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分手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丫丫一开门还未见人就劈头盖脸的先说一顿,结果见到来人的是晨曦后,立即心里有些失望:“晨曦。”

  “丫丫姐。”晨曦顶着通红的眼睛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怎么了?快进屋。”丫丫拉着晨曦进屋,看着她明显刚哭过的眼睛:“钟不传跟你吵架了?这个不要脸的。”

  “不是他,是我哥。”

  “你哥?他凶你?真的假的。”在丫丫的意识里,我是怎样都不会吼晨曦的,平日里不舍得晨曦掉一根头发,又怎么会给她凶哭呢。

  “他没凶我,丫丫姐你是不是跟我哥吵架了,我今天看见他回家发脾气了,可难受的样子,家里人问他,他也不说。”

  “他还发脾气了?谁给他的脸呢。”丫丫想起这个事就来气,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跟你哥吵架了?”

  “因为……因为……因为我今天去找我哥了,跟他聊了好多。”晨曦在内心挣扎片刻后选择说了实话。

  “晨曦,你岁数小,很多事情你不理解我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为了钟不传的前程去找你哥,但有些时候这种事情只会伤害到你哥,使这件事情适得其反。”

  “我知道了,丫丫姐,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人怪你,你还只是个孩子,你像钟不传这件事,你哥已经不掌管秩序公司,而秩序公司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以公司利益为出发的,这看起来或许有些不近人情,可是这是钟不传选择的路,我们这些人没有理由,更没有义务为他买单,而你哥最宠的就是你,你开口他就很难拒绝,上一次副总那事我想你在楼下应该就是找的你哥吧,你哥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想他是信任我,给我一些尊重,但我最终做的决定让他有些难看,他的心里一直是耿耿于怀的,这就好似在心里点了一下导火索,然而在地皮这件事上你再次找你哥,你哥就会觉得上次已经对不起他妹妹了,这次说什么都要为她妹妹争取一把,所以从小时候都不敢跟我顶嘴的张耀阳今天敢当着那么那么多的人面跟我俩指着鼻子骂,但我却没有动手揍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哥骂你了??”晨曦相当的自责了,要知道两个人在恋爱期间,一个人指着另外一个人的鼻子骂,那结果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分手,不说别人,如果恋爱期,钟不传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自己肯定受不了。

  “骂我了,而且骂的很难听,我们已经分手了。”丫丫自嘲的一笑。

  “丫丫姐,我不是故意的,你们都是在气头上,看得出来我哥非常的爱你,你们别分手好不好,我错了,我让钟不传不跟你们争了,只要你们能好好的。”

  “傻丫头,没事,都是命,也怪自己贱,我就多余管他那么多闲事,乐意咋滴咋滴去好了,越是对他好,他就越不领情。”丫丫带着小情绪的说了一句:“只不过有些话我真是不吐不快,晨曦虽然你还小,但你要学着长大,你今天找你哥说的这些话,等于是在用亲情绑架他,而钟不传则是在友情绑架他,这样他会活的很累,而你,也要必须学着长大,不能傻呵呵的被人利用了,如果你的思想层次仍然停留在我只是个学生,不去思考更多的事情,姐跟你说实话,你跟钟不传走不到一起去。钟不传的思想越来越社会,而你的思想仍然还在原地停留,现实与幼稚之间的差距是阻止你们今后在一起最大的阻碍。”

  丫丫的话很不中听,却是句句都是大实话。

  丫丫不知道晨曦做为二十一岁的这个年纪能不能够听懂,但她做为嫂子有些话就必须要说,不然以后钟不传跟晨曦好不了,自己也会经常跟我吵架。

  晨曦即便在懂事,但她的年纪跟阅历始终摆在那,她就是温室里的小花朵,在没有得到过伤痛的教训之前是无法成长的。

  所以眼下晨曦还是不懂丫丫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只知道丫丫可能生自己的气了。

  而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就一点点验证了丫丫今天所说的那些话,后来的晨曦就在想,如果当时她能够明白丫丫说的那些话的话,恐怕她就不会伤的这么痛了。

  “妈,晨曦呢?”推开门我皱着眉头问道。

  “出去买东西去了。”

  “买什么东西这么久?”

  “我怎么知道,人家小丫头刚才好心好意的去叫你吃饭,你还凶人家。”

  “……!”

  刚在穿上反复想了半天,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火不该发给晨曦,等到晨曦出去以后我立马就知道她干什么去了,于是我穿着衣服就往出跑。

  “这俩孩子闹别扭了?”智允诧异的问道。

  “耀阳这孩子日常抽风,不用管他。”我爸随意的摆摆手,他们也都没当回事,他们比谁心里都清楚,我最疼的就是晨曦,即便吵架,我疼的还是晨曦。

  外面下了,雨非常非常的大,那单薄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失魂落魄,仿佛随时就要倒下一般。

  晨曦非常非常的自责跟懊悔,都是她的出现使得自己哥哥好不容易得到的感情中害的她们分手。

  她恨自己的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想要做些什么,却只能添乱。

  正如她们所说,自己就是个孩子,笨到天真的孩子。

  雨越下雨大,晨曦哭的越来越凶,她哭泣的声音已然被这场暴雨给淹没其中。

  晨曦拿起电话给钟不传打了一个过去:“昊延,你在哪儿?”

  “我在跟客户谈生意呢,先挂了。”正在跟钱总吃饭的钟不传在门口匆忙的挂掉电话以后,推门而入笑呵呵的对钱总说:“不好意思钱总,喝的有点多,去了趟厕所,咱们继续哈。”

  ……

  “昊延我好难过,我想让你陪陪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怎么做都是错,呜呜呜。”晨曦就如同被暴雨璀璨的小草,在风中飘零,她蹲在地上双手环抱膝盖,无助的痛哭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