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ma……”

  “潇洒哥!注意素质。”丫丫将暴走的潇洒哥给拦住,随后微微一笑,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冲着钟不传说道:“恭喜你,秦氏集团的钟部副总,为你今天的成就感到高兴,真的。”

  “呵呵,我看你心里是酸的不行了吧,是不是超后悔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利坑害我的未来,告诉你,今天我狠狠地打了你们的脸,以后我更会将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全部打脸,包括你们秩序公司在内,并且在以后我也会好好针对你们一番的,不当对手你永远不知道我钟不传的能力有多高。”钟不传贴在丫丫耳边小声的说道。

  听着钟不传的这番话,丫丫不屑地笑了,这酒也就没必要喝了,而是直接倒在钟不传的脸上,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要走。

  “你这娘们找死呢吧。”钟不传身边的一个小员工连忙抓住拍马屁的机会冲着丫丫就嚷嚷一句。

  “小娘们是你叫的吗?”潇洒哥一脚给那个人蹬桌子下面瞪着眼睛凶道。

  “潇洒哥,别闹事,我们走。”丫丫抱歉的看了眼钱总,后者摇摇头示意没事。

  “……!”潇洒哥用手指指了指钟不传,咬牙切齿的离开了。

  “钟总,我去教训他们。”被踹倒在地的青年就要往出追。

  “回来,他们不过是气急败坏而已,呵呵。”钟不传抹了把满是啤酒沫子的脸,脸色阴晴不定!

  “这个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你刚刚就不该拦着我,让我揍他一顿。”上了车,潇洒哥咣的一摔车门气呼呼的说道。

  “钟不传惹你,我的车又没惹你。”迟小娅相对来说就显得淡定多了。

  “大姐,你不生气吗?啊?看看他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还挨个敬酒,之前为啥就故意不敬咱们酒啊,非得等到咱们走了才过来讽刺两句,你刚才往他脸上甩那啤酒真他ma解气,你当时就该告诉他,是咱们让给他的,看看啥表情。”潇洒哥气的肺都要炸了,就没见过这种人。

  “我咋不生气呢,也生气,但更多的还是比较淡定,因为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钟不传这种人我太了解了,现在你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等到时候若是知道了这是咱们让给他的,他就会觉得我们是在施舍他,这种自尊心极强且性格扭曲的人,知道真相后,不仅不会感激我们,反而还会觉得我们把他当要饭的在施舍他,他不就是想要证明自己么,那好了,现在成全他了,又怎么样呢?日子不还得照常过?”

  “主要咱们这是吃力不讨好啊,这一下钟不传那边没落下好,公司的人又得罪了。”

  “可是耀阳会记得我的好呀,这就够了,还有什么比爱人一句关心的话更重要?是吧,嘻嘻。”

  潇洒哥顿时无语了:“啊,弄了半天你是让那天一句关心你的话给暖到了呗。”

  “是呀,我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这几天跟他吵架吵的我心情挺不好受的,算了,让他一次吧。公司那边我会回去亲自给他们道歉,咱们在找个别的项目就完了。”

  “哎,行吧,太来气了。”

  “气性别那么大,容易伤身。”

  “丫丫。”

  “嗯?”

  “我其实挺佩服你的,这要是我肯定气死了。”

  “我也生气啊,我不说了么,但我了解钟不传,今天这反应意料之中,以前上学那会,张耀阳在有一段时间内成为学校的众矢之首,所有人都说他是坏小子,老师,父母都让自己家的孩子远离他,你猜钟不传怎么着?”

  “他不能远离吧?两个人当初的关系那么好。”

  “钟不传直接就不跟张耀阳玩了,后来还是张耀阳犯贱,看钟不传挨打没忍住冲上去了,两个人的关系才又好了,那一次就差点崩了,所以呀,这人呐,三岁定八十,性格是没办法改的,这次算我看走眼,不过更可惜的是晨曦那个姑娘了。”

  “那咋办啊,这种人咱们赶紧说啊。”

  “说啥啊?你可别说,我也别说,咱别多那个嘴,这他ma一个副总,抢个地皮,你耀阳老弟都敢指着鼻子骂我了,你要是再说那么多,不定觉得咱俩咋回事呢,到时候哎呀,你迟小娅咋那么坏,不留好心眼,拆人家情侣呢,这两次的事我可长教训了,咱别管那个闲事,就让时间去给出最好的答案。”迟小娅仿佛伤透了心,也看开了很多事情,并且进行过深深的自省,是不是有些时候自己太多管闲事了。

  “丫丫呀,我觉得你这么想不对,你该管还是管,正如你所说的,性格是没办法改变的,你就是一愿意打抱不平的女侠,遇见事你不管在给脸上憋出痘痘来就不好了,你想啊,耀阳没脑子,重感情,你不能跟他一样,必须要冷静,睿智一些,你看看今天钟不传的反应多她ma打脸,这要是耀阳知道他这b样,说啥不带把机会让给他的。你是对的,你要保持你的风格,就算全世界不同意你丫丫的说法跟做法,你丫丫根本就不在乎全世界的看法!时间是个好东西,真的。”

  “潇洒哥我发现你说话越来越中听了!”

  “那必须的,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讲真的,最开始你来秩序公司,我其实很不爽你的,你知道我跟皇妃之间的关系,那真是亲兄妹,可是随着时间接触久了,你这个女孩儿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潇洒哥骚包的一抹头:“咋样,啥时候跟我耀阳哥分手考虑考虑我。”

  说完还挺骚包的抛两记眉眼,丫丫自然也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行呀,你脸上啥时候没有坑了,我啥时候考虑你。”

  “我这不叫坑,好嘛!”

  “那叫啥?痘痘?包?”

  “我这叫男人的深度。”

  “哈哈哈!”丫丫没心没肺的大笑着:“你的深度跟你长度是一样的话,我还是不喜欢啊。”

  “切~伤自尊啦。”

  “不闹了,你给我订一张去丽江的机票,我去找张耀阳。”丫丫上了我的微信,看了我买机票的记录,知道我是去了丽江,她决定去找我,我向丫丫低头低了这么多次,丫丫偶尔第一次也没啥嘛。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