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只看见我打他了,可曾看见他先动手打得我?大家都是一个妈生的,凭什么我钟昊延要承受这无缘无故的气!”钟不传冲这人吼了起来,好似将心中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在场的人不了解什么情况根本听不懂钟不传再说些什么。

  现在的钟不传已经彻底放弃这个世界,他感觉全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针对他,每一个……

  钟不传跟这些武林群雄,绿林好汉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警察来了,也没有很好地调节开,老说就说自己难受,非要去医院走一圈。

  而钟不传这股子倔脾气也上来了,你们不是都欺负我么,那行,来吧那就,我就没赔钱,蹲就蹲呗。

  最后老头在医院检查的钱还是警察掏的钱,但是钟不传如果真的不拿钱的话,肯定是要进去蹲的。

  就在双方在不可调节之际,王威陪同刚孕检完事的秦子晴恰巧看见这非常不和谐的一幕,秦子晴挺着肚子走上前问道:“怎么了?”

  而王威看了眼钟不传是在跟老头吵架之后本能的直接出去上车了,凡是跟老人有过节的事情,那是非常容易上头条的,还是躲起来为妙。

  现在这些人也都知道王威有个准媳妇秦子晴,众人见到她也都给她面子,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向秦子晴解释了这一切。

  秦子晴点点头:“这人是我朋友,我可以领走吗?至于赔多少钱,我们都认,你处理就好,处理完给我打个电话。”

  “不用,不用,秦女士你们回去吧,这边我就给办了,不用赔钱,我吓唬吓唬他们就差不多了。”

  “那不行,我朋友也确实打了人家,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秦子晴知道这人说不用赔钱那是看在王威的面子上,可是秦子晴不能领这个情,今天为了这一脚让王威领人家一个小情,以后将会是需要更大的人情来偿还。

  话罢,秦子晴迈步来到老人的家属那边,那边仍然依依不饶,即便秦子晴大着肚子,对面也是没给好脸子看,毕竟你打的是我们家老人。

  你对我们家的人不尊重,我们自然也不需要对你有任何尊重。

  “老爷子身体怎么样?”秦子晴笑容可掬的看着老头问了一句。

  “浑身哪哪都疼。”老头哼唧一声,就差没说这一脚少一万块钱不好使的话了。

  “这样,我们打人了是我们不对,但看老爷子身子骨这么硬朗,估计也没什么大事,您说个数,我们赔钱,成吗?”

  “这是钱的吗?你们凭什么打人,我爸这么大岁数了是该你们打的吗?”一个挺泼辣的女人走上前不依不饶的凶道。

  “姐,我怀孕了,您别凶我,我也不想吵架,一万块钱,行吗?”

  “不行。”

  “两万。”

  “不行。”

  “五万,最多了。”

  “行!”

  这人也是见好就收了,这年头谁踹人一脚值五万块钱啊?本来人家一万就能同意,刚才也是生气顺口回答快了而已。

  并且见秦子晴也属于那种美少妇之类的女人,一身名牌瞅着就不差钱,便随口咬了下。

  当秦子晴将钱抬到五万,并明确表示没有商量的余地之时,他们同意了。

  “不给,让他们抓我,我看看能怎么滴。”

  “闭嘴。”

  秦子晴瞪了钟不传一眼,随后对那个女人说:“账号给我,我现在给你转。”

  “好!”

  “但是,咱们必须当着警察的面说好,一旦这钱我给你转过去了,咱们之间的事就两清了以后就不许在找我们麻烦!”

  “那肯定的,我们最讲理了。”在听到秦子晴认赔偿以后,他们说话的语气都变好了,不再像是之前那么冲了。并且还连连称赞秦子晴是个讲道理的好女人。

  这些人脸色转变之快,让钟不传已经稍微有些扭曲的心里更加觉得,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万能的东西,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与认可,那就是要有钱。

  呵呵!

  出了医院,钟不传仍然一脸戾气:“秦总。”

  “不上班的时候叫我晴晴就行,都是老同学了干嘛那么客气呢。”秦子晴微微一笑,看上去似乎比前一阵子那会的她要善良温柔的多,好似一下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她,身上的皮肤,颜色也都越来越好了,秦子晴为了孩子成功的戒掉毒瘾,并在孕期坚持做一些不损害婴儿的小运动,性格也没有之前那般阴暗了,这个孩子的到来可以说拯救了一个即将堕入深渊的女人。

  “晴晴。”

  “嗯。”秦子晴笑呵呵的说:“吃饭了吗?要不要晚上一起吃个饭?”

  钟不传摇摇头:“今晚答应晨曦要陪她看电影的。”

  “噢,那行,什么时候来我公司呀?我都急了呢。”秦子晴略显娇嗔的说了一句,却让钟不传感觉自己的确被需要了。

  “我想后天去,今天刚从秩序公司辞职。”

  “休息一天也是可以的,正好缓解缓解心情。”

  钟不传摇摇头:“我处在该奋斗的年纪不需要休息,舒服是留给死人的,我想需要一天的时间来消磨贵公司的运营模式。”

  秦子晴一愣,没想到钟不传会说出这样的话,与他之前上学那是截然两样:“钟不传知道为什么我就看好你么?……因为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成功,就冲你的这拼劲,相信你未来的成就要比张耀阳高的高的高,这不是阿谀奉承,这是实话,相信我。”

  “我一定会给所有人证明出我的价值,今天你为了我花五万,他日我给你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这钱不是我为你花的,是我借你的,你要还的。”

  “我……我现在没钱。”钟不传艰难的开口:“我的钱都拿给晨曦装修了,可以从我的工资里扣吗?”

  “哈哈,当然可以。”秦子晴笑了笑:“我之所以让你自己掏这笔钱就是想要告诉你,成年人做事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刚才那些人一定以为他们赚了五万块钱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丢掉的是尊严,有些人在这个世界上将钱看的很重,有些人他将尊严看的比金钱重,你离开秩序公司,我想你是一个把尊严看的比金钱还重的人,希望我没有看错你。”

  “不。”钟不传否定了秦子晴的说法:“我是一个金钱跟尊严同样看中的人。”

  “哈哈哈,好样的。”秦子晴大笑两声:“那就改天在聊喽老同学,拜拜。”

  “拜拜。”钟不传冲秦子晴挥了挥手,从来没有任何时候钟不传感觉有这种被受重视的感觉,真好。

  钟不传决定了,他要为秦子晴拼命,真正的做出一番成绩!

  夜晚,微风徐徐,天色越来越暖和了,当s海各大公司仍然都是挑灯夜战的时候,我却领着众员工从海鲜店干到了ktv。

  唱歌的唱歌,吃果盘的吃果盘,划拳沾公司女同事便宜的沾便宜,喝酒的喝酒。

  “张总,我们敬你一杯,嗝。”众人带着酒气醉醺醺的向我敬酒,并且不是第一个人了,基本上每隔三五分钟就会有不同的人来敬我酒,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将我灌醉。

  “不行了,不行了,喝多了一会找不到家了。”我真的已经多了,屋里的人都快看不清了,之前在海鲜里装b了,我想的是自己是老总不能让这帮手下给我灌多了,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想灌多我,我不想让他们得意。

  但是跟这帮人聊的感觉也是特别的好,在一起开心,自然而然的就喝多了。

  “张总早就听说您海量了,那点啤酒算什么呀,来,喝!”

  我经不住别人的劝说,最后一咬牙:“喝!!”

  “少喝点吧,喝酒伤身。”唐糖满脸通红的在旁边劝了我一句。

  “不碍事。”我不在意的摆摆手。

  “张总,时间太晚了,我男朋友过来接我了,我可以先走吗?”

  “啊,我送送你。”我感觉天色已经很晚了,唐糖从进来ktv之后就一个人在那坐着,明显看出来她不喜欢这种地方却又没办法离开,就在那耗时间,别人都是唱到往我境界,鬼哭狼嚎时,她却困了。

  这样的好姑娘不多了,我也不想带坏她,就寻思送她走吧。

  结果我站起来以后脚下一滑,不小心直接将她给扑倒了,顺便扯了一把她的衣服,兹啦一声。

  她裙子上的拉链让我给拽崩开了,唐糖看着特别瘦,但是胯部那块确实非常的丰满,以至于穿着ol裙子的她让我随便一拽就给拉链上的扣子拽崩掉了,然后里面的那个粉色的小内酷就让我看的一清二楚。

  “啊!!”她惊叫起来,双手连忙捂住下面,可又感觉害羞,于是又捂着眼睛,紧接着又感觉不对,又去捂下面。

  瞬间她便手足无策,就在这时候,我连忙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来给她挡住,可绅士的行为并没有换来她的好感,转身便往出跑。

  “哦吼!”众人因为喝酒的事,此时变得很兴奋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唱你们的歌。”我呵斥一句,迈着步子追了出去,追出去以后看见唐糖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我尴尬的走上去:“我要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