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将晨曦揽在怀里:“晨曦,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秦子晴高价挖我,我已经答应了,你会理解我的对吗?”

  晨曦愣了下,抬头看向钟不传的眼睛:“你真的离开我哥的公司了?”

  “是啊,我在秩序公司感受不到应有的尊重跟一切。而这些秦子晴都能给我,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走呢,之前本来碍着双方都是熟人,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可咱们不好意思人家却是非常的好意思,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这样也好,省的不管我多么努力,你们家人始终会觉得我是靠他们,根本没有证明我自己的机会。”

  “不传,我哥他们那么做我觉得还是有他们的原因的,我希望你别恨他们,我们总归是一家人。”

  “够了。”钟不传出言打断晨曦:“这是一个开心的晚上不想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谈自己家人这种事。”

  “可他确实我是哥,丫丫以后是我的嫂子,我不希望你们中间夹杂着恨。”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懂!!晨曦,别那么幼稚了行吗,现实点!”

  看着额头青筋乍起,双眼通红的像一头野兽的钟不传,晨曦害怕的说:“我害怕。”

  害怕?呵呵呵,钟不传在心里悲愤的笑了起来,晨曦为什么要怕自己,自己根本没对她怎么样,别人害怕自己成长,别人害怕自己的比他们更优秀,晨曦呢……竟然也害怕自己。

  钟不传很费解,晨曦有什么可怕自己的,自己又不会伤害她。

  “害怕就回家!”

  钟不传心里很是难过,又不愿意在多说什么,黑着一张脸率先下楼了。

  晨曦看了眼黑漆漆的四周,她没有感觉s海这座繁华的城市有多美丽,有的只是给人无尽的空虚,看到的只是那些为了上位那些不择手段的人,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不信任。

  晨曦第一次感觉还是校园的时光最美好。

  接下来的日子,钟不传可谓是慢慢的发生了改变,整个人的心智,想法,行为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唯一没变的就是那种要给晨曦过上最好的生活,超越所有人的生活!!

  钟不传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些时候不得不抛开人情。

  他刚上位那几天自然有人不服他,但他什么也没说,满脑子都是在钻研地皮的事,只有将这件事做成功了,他身上的压力才不会那么大。

  背负着要证明自己的事,钟不传整天都不说话,不是泡在公司就是在家里一宿一宿的不睡觉,翻来覆去的研究如何拿下这块地皮,要么就是跟这方面的人吃饭,喝酒,安排他们。

  所有人都觉得,钟不传这么努力,他若是不成功,那就太没天理了。

  秦子晴跟王威为什么如此看重一个没有学历的钟不传,因为钟不传有一颗想要成功的心,一颗为了成功不择手段的心。

  几乎在所有人都觉得他能成功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却愈发的担心起来。

  这一天,正在公司上班的我刚与丫丫那边电话沟通完,唐糖便推门而入,她是一个职业的秘书,那晚事情过后,第二天我们所有人都很完美的避开这个尴尬的话题,都没有再提。

  唐糖抱着文件走进来对我说:“张总,有人找。”

  “谁呀?”

  “她说她叫张念执。”

  “啊,让她进来。”

  “好的。”唐糖点了点头,随即迈着自信的步伐出去了。

  片刻后,晨曦推门走了进来,挽着我的胳膊甜甜的叫了一声:“哥。”

  见到晨曦跟我还是如此的亲,我心里松了口气,钟不传那件事以后我一直都不敢面对晨曦,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今天什么风把我的青春靓丽美少女给吹来了呀?”我笑呵呵的问道。

  “没事呀,想你了呗,妹妹今天请你吃好吃的,哥赏脸不?”

  “呵呵,那必须的,走,想吃啥?”

  “你想吃什么?随便挑哦。”

  “嗯……那就麻辣小龙虾吧。”我想了一下回道。

  “呃……那不是我最爱吃的嘛。”

  “走啦。”宠溺的摸了摸小晨曦的头,领着她就出了公司。

  “老流氓!”不远处的唐糖看见这一幕在心里给出一句评价,那天她知道了迟小娅是我的女朋友,今天又出来一个小姑娘,她不知道是我妹妹呀,按照本能的思想就以为我这种地位的人肯定是那种身边女人超多的存在。

  我跟晨曦去了一家烤肉店,里面又要了一盘麻辣小龙虾,一盘花蚬子,两瓶啤酒,就那么的喝了起来。

  “呦,啥时候学会喝啤酒的?”我差异的看着晨曦。

  “喝酒养胃,偶尔跟同学喝上那么一两杯,嘻嘻,但我喝不了多少,基本也就一杯两杯的。”

  “行,跟新同学好好相处,别让他们以为你隔路。”晨曦是个成年人了,很多事已经不需要我们去管了,她有自己的想法跟思考能力。

  “嗯嗯。”

  我们就那样吃着,喝着,晨曦也不跟我说她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没提,等到吃饭快结束的我感觉差不多了,用纸巾帮晨曦擦了擦嘴角:“看你吃的都成小花脸了,说吧,找哥什么事?”

  “没什么事啊。”晨曦欲言又止。

  “快说吧,你是我妹,我还不了解你么,肯定有事,不说的话哥走了啊?”说着我起身就要走。

  “等一下,还真有事。”晨曦连忙叫住我。

  “嗯?”我点了一支烟,缓缓的吐了出去。

  晨曦的情绪忽然变得很低,我想这才是晨曦现在应该有的情绪,从刚才的吃饭聊天过程中,晨曦一直在强颜欢笑,一个人她是否真的开心快乐,从眼神中就能看的出来。

  心理学上的角度来说,一个人若是她笑起来眼角会出现鱼尾纹,那是真的开心,若是没有鱼尾纹那基本就属于强颜欢笑。就算你的皮肤再好,你真的笑起来,最起码也得有一道印。

  “哥,钟不传自从去了秦氏集团,他……他……他已经好久都没有笑过了,我俩天天在一起,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话,你能想象到现在的这种生活吗?”

  我愣住了,晨曦的话隐隐有怪罪我的意思,也能想象的到一向最缺乏安全感的晨曦面对这种情况时,心里是多么的孤寂。

  “这件事我也很抱歉,丫丫跟铂叔的想法就是给潇洒一个副总的位置,还他替我挡三枪那个人情,并且你也知道,哥就那么几个心腹,坐牢的坐牢,死了的死了,离开的离开,现在就剩一个潇洒哥,他陪我了我好几年,任劳任怨了好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在公司里,他的资历是最高的,应该给他一些属于他的东西了,而且有些事哥一直没跟你说,你太小,里面的事情好多都是你接触不到的事,本来我也不想跟你说的,可今天你跟我聊起这个话题,我就跟你说吧,你哥我现在表面上看着貌似风光,但面临无人可用的地步,你知道吗?”收起笑容,我也挺烦躁的弹了弹烟灰,随后又说:“纵观整个秩序公司,我能相信的,能用的人只有铂叔跟潇洒哥,这是对我未来非常不好的一件事情,台w那边过来的阿文将是我一个最大的对手,人家兄弟成群,我这边能打的只有潇洒哥一个人,所以这个人我必须要重用,而钟不传呢,丫丫的寓意是给他一个更好的位置,就在我们公司扩大以后,目前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给他一个好位置,钟不传我们可以说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也是你的男朋友,怎么可能看他过得不好,他过得不好,也就意味着晨曦你要跟着吃苦受累,那是我这个当哥的不可能看到的事情,说句心里话,咱们兄妹俩的感情你还不知道吗,宁可哥什么都没有,也得给你。但是目前的情况不对,钟不传有才华,有实力,有上进心,哪哪都好,但他有两点非常致命,心智还不够成熟,虽然我也不咋成熟吧,但我身边有个成熟的丫丫,而他的身边是更幼稚的你,你无法在他人生道路上给他做出一些选择,所有的选择,压力,都是钟不传自己在做决定,很有可能会走上一些极端道路,这件事我跟咱爸聊过,他说你的性格有点随杨彩,没办法,这条路走到什么样,只能看钟不传的一念之间,这是其一,其二,说句难听的,钟不传以前跟我是兄弟不假,以前我们一起打仗的时候,钟不传可以说敢第一个冲上前去,那么现在呢?如果对面拿着一把枪指着我,第一个敢为我挡枪的不是钟不传,绝对是潇洒哥你信吗?”

  晨曦被我说的愣住了。

  “知道为什么吗?”

  晨曦摇摇头。

  “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很多人都是会变得,钟不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钟不传,而我也不是当年那个我了,我们的生活,朋友圈,都变得不同了。就拿别人拿枪指着我举例子,如果是钟不传,他肯定不敢冲上去,因为他会想,自己死了,晨曦你怎么办,他年迈的父母怎么办!对吗?他是一个商人,他会在里面权衡这件事做的合不合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