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这么想也属于正常人的想法吧,换做是谁,谁都会这样想呀,毕竟你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所以喽,按照正常的想法,这次上位的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副总的位置都是潇洒哥,论资历,地位,敢为我拼命,只能是潇洒哥,钟不传有大才,以后可以给他更多,他才多大,二十五岁,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很长,他着什么急呢?难道就是单纯的想要为了证明自己?咱家人你还不了解吗?尤其智允小妈,都是嘴硬心软的人,如果她真的不同意钟不传跟你在一起,早就阻止你了啊,之所以没吭声,就是想让钟不传保持这份努力上进的心,当年咱爸是啥啊?不就是一个天桥卖手机贴膜的吗,咱妈也不是在冬天懂得小手通红,抛开明星身份陪他在那挨饿受冻吗,可他们不也活的很开心很幸福吗?她是过来人,所以她比我们更懂得我们现在的处境是什么,相信我,智允小妈是看好钟不传的,只要他肯努力上进,只要我们看见你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而钟不传怎样才能更好啊?那就是你哥我将秩序公司做的越来越强大的时候,手下的人才会越来越好,所以我现在需要的不是有才华的人,而是敢跟我一起出去玩命的人!就如你丫丫姐所说,现在的秦氏集团可能会给钟不传很多钱很多地位,那是这个地位能坐多久?这个钱能拿多久呢?你们思考过吗?说这么多,你懂了吗?”

  晨曦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门道,我都不懂,我光以为就是副总的位置,我就说嘛,我世界上最好最好最好的哥哥跟丫丫姐怎么可能对我们不好呐,嘻嘻,我开心了。”

  “小傻瓜。”

  “哥,可是钟不传现在的状态我非常担心,而且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太拼命了,以至于都没有时间来照顾我,多少次我肚子疼的受不了了,喊他,他就在工作,根本就没听到,后来也就不喊了,他也没看出来我难受,我知道男人在奋斗的时候我需要给他一些时间……可是。”

  “妹妹不用说了,咱们都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想要自己爱的人陪伴在自己身边,这个心情也就只有咱们缺乏安全感的人才能懂。”

  缺乏安全感的人,不喜欢让别人注意到我们,坐车总是坐在角落里,一点小事情就能满足我们。

  我们没有什么远大理想,我们只想过好当下,我们不需要大富大贵,只希望亲朋好友爱的人能够身体健康。

  这种天生心理上的缺失源自于小时候不完整的家庭,如果我跟晨曦从小若是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这种无时无刻需要人陪的心情可能也就不复存在了。

  大家没事可以品一品,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跟父母宠爱长大下的孩子心境就是不一样,这跟金钱无关,纯粹是心里作用。

  就好似有些人怕鬼,有些人不怕鬼。

  晨曦叹了口气:“我希望钟不传能在这条道路上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吧。”

  “什么前行?”

  “砥砺前行。”

  “啥意思昂?”

  “哈哈哈。”

  “你也知道,哥是盲流子,你给我拽文词反应不过来呀。”

  随后晨曦就被我逗笑了,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看着妹妹心情好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心情自然就是更好了。

  一顿饭很快的吃完,下午晨曦还要回学校,而我则是继续上班。

  “多少钱?”晨曦拿着她哈喽kitty的钱包走到前台特别有礼貌的问道:“您好,请问多少钱?8号桌。”

  “这位先生付完了。”前台指了指我。

  “啊?”晨曦扭头娇嗔道:“哥,说好的我请你的。”

  “傻丫头,跟你哥在一起啥时候用你花过钱,走了走了。”

  我搂着晨曦往出走,因为喝酒的缘故就不能开车了,我对晨曦说:“我让秘书送你上学去吧。”

  晨曦摆摆手:“不用,我坐地铁去就行了。”

  “地铁?”我愣住了,在我印象里,晨曦即便不用我送她去上学,最起码也得是打车去,可晨曦的下意识的就是要做铁,说明了什么,她要跟钟不传一起省钱,攒钱。

  “昂,地铁凉快还不堵车多好。”晨曦捋了下耳边发丝。

  “你高兴就好,诶,对了,你刚才说钟不传为了拿地皮一直在努力?”

  “啊?”晨曦立刻捂嘴,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话给说漏嘴了。

  “是高尔夫球场往出拍的那块地皮吗?”我追问着。

  “啊,哥,不传不让我说,但你问我,我也不能撒谎,是那块地皮。”

  “行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哥其实我今天来找你的主要目的就是说,就是说,能不能将那块地皮让给不传,我怕他在这样下去会魔怔了。”

  “回去吧,我要去上班了。”我冲晨曦摆摆手。

  “……哥,拜拜。”晨曦见我没答应她,挺失望的离开了。

  “拜。”

  我给晨曦送到地铁,看见她离开以后,我忽然有些感慨,从刚才晨曦的话语中,以及她用的卡通钱包来看,晨曦依然只是个孩子,还处在那个最幼稚的年龄,本该享受爱情美好的她却让他跟钟不传面对复杂的社会。

  如果说,晨曦不能够很快的成熟,她是无法跟钟不传走到最后的,因为两个人还不是一个阶段的人。

  她们所追寻的理想,梦想,跟现实全都是相冲突的。

  我们错过了青梅竹马,也避开了情窦初开,剩下的日子我只想跟你两鬓斑白。

  这话看上去挺唯美,也很浪漫。

  可话说回来,晨曦在一个最需要被陪伴的年纪却遇上正处在最应该奋斗的年纪,其实挺可惜的。

  如果说钟不传这个时候二十一岁,亦或者晨曦这个时候二十五岁,两个人的以后没准就是好的。

  在晨曦跟钟不传的这场爱情里,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两个人都是失败者。

  晨曦在努力牺牲掉属于她的青春年华,而钟不传正在牺牲掉他所有的业余时间,背着压力,砥砺前行。

  两个人都没有错,只是相遇的时机不对,我越来越感觉到晨曦跟钟不传可能会以悲剧收尾。

  同样的,抛开现实这一方面来说,如果晨曦在某天忽然成熟了,钟不传也意识到生活不只有奋斗,愿意多感受一下身边的晨曦的想法,或许两个人的未来会很光明。

  只不过成长是一件需要付出伤痛的事情,两个人最后怎么了样呢,暂且先不说。

  ……

  一转眼就要到跟众豪神抢地皮的时间了,所有人都在做最后的努力。

  谁能抢到这地皮,谁就可以在公司未来几年的运作里增添一份雄厚的实力,好多公司都看中了。

  这天早上,丫丫化了一个简单的淡妆就要出门,她弯腰穿鞋的时候看着正在沙发上抠脚的我说:“帅哥,沈浪那边的公司这么悠闲的吗?”

  “羡慕昂?不行来给我当秘书,你考虑一下。”我笑着扯犊子回了一句。

  “哎,跟大神比不了哇,小女子得努力,对了,今天晚上我可能晚点回来,晚上不用等我一起吃了。”

  “怎么滴呢?地皮的方案不是已经做出来了吗?不就剩跟那边聊一聊了吗?还拼什么?”

  “不是拼,最近太乏了,报了一个班,晚上去学习一下。”

  “什么班?学什么?”

  “秘密!”丫丫神秘一笑就跑掉了。

  报的什么班还不肯告诉我?这一下就让我非常非常的好奇了,如果丫丫不肯告诉我,那我是怎么问都问不出来了。

  这时,我想起了铂叔,一般丫丫有什么事都跟铂叔商量的,于是我立马穿衣服下楼,开车去了铂叔家。

  刚到铂叔家门口的时候恰巧碰见准备去公司的铂叔。

  滴滴!

  我冲他摁了两声喇叭:“师傅。”

  “我草,你咋来了?”铂叔叼着烟一脸的颓废。

  “咋的了?让小姐给榨干了啊,面黄肌瘦的呢,上哪,我送你过去昂?”

  “我正想找你呢,能不能把丫丫那辆跑车借我开开,我跟那个小姐表白了,今天见家长,我有点紧张。”

  噗!

  拧开饮料刚喝一口的我直接让我给喷出去了:“咋的?表白?见家长???我草,你来真的??”

  “昂,我他ma陷进去了。”铂叔惆怅的抽了口烟,四十五度叫仰望天空,颓废的说了句:“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大哥,咱能不能不扯,那个小姐多大?二十九岁,你让刘婷管她喊啥啊,是姐还是后妈啊?你这老牛吃嫩草啊!”

  “叫阿姨就行,没指望她叫妈。”

  “不是,你咋想的啊。”

  “我不说了么,这就是爱情,你个小屁孩不懂。”

  “对对对,你牛逼,我不懂。”我都要佩服死我铂叔了:“你整不好跟那个小姐……”

  “我静告你,现在不能叫他小姐了,她是你师娘了。”

  “擦,师娘,对对对!”我被我铂叔打败了:“你整不好跟我师娘她爸妈一样的岁数,两个人往那一块坐,你喊啥啊?”

  “喊阿姨,叔叔呗,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我草……”铂叔颠覆了我三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