这个位置的人必须得是十年以上的工作经验。”

  “没问题。”我到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既然人家将我放在这个位置就说明她们肯定做好了我能做好的准备,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行,你今天就去跟你的秘书办理一下入职手续,然后跟大家熟悉一样,然后在往下说。”

  “欧拉。”

  “不过我提醒你一下,接下来咱们可能要与三合会那边一起合作一个项目,那边的领头人是阿文,你切勿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明白吗?”

  “放心。”

  “你先熟悉工作环境吧,我那边还有点事先走了。”

  沈浪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跟阿文合作么……如果不是你,我跟皇妃也不可能分手吧。

  呵呵,我张耀阳这么嫉恶如仇的一个人,你跟我合作,等着后悔去吧。

  就当我阴沉着脸思考的时候,一位穿着ol制服配上黑色短裙的秘书带着一阵清香走了进来:“张总您好,我是您的私人秘书唐糖。”

  “唐糖???”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滴个乖乖,这个世界这么小吗?

  “怎么了嘛?”唐糖微微皱起了眉头,很疑惑我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反应。

  “唐糖你老家是哪的?”凝视着面前这个唇红齿白,出落得干净利索的姑娘我追问了一句。

  “东北哈尔滨的。”唐糖如实回答,口音却没有那边的味道,她的普通话非常的标准,不像有些姑娘说是东北的,但她的东北话听起来的确很垮。

  “你不认识我了吗?咱俩幼儿园同学,我是张耀阳呀,小时候咱俩在幼儿园睡一个被窝,还给你买过冰淇淋,我把自己的卡片都给你了呢。”他乡遇故知,这是令人非常激动地。

  “啊?”唐糖让我说的不好意思了,小脸弄通红:“时间太久远了,我有点不记得了。”

  “你等一下!”我着急忙慌的打开电脑,上了qq,找到一张看着年代已久的照片,那是我们的幼儿园毕业照,上面的我还只是个毛都没长得六岁小屁孩,我指着一个穿着粉色衣服,一笑露出两个小梨涡的姑娘:“你看这个人是你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