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本来钱总以为丫丫来找自己是想确定这块地皮的事,奈何她突然宣布放弃,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

  “是的,钱总,我宣布放弃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里面涉及的利益不是几块几十块,也不是一万,十几万,而是上亿元的项目,能让你们公司腾飞的项目,你就这么放弃了??不妨告诉你,这次我们的选择是你们秩序公司。”钱总实在搞不懂这个丫丫做的决定是什么。

  “钱总您先听我说。”丫丫淡淡的笑了笑,捋了捋耳边的秀发:“本来我们秩序公司呢对这块地皮是势在必得的,而且能够得到钱总的认可我感觉比拿到地皮还要开心,只不过呢,那天我们吃完饭以后我突然看见我男朋友的一句话,让我一下子明白一个道理,有些时候亲比金钱来的更为重要,钱没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赚,情没了,就是一辈子,我不想因为这次的项目而错过我的男朋友,对于我迟小娅来说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得到的是什么,在我男朋友跟金钱之间取舍,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我的男朋友。”

  “我怎么有点听不懂,你男朋友说了什么话?”

  “他说我那几天身子不舒服说什么都不让我喝酒,回去之后我就在想,如果那天我们一对一单独见面,我没有带着庞佳俊过去的话,你说你让我喝酒,那我肯定喝,但我男朋友来了,他一定不会让我喝,哪怕地皮项目没有了,哪怕得罪您,他也不会因为金钱跟我的身体开玩笑。是他忽然让我明白了,做人,有时候要感性一些,要大于理性,我很爱他,之前我们就因为这个事而吵架,我不想跟他吵架了,我的爸爸告诉我,家和万事兴。而秦氏集团的钟昊延是我的准妹夫,我不想因为目前这短暂的利益而破坏这个和睦的家庭。抱歉,钱总。”

  钱总听完后,说道:“可以你的那个准妹夫确切的说他在抢你的生意,是他在破坏你们家庭的和睦。”

  “他是晚辈,我是他长辈,长兄如父,长嫂为母,孩子们不懂事,我不能不懂事。”

  “漂亮,好一句长兄如父,长嫂为母,你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没办法,女孩子始终要比男孩子更早熟一些,我男朋友因为这件事跟我吵得都要分手了,我不能失去他,还望钱总理解。”

  “好,这一次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么我挺好奇的,这一次你让着他们了,那么下一次,如果他还要剥夺你们的利益怎么办?”人都是八卦的,钱总也不例外。

  “钱总,这是我们家里的事了,就没办法跟您说了,呵呵。”迟小娅委婉又不失礼貌的像钱总表达了我家里的事跟你有个屁的关系这句话。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

  “希望我们下次能有机会好好合作一把。”

  “我很欣赏你们,我也很期待。”

  钱总与迟小娅握了握手,随后迟小娅便带着潇洒哥离开。

  “丫丫,说真的,你这次放过钟不传,那下次呢,如果他还针对你怎么办?”

  “他帮我,我帮他,他不帮我,我还帮他,我帮他,他毁我,那我就真干他了。”丫丫特霸气无比的甩了一句经典语录。

  潇洒哥挠了挠脑袋有点被这句话绕蒙了,回味半天后立马追上丫丫像个太监是的嘿嘿一笑:“丫爷霸气啊,回头咱俩发个短视频,就录你这句话咋样,我觉得你要是在化一个暗黑系的妆容肯定老酷了,吸粉无数。”

  “不玩,我现在的生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当个普通人挺好,丫爷的巅峰留给后面那些小辈去超越吧,哈哈。”

  “丫丫我发现我越来越迷恋你了,签个名被。”

  “签后背呗。”

  “欧拉。”

  两个人扯着犊子前往小型会场,基本上这个小型会场就是钱总安排各个公司的领导坐在一起吃顿饭,商场讲究的是买卖不成仁义在。这次虽然合作都没能成功,但是以后合作的机会还是有的是的。

  毫无意外,在秩序公司宣布退出以后,钱总将地皮卖给了钟不传。

  钟不传终于是如愿以偿的松了口气。

  “钟总,恭喜恭喜。”

  “钟总以后我们要合作一把呀,恭喜。”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自己没希望,秦氏集团得公司实力雄厚,我们根本比不了,呵呵,还望钟总以后提拔一下喽。”

  桌子上的那些领导人纷纷表露出失望之情之后,顿时对钟不传阿谀奉承着。

  “一定,一定!”

  钟不传从这一刻开始飘了,因为这单声音谈下来以后,他不仅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秦子晴将会给他分一套房子,配一台奔驰,以及奖励一块七万多的劳力士格林尼治型的手表,可谓是走上人生巅峰了,在他这个年纪能达到如此的成就,屈指可数!他怎么能不骄傲,几乎家里所有的人都为他感到骄傲。

  如果换做以前,丫丫肯定也是为他感到非常高兴,但不知道怎么的在桌子上看他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打心里就烦,并且钟不传刚才在桌子上为了表示激动跟感激之情,每个人都敬了一杯酒,并明确表示以后要合作的话,唯独没有跟丫丫喝酒,两个人仿佛不认识一般。

  这样的做法给丫丫的心都弄伤了。

  “潇洒哥咱们走。”丫丫起身就走。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潇洒哥嘴里小声的骂了一句,非常不爽的跟着丫丫一同离开。

  “呦,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秩序公司的迟小娅迟总吗,怎么这么着急走,难道看到我亲手打败你们,心里不爽了是吗?”钟不传小人得志的声音从丫丫身后传来。

  丫丫顿了下,微微一笑,随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一个大公司的老板就这么点肚量吗?跟我喝杯酒庆祝一下都不行吗?”钟不传舔着嘴唇吊儿郎当的讥讽道:“是不是后悔没有让我当你们的副总呀,而是选了这个废物!”

  钟不传猛地一指潇洒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