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劲,这他ma拖鞋女神没票明白,往里搭了几十万,真晦气,以后再也不几爸来了。”土豪哥挺碎嘴子的离开了。

  许经理也没跟他较真,毕竟后者赔钱了,嘟囔几句抱怨两下也是正常的。

  “皇妃呢?告诉你们,今天不让我跟她见面我说什么都不会走的!”

  “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拖鞋女神拦着我,我肯定弄死你。”许经理瞪了我一眼,招呼一声那些保安他们便离开。

  “都别给我走,站住!”我狼哇的叫着。

  “别叫了,你还是那样,脾气上来了,谁都拦不住。”皇妃缓缓地从后台走出来,然后很自然的挽着我的胳膊:“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喝点吧。”

  我愣了愣,结巴的回了一句:“好。”

  她挽着我胳膊往出走的动作如同当年一样,忽然间我是那么的怀念这个动作,让我想哭。

  出了门口的时候,买票姑娘跑了过来神色紧张的问道:“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皇妃以为这是我女朋友下意识的就要将手给抽出去,却让我一把摁住不让抽离:“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没事,就那几个虾兵蟹将能拦住我么,呵呵。”

  “那就好。”姑娘松了口气。

  “我以为你刚才会生我的气呢。”我笑着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放在嘴里,却找不到打火机,索性也就没点。

  “你是为我好,想让我先离开,这点道理我还不懂么,看到你没事就行了。”姑娘看了眼皇妃挽着我胳膊的手:“原来你们两个人真的认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今天认识你还是很开心的,有缘再见。”

  “拜拜!有机会在让你睡我。”

  “好嘞,哈哈。”

  姑娘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皇妃嗔怪我一句:“你呀你,到哪都是那么招风。”

  两手一摊:“没办法,这就是长的帅的烦恼。”

  夜晚一阵风吹风,我侧面看了眼皇妃的容颜,她还跟以前一样,显得那样平静。

  “我们……似乎分开好久……又似乎……分手还在昨天。”我无限伤感的问道:“分手之后你过得还好吗?”

  皇妃抿嘴一笑:“除了你,以后遇见的人都是将就。”

  “这就是你堕落的原因吗?”停住脚步我的眼神带着怒意。

  “堕落?怎么讲?”

  “十万块钱让人点歌,陪人喝酒。”

  “这算堕落吗?你可知道以前我为了公司跟多少人喝酒应酬吗,那不是一样的,我又没跟他们怎么样,再说,我就算跟他们怎么样了,貌似跟你的关系也不大了吧。”

  说到这里我就更生气了,完全忘记刚才已经没有打火机了,于是重复了一边抽烟的动作。

  皇妃从包里拿出一个zippo打火机凑到我嘴边:“抽吧。”

  我狠狠地裹了几大口烟似乎是得到发泄般的满足一样,方才问道:“你告诉我,当初我去台w找你,为什么不来见我,为什么??哪怕你就是爱上别人了,是不是可以跟我面对面说个体面地分手?分手应该体面!电影白带你看了吗!”

  “那我问你,当初在三亚你为什么怕死不敢来救我,而是报警?”皇妃似乎也不想忍着了,将心里的怨气给说出来:“如果当初你能来找我,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你说啥玩意?我没来找你?我草了,我跟潇洒哥好悬就他ma让死在沙滩上了,阿文一枪干穿我的身体,三枪崩了潇洒哥,我们她ma没来,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我将自己的上衣给脱掉,身上那一道令人亥目的伤口完整的呈现在皇妃面前,惊愕着她的内心。

  “什么……”

  “当时阿文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并且明确声称不能让我们报警,我们害怕你跟柳儿会出事,就两个人过去了,结果差点死在那,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的船开走却没有任何办法,之后我就昏死过去了,当我再次醒来已经在三亚的医院,随后转到哈尔滨市的医大二,等我差不多能出院伤口还没好利索的时候,我拉着沈浪第一时间就去台w三合会找你们,结果呢,柳儿怀了阿文的孩子,你死活不肯见我,直接就说分手,我真他ma醉了,到现在你竟然说我没找你??你玩呢!!”

  越说我越就气,看着地上的矿泉水瓶子咣的一脚就给踢飞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他ma身上的伤口你看不见?”我凶恶的指着自己的枪口:“感情你什么都不知道呢?呵呵呵。”

  “我真的不知道啊,当时阿文他们告诉我你直接报警了,所以他们才直接逃跑吧,而且我人抓了以后你不仅没来找我,还跟迟小娅处对象了,就在你来台w找我的第二天,我自己偷摸跑回哈尔滨的时候在楼下看见你跟迟小娅在一起了,你怎么解释?”

  “我他ma给你打电话不接,直接挂断,发短信不回,我明确说了我在那里等你,你跑了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你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等你,阿文说啥你信啥,他她ma是坏人我是坏人??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他说的话你就信,你是猪吗?没长脑子吗?没长嘴吗。不会问吗,啊!!潇洒哥,你姐,我爸,我妈,这些人哪个不知道真相,你为什么不问!!”

  到了现在我跟皇妃都知道了,当初就是因为误会而分开了,皇妃整个人都懵掉了。

  她在这件事里感觉自己是被欺骗了,被自己的亲妹妹柳儿给欺骗了,如果不是柳儿给看的那些照片,不是柳儿说我没来,她又怎么能相信。

  “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是怎么回事?”皇妃从手机里拿出令她耿耿于怀的照片质问我。

  我看着照片更气愤了:“这他ma是啥时候照的照片,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我明确告诉你,我是从台w回来以后你不要我了,我才跟迟小娅在一起的,之前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我说她ma几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