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皇妃就那样隔空对视着,无视掉周围的所有人。

  “一百万!!你疯了吗,我勒个乖乖。”姑娘赶忙拉着我的手,然后冲大家尴尬的解释着:“不好意思各位,我朋友他喝多了,随口胡扯的,大家别当真,别当真。”

  说完还小声的对我说:“坐下,赶紧坐下,咱别丢人了。”

  是的,姑娘不会相信我有一百万,更不会相信我会拿一百万点一个夜场唱歌的姑娘,拖鞋女神虽然生的好看,但咱有一百万的话,票一个一线大明星都没啥问题吧?

  众人也是发出一阵讥笑声:“兄弟,你这是喝多少假酒呀。”

  “快坐下吧,行吗,别捣乱了。”土豪哥也是无语的冲我说了一句。

  还好这帮人的态度都很不错。

  “大哥,我求求你,咱别说醉话了,快坐下吧。”姑娘一个劲的拉我。

  “我没喝多。”我固执的看着皇妃,特失望的说:“如果你愿意这样糟蹋自己的话,我他ma出一百万,今晚就点你了!!”

  这俩人认识?一时间所有的疑惑充斥着每个人的心头。

  这时,刚刚那个主持人走到皇妃耳边问道:“拖鞋女神你们认识吗?”

  皇妃摇摇头,一脸的冷漠:“不认识,可能是喝多的醉汉吧。”

  “好,我我明白了。”女主持人拿着麦克风笑了笑,奔着舞台往前走了几步:“哥们,你喝多了,快坐下吧,我们的竞拍继续哈,有没有比土豪哥十一万更高的了?没有是吧,那今晚咱们订曲的人就是咱们的土豪哥,掌声走一波。”

  “你他ma是聋吗,老子出一百万,包她!”我愤怒无比的吼着。

  “兄弟,你这是要找茬了。”土豪哥脸色不悦了:“行,你不说出一百万吗,我让给你,你出吧,我们看着。”

  “让开。”我甩开姑娘的手,挤开挡在我面前的人群,一步步的走到舞台上,眼睛死死的看着皇妃:“堕落了呗。”

  皇妃目光闪动,久久不语。

  主持人挡在我面前:“哥们,你是认真的吗?”

  说话的同时,夜场的保安也都围了过来。

  “一百万,我他ma点名睡她,拖鞋女神!!”

  我伸手指着皇妃,话说的特别特别难听,我想这种话在皇妃耳朵里就是一种侮辱。

  “哇,牛b兄弟!!”

  “霸气!!”

  这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观众们开始起哄,吹口哨。

  睡拖鞋女神是多少人的梦想,他们都不敢说,我却张口给说了出来。

  而且,这些人虽然都把拖鞋女神当女神看,但是更多的人心里还是不屑的,女神是什么?不就是有钱人的经壶。

  “哥们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从后台出来一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经理,他面色不悦的对我说:“来这里玩的都是我的朋友,但你要是存心捣乱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呵呵。”我不屑的冷笑起来:“怎么,是你们说的竞拍,我出钱不行?”

  “你就是出一千万,抱歉,我们不收,可以吗?我想你喝多了,该回去休息休息了。”

  话音落我这边围过来好几个保安就要拽我出去。

  “抱歉大哥,我们自己走,别拽别拽,不好看。”

  这名姑娘还挺讲义气,这时候还知道过来拉我一把。

  “都他ma给我松开。”我奋力甩开这几名保安,又试着往前走了几步:“皇妃你就真的选择堕落了是吗?你他ma就心甘情愿为了区区十万块钱陪这帮b杨草的喝酒睡觉吗!!”

  我这话等于给全场都骂了一遍,刚刚还都支持我的人顿时所有人都不乐意了,土豪哥带头:“这小子她ma哪来的狗东西,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在不给他撵出去,我们就要揍他了。”

  “闭嘴,你是你ma呀!”我回头冲着土豪哥骂了一句。

  “给我干他。”土豪哥也不废话,拎着啤酒瓶子就往我这边砸。

  “我去你ma!”我也直接从台上跳下去一把搂住土豪哥给他摁在桌子上狂揍,几下这货就让我打的满脑袋都是血。

  呼啦啦!

  咣的一声,我的周围立马围上来一群人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有扔果盘的,有砸啤酒瓶子的,还有轮凳子的,场面陷入一顿混乱之中。

  夜场的保安就在这时也轮着橡胶棒子往里冲,各种瞎干,场面非常非常乱。

  “ma了个b!”经理气够呛,转身回到办公室拎着一出沙喷子出来对着棚顶隔空开了一枪。

  砰!

  棚顶的吊灯瞬间碎了一地,所有在场的人全都停止了动手。

  “在他ma给我闹下去我给你们都崩了信不信?”

  能够在这里开夜场的人本身能量就很大,而且这边山高皇帝远,客人更是杂七杂八,像今天这场混战的场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当沙喷子拿出来以后所有人都老实了。

  经理喝道:“这里有一个算一个,但凡刚才动手的全都她ma在这里,今晚的店不开了,必须全都给我索赔,包括今晚的应该拿的利润,咱们她ma好好算一算,算不明白谁都别想走。”

  几个服务员立刻将门给关上,所有人都没有了戾气。

  “完了完了怎么办啊。”

  我身边的这个姑娘有点害怕,她将我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才看见我满脸都是血,但我的目光依然看着皇妃,我想看看她心里是否会有心疼。

  “经理,我们不想在这里闹事,是这个小子先挑衅我们的,多少钱我们认赔,但你必须给我们个说法。”

  土豪哥更惨,大门牙让我干丢俩,说话呼呼漏风,也是一脑袋血指着我说道。

  “今天赔偿里面,这小子赔偿占大头,你们还她ma要说法,要个几爸说法,我都不知道管谁要说法呢!草。”

  在牛b的肖邦也弹走不出哥的忧伤,在牛b的混子在枪面前也都老实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计算着赔偿,各种赔呗,然后这帮动手的人都认了,土豪哥有钱,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出钱的时候心里也痛了。

  就这些钱来说,上哪玩个明星都行了。

  但他心里平衡着呢,因为他出了二十万,我这边最起码要出五十万!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