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小怪。”铂叔淡定的抽了口烟:“我现在就在想,他们能不能把女儿嫁给我。”

  “铂叔你可以的!”我对他竖起大拇指:“那啥,我今天不去上班了呗,陪你过去,看看呗?”

  “我去见父母你去干什么玩楞,滚犊子。”说着铂叔就要下车。

  “哎,等一下。”我叫住铂叔问道:“问你个事呗。”

  “说。”

  “你知道丫丫私底下报了一个班是什么班吗?”我好奇的问道。

  “你媳妇报什么班你不去问她你问我?”铂叔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的回了一句。

  “她不告诉我啊,所以我才来问你,我发现这小丫头现在啥事都跟你说。”

  “这个我真不知道。”铂叔咧嘴笑了。

  “切,你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

  “你等她下班自己偷偷的跟着她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嘛,不过我估计看到以后会绝望。”

  “怎么讲?”顿时我就紧张了。

  “哈哈,不知道。”铂叔大笑一声,背着小手摇头晃脑的走掉了。

  “损塞!祝你今天相亲失败,打光棍一辈子,臭盲流子!”我“恶毒”的说了一句,随后猛打方向盘开车回公司。

  ……

  莉莉入职小姐这一行已经有八个年头了,她来自农村,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嫁给当地小伙,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可是两个人当时毕竟都很年轻,不成熟不说,还没有任何的过日子的经验,在短暂的美好的恋爱期过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在加上她的那个男人整天就是出去玩,泡小姑娘没有任何的家庭责任心,整天回到家就是醉醺醺的,经常殴打自己,忍无可忍后,毅然决然的离婚,孩子归自己抚养。她可不认为那个男人能将孩子给抚养成人。

  但是离婚后的莉莉明显在生活上与物质上得不到相等的满足,在一次好姐妹的介绍下,走上了小姐这条具有减少国内强见案件出现的神圣道路。

  有的人说小姐这一行最好是合法的,毕竟你情我愿的东西,只要花点钱男人就能爽一下,女人也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大大减少了强见的案件,可谓是一举三得。

  当然了,这种不利于祖国建设,弘扬正能量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一如小姐深似海,这一行一干就是九年时光。

  可以说她现在比很多很多人都要有钱,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城市,随便嫁给一个人,也是ok的。

  但她不小心就跟自己的嫖客刘铂好上了,也许正如刘铂所说,这就是爱情吧。

  两个人相约一起见了家长,当刘铂拎着四彩礼来到莉莉家门前管她爸妈叫叔叔阿姨的那一刻,她爸妈直接懵掉了。

  他们知道莉莉交了男朋友,也知道莉莉的这个男朋友岁数很大,当她们在家里明确表示不同意的时候,莉莉还是坚决的给他带回来了,上一段的婚姻就是父母不同意,她毅然决然做的决定,如果这次她的父母还是不同意的话,自己心里这道关就过不去。

  莉莉的父母脸色当时就变了,不过还是给刘铂让开一个身位让他进去。

  当时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的时候气氛非常非常尴尬,莉莉父亲全程黑脸,母亲也是言辞犀利,那种感觉好似就是刘铂跟莉莉谈恋爱,占了多大便宜似的,老牛吃嫩草呗,毕竟莉莉的父母可不知道莉莉是做什么工作的。

  “叔。”

  “你别叫我叔。”莉莉父亲从小就把莉莉当宝贝一样看待,虽然是离过婚还有过孩子,但自己女儿生的好看想找个差不多岁数的完全不是难事,他非常费解为什么要找个跟自己差不多大都能当她爹了的老男人。莉莉父亲冷着脸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四十八。”刘铂如实回答。

  “四十八……就比我小四岁,你跟莉莉谈恋爱,怎么想的?”

  “我认为感情是不分年龄,不分国界的,我会莉莉好的,我会比那些小年轻更懂得知冷知热。”铂叔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当莉莉她爸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倒不是很尴尬,反到给人一种不卑不亢的感觉。

  “我看你就是个大忽悠,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东西拿回去吧。”刘铂现在在莉莉她爸眼里就是个大忽悠,当下便严声喝道。

  “爸!”莉莉不干了,抓着她爸的胳膊一顿摇:“刘铂他不是大忽悠,他是好男人真的。”

  “哼!”莉莉他爸将头扭向一边,态度非常的坚决。

  “……!”刘铂只能尴尬的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然后规矩立正的坐在沙发上,就像是小时候上学那样,老师急眼了,自己不敢动弹。

  气氛一顿僵硬到几点,莉莉只好求她妈:“妈!”

  她妈这才问向刘铂:“你家中有孩子吗?”

  “有一个在上大学的闺女。”

  “那你呢,在s海这边是做什么工作的?”

  “在一家四A级公司当总经理。”

  刘铂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说出总经理三个字的时候,莉莉父母两个人对视一眼,紧接着态度就不一样了,那明显是他ma钓上金龟婿的感觉!

  他们之前并不知道刘铂是做什么的,每次刘铂去嫖莉莉的时候也没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他那时候也怕啊,万一占包了,人家小姐来公司找自己,名声可就臭死了。

  所以说两个人在一起完全是出于真爱,刘铂会疼人,莉莉技术好,会照顾人,两个人一拍即合。

  “哎呀,刘铂都告诉你低调点了,怎么还是把实话说出来了。”莉莉以为刘铂在吹牛b,可眼角的笑意却怎么隐瞒不住,她认为刘铂这个牛b吹得恰到好处,可以的,哈哈。

  “阿姨问了,我就只能回答实话了。”刘铂随意的耸耸肩,那意思我说的是真的,真没吹牛b。

  “棒!”莉莉悄悄的给他竖起大拇指,意思就是让他这样接着往下吹,没问题的。

  “月薪能有多少?”

  “不多,保底也就一万多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