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点了点头,有些难受的杵着下巴:“吵架了,吵得很凶,还闹分手了,这小子真不来找我了。”

  “不至于吧,他不是挺怕你么。”

  “他哪是怕我啊,他是让着我,可这次里面夹杂了晨曦,有他的宝贝妹妹在,他怎么会让着我呢。”

  “哈哈,你还知道啊。”

  “我能不知道么,我平常是虎了点,但我不傻。”

  丫丫杵着下巴,脑海里陷入回忆,那天晚上,晨曦从丫丫家中走了以后,丫丫看着外面下雨了,就想着给晨曦送伞,结果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见到晨曦在雨中哭的异常伤心。

  丫丫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些过于不近人情了,就当她准备上前的时候,段宏楠的身影出现了,并且将晨曦揽在怀里,丫丫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并不该出现了。

  然后她等了一会儿,就看见我也过去了,丫丫当时心里有些高兴,终于肯舍得来找自己。

  结果发现我只是抱着晨曦离开,并没有找她的想法,她也直接转身上楼了。

  如果那天晚上,自己冲出楼道就站在雨中的话,他见到自己可怜兮兮的样子会不会就心软跟自己和好了呢?

  “还是因为钟不传那件事吗?”铂叔的话将丫丫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唉!”丫丫重重的叹了口气:“可不就是因为那件事嘛,耀阳挺看重他们的兄弟感情,晨曦又是他最疼的妹妹,你也知道,他们老张家总感觉亏待晨曦,副总没给他们,耀阳其实已经跟我有点不乐意了,这次钟不传要抢地皮,耀阳想让我放弃,我没同意,完了我就在大街上大吵一架,骂的都可难听了。”

  “然后你打他了呗。”

  “没打,不是你告诉我的,没结婚之前尽量别动手嘛,怕给他打跑了。”

  “是这么回事,没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女人打自己的,除了刘鹏那个贱b以外。”

  “说真的,我昨天真不如动手了,我要是动手了他肯定就眯着了。哪里还会给他逃跑的机会。”

  “呃……”刘铂闻言一愣:“那你不怕他还手吗?”

  “一点都不怕,而且我还非常确定他不会舍得打我的,顶多骂我两句,张耀阳这个人你可以细细品,面对敌人的时候,在他眼里不分男女,下手真是往死打,但是到了自己这边的女人时,那真是往死宠,就算是错了也是对的,就一超级护短的一个人,而且吧,他这个人将面子看得不是很重,你越是欺负他,他心里就越开心,我从他上中学那会就看出来了,估计是小时候杨彩不在他身边,他缺少一份母爱,所以越凶的女人他其实越喜欢,反倒越乖巧的女人,对他的吸引力没有,不能说他这种人贱,只能说他缺少一定的母爱。”顿了顿,迟小娅扭头看向刘铂:“铂叔,你就说说哪个男孩子从小到大没被妈妈打过,凶过的,你们还手了吗?”

  “是这么回事啊。”刘铂忽然想起当初自己没事就在办公室跟皇妃聊天时候的那样子。

  那时候皇妃对张耀阳的评价就是,该给面子给面子,该凶的时候凶,但哪次也没见皇妃跟张耀阳凶过,每次要凶的时候,耀阳就比她更凶,然后后者就没动静了,乖乖的。

  这么一看,张耀阳还是喜欢能在气场压住他的人。

  “还是你了解张耀阳。”刘铂由衷的说了一句。

  “我能不了解他吗,初一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才多大啊,十三岁,而且在他最关键的成长那几年里,我对他的影响最大,我给他吃的透透的。”

  “那你还担心什么,这孩子现在就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跟你赌气呢,等着钱花没了自己就回来了。”

  “哈哈,是这么回事。”迟小娅突然就开心了:“铂叔,我们说正事吧,关于地皮的事。”

  ……

  晚上五点,迟小娅与潇洒哥两个人会见了大名鼎鼎的钱总,钱总这个人最好酒,上了酒桌以后三个人不谈工作,一顿猛喝。

  “钱总,咱们是不是可以聊聊地皮的事了?”丫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不着急,这才哪到哪,谈工作得是酒过三巡,这第一巡还没到呢,来,把白酒给迟总满上。”钱总看了眼身边的秘书说道。

  “我来,我来。”潇洒哥连忙站起身子,恭敬地给钱总倒上一杯,随后又给自己跟迟小娅倒了一杯。

  “那就干了呗?都说迟总女中豪杰,今天我必须见识见识,呵呵。”说完钱总率先将二两一杯的白酒直接干掉:“爽,哈哈!”

  “干了。”潇洒哥也将白酒给干掉。

  迟小娅今天亲戚来了,不适合喝酒,这个时候若是喝酒无疑对身子的损伤是巨大的,但为了公司有些时候不得不牺牲一下自己,迟小娅看着满满一杯白酒,咬牙就要干。

  “迟总,我来,呵呵。”潇洒哥连忙摁住迟小娅冲她摇摇头,紧接着自己端起酒杯笑呵呵的对钱总说:“我们迟总这几天身子不方便,这白酒我替她喝了,还望钱总能理解一下。”

  “我不能理解,如果迟总的身子不方便的话,那咱们改天再约。”说着钱总起身就要走,这意思就是你不拿诚意,不能满足我最大的喜爱,那咱们就没有必要谈了。

  你不是不喝酒么,不好意思,有的是人抢着要跟我喝酒呢。

  喝酒不喝尽兴,ok,拜拜!

  “别别别,钱总,您看,我们迟总平常真的是海量,喝酒简直是公司无敌,但今天确实不方便,这样,我连干三杯您看看,我们肯定是诚意满满的。”

  说着潇洒哥不由分说的连干了三杯,当时就感觉嗓子眼里,胃里一阵火烧的难受,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脸上仍旧笑眯眯的说:“钱总你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对瓶吹一个。”

  钱总没说话,潇洒哥嘎嘣拧开一瓶新的白酒,然后对嘴就吹!

  “好了,迟总是个姑娘我也就不为难你了,这酒不喝酒不喝吧。”

  “谢谢钱总的理解。”丫丫感激的看了眼钱总,随后非常非常疑惑的看着潇洒,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亲戚什么时候来?自己并没有跟他说过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