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呵呵。”钟不传不满的冷笑一声:“因为我在这里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不传,咱说话讲点良心行吗,我对你不重视的话会将什么都交给你去做吗?”

  “那是你把我当成狗一样在使患着,你重用我为什么不把副总的位置给我!!”钟不传忍不可忍终于是再次吼了起来。

  “我把你当狗??!!”丫丫怎么也想不到钟不传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心更寒了。

  “呵呵,现在说那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丫丫,不妨告诉你,好多人在挖我,我为什么一直都没去,是我将咱们之间的这种感情看得很重,我就觉得咱们自己家人在一起做事,少赚一点无所谓,可你呢,连给我上位的机会都没有,你跟张耀阳是生活好了,麻烦你也得看看你手下的人每天醒来还在面对巨额的房贷之中,我背负着的压力已经快要将我压的喘不过来气了,饱汉子永远不知道饿汉子有多饥。”

  “钟不传你还年轻,就这么着急上位吗?”

  “是,我还年轻,我不着急,但是晨曦家里能干吗!在过几年我仍然没有任何成就,人家会怎么看我,怎么想我,会把如公主一样的天之骄女嫁给我吗!”

  “钟不传我觉得你的想法已经偏激了,我对比晨曦丝毫不差吧?只要我愿意,不仍然要嫁给张耀阳吗。”

  “可是我比张耀阳差!张耀阳有的那些干爹干爹,他有的那些背景,我钟昊延没有!!”钟不传双眼通红,将这些年所有的心里压力跟想法全都说了出来,这些话他憋了太久太久了:“丫丫,我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我对你感恩,也很感激,但是我需要赚钱,我要赚钱!!没有钱,我就是个废人,没有钱,晨曦就会嫁给别人。我一辈子在她们家抬不起头,你知道吗,过年那种连晨曦家里都不敢去的心情是什么,我还没混出名堂,没有脸去见她的父母,你知道我的感受吗,你不知道,你永远都不懂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悲哀。”

  丫丫无言以对,她知道钟不传的压力有多大,但那也仅仅是知道而已,确实无法感同身受,毕竟他们站在的立场不同,在我这边跟钟不传那里如果二选一的话,丫丫可以说只能是自私的选择我。

  许久,丫丫方才开口:“你也别生气,也别激动,我们坐下来好好聊一番吧。”

  钟不传见丫丫没有像往日火山爆发那样耍脾气,他在心里也明白了,这是丫丫准备放弃自己了。

  丫丫这个姑娘如果还能跟你耍脾气,生你气,说明你跟她还有缓和的余地,一旦她变得安静起来,那就是真的不想甩你了。

  钟不传此时此刻也冷静下来,说真的等着真跟丫丫说完要离开的时候,心里没有想象的那样轻松,反而心更加的沉重起来。

  终于丫丫开口了:“我承认我的做法有些自私,但在我看来这或许对你来说或许会更好,你肯定很疑惑我为什么要把这个副总的位置给潇洒,按照真实的能力水平他肯定是不如你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我迟小娅也不是傻子,更不是那种存心看你出丑,看你过不好的人,你想一下,你跟了我这么久,你的生活要是过不好,以后还有敢跟我的人吗?这是其一,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钟不传,你生活过的越来越好,对我迟小娅也不会有半点影响,对吗?所以你过得好,我脸上自然是有光的,你过得不好,我自然是无光的,所以你认为我存心打压你,那是不可能的。”

  “但你确实这样做了,我先阶段需求的东西你无法给我,我管你要理由你也没有给我。”

  “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么,你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怎么都好说,你上来就当着全公司的面质问我,拜托,我是老总,不是你老婆!”

  “是那么回事,昨天我是冲动了,但在那种情况下,我想换做谁,谁心里都不好受吧?”

  “是,我应该要顾及一下你的感受,站在朋友的立场,可是站在决策者的立场,我需要做每个决定都要像每一个人解释的清清楚楚吗?我的决定做完以后,你有任何不满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等到我们两个人下班以后再唠,哪怕是在马路上,在家里,亦或者在饭店里,钟不传有些时候你还是不够稳重,昨天那一点小事情你都可以暴跳如雷,让我以后怎么将更大的重任交给你?”

  钟不传没了声音,在他看来丫丫的这番话并不能让他信服,但他也知道两个人各持意见,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在说下去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干脆沉默。

  “原本我想着这个副总的位置给潇洒,正好可以还了他替张耀阳挡了三枪的这一份人情,同时在公司接下来即将扩大以后,让你去做更高的位置。还有,你不要忘了,如果今天坐在这个位置的人不是我迟小娅,而是皇妃,按照地位,辈分,这个位置坐的人依然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张耀阳的潇洒,有些时候能力固然重要,但里面的人情,资历,更为重要。”

  “呵呵,说来说去,我还不是在替你们还人情,凭什么牺牲我的未来去替你们还人情?袄,难道就是说当初你带我走上这条路吗,可是我这些年来做牛做马已经还给你了,我不欠你了!”

  “钟不传,是不是好赖话你听不明白,就钻牛角尖了!”丫丫对于钟不传这种人也是真的崩溃了,什么话都说不通了,现在的钟不传一心就认为我的能力跟我现阶段拿的工资没有形成正比!

  “别说了,咱们的关系今天就到这儿吧,这里面还夹杂着晨曦,我不想把关系闹的太僵,这是我的辞职信。”说完,钟不传将辞职信放在桌子上转身便离开。

  “工资会一分不少的打你卡里,祝你前程似锦!”

  “谢谢。”

  “贪得无厌的家伙,钟不传你早晚有一天会因你这膨胀的心里吃大亏的!”丫丫非常郁闷的搓着脸蛋子,怎么好好地关系就成了这样!

  “草。”而下楼以后的钟不传对着路边的垃圾桶咣的就是一脚,垃圾桶里的东西瞬间洒落一地,他气呼呼的插着腰,暗暗后悔当初就应该早点离开秩序公司,受他ma那个窝囊气呢!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收拾地面容易吗?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垃圾桶招你惹你了?”一个环卫的老大爷原本都将扫把放进三轮车上准备回家吃饭了,见到钟不传咣的一脚给垃圾桶踹翻在地,顿时不满的嘟嘟起来。

  “我就踢怎么了,我就踢怎么了,你拿着钱就他ma给我扫!”钟不传心里有股火气没地方发,跟迟小娅发,不行,不是对手,跟晨曦发,没办法发,哪里能凶她,当下就把这股无名邪火发在老头身上了。

  这年头什么人最牛逼啊?肯定是老头,人家走在街上哪怕就是闯红灯了也不带正眼瞧你车一眼的,你敢撞吗?撞一下能给你明天的早饭都给你讹哭他。

  而这个老头也是个倔脾气,年轻时的气性就大,面对钟不传挑衅,老头自然是不愿意受那个气的,当下轮着扫把就往钟不传身上扫,那一瞬间仿佛就跟天龙八部里的第一把交易,最强人物扫地僧是的。

  老头觉得,先不管咱谁有理,我是老头,我出手你就得忍着,轮你两下你也得憋着,你敢还手?讹死你!

  可谁曾想,扫地僧遇见的不是乔峰,也不是段誉,而是他ma法力无边的星宿老仙!

  钟不传才不管你那脾气呢,一脚就给老头蹬飞了:“你个老b蹬给你脸了是吗?”

  这老头愣了下,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是个虎b,当下给扫把一扔坐在地上打滚,诶呦诶哟的叫着。

  “老b蹬讹我是吗,哈哈哈。”中部创似疯癫的大笑起来:“我现在满兜比你焦黄的裤衩还干净,你讹我吧,我给你掏一分钱都是你造出来的。

  “打人了,来人啊,有人打人了。”老头可不管你那事,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果然就有大批好事者围了过来,他们纷纷的指责钟不传。

  “你这人怎么打人呢。”

  “老人家你都打还是人吗,大爷你没事吧。”

  “报警,必须报警。”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平日里积极上进的阳光大男孩钟不传此刻竟变成了万人唾弃的存在。

  “一个个的有你们几爸什么事昂?自己家里的事弄清了吗就来管我的闲事,自己一个月月入够养得起自己的老婆孩子吗?啊?是不是一个个都不用工作,闲出屁了都?”钟不传仿佛已经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的一个大死坑了,衡量别人惟一的标准也只剩下钱这个字眼了,再无其他。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一个月挣两千,你一个月挣十万又怎么了,这就是你能打老人的理由吗?”一个姑娘插着腰并不服气钟不传的话,与之针锋相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