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忽然就咧嘴笑了起来:“叔,你儿子要有你这两下子他就算起来了。”

  “呵呵,往后看吧,记住我的话,这个家里,你不许在踏足半步,除非经过我的允许。”

  “……我们走。”阿文没有理会我爸的话招呼他的兄弟们离开了。

  裤衩子非常不解的走上前问我爸:“耀阳的公司不是跟阿文合作了吗,你刚才对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耀阳这性子嫉恶如仇,你认为他会甘心忍着吗?早晚会有爆发那一天。”

  “你让你儿子跟他拼?乖乖,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生活,不知道你这个当爹的怎么想的。”智允挺无语的说了一句。

  “难道你们认为沈浪找我儿子过去就是为了当他那个公司的执行总裁吗?”

  赵心等人闻声一愣。

  ……

  楼下,被抽的满嘴是血的阿文接过一青年递过来的水瓶子漱了口水,呸的一声吐在一旁的花园里,嘴里嘀咕着:“这个张浩有点猛,你们最近没我的命令都别来这里瞎溜达了。”

  “他有什么猛地?不就有把枪么,多个几爸呀。”青年不屑的撇撇嘴:“文哥也就你刚才吱声了,不然说啥我得跟他对冲一下子。”

  “你不知道这个人在曰本非常出名。得,跟你说这些也没用,先上车吧。”阿文挺想念柳儿的向窗户那看了眼。

  “文哥就算这个人挺牛b的,可刚才他对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张耀阳要跟我们拼,他当爹的咋还提醒咱们呢?”青年特费解的问道。

  “他不是提醒我们,而是静告我们。”

  “什么意思呢?你怎么越说越糊涂了呢。”

  “你们不需要懂,以后的合作里,你们能尽量不惹张耀阳就别惹他,尽量别给他找咱们麻烦的机会。”

  随后一帮人消失在夜色当中。

  另外一边,海景别墅门前停着一辆奔驰轿车,旁边是几百平米的绿化草坪。

  钟不传意气风发的搂着晨曦:“怎么样,这是我们的新家,喜欢吗?”

  “这个是公司奖励你的?”

  “嗯哼,我替他们拿下两百亿的项目,奖励我一个别墅跟轿车,不过分。”

  “多少??两百亿??就那块地皮值那么多吗?”晨曦惊愕的捂着小嘴,震惊的无以复加。

  “现在不值,但以后一定会值!”钟不传双眼放光的说:“晨曦咱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你等着我,在努努力,等你毕业为你办一场全国瞩目的婚礼,呵呵。”

  “不传,我不需要全国瞩目的婚礼,我只需要你能在我身边,一家人和和睦睦,哪怕住的是我们之前那个小房子我也开心。”

  “行,都听你的,但男人一定要有上进心,哦对了,晨曦,咱们之前的那个房子你该装修还是装修,不过要装修的更豪华一些,这个别墅我们只是暂时在这里住,等哪天我跳槽了,人家可是还要收回去的。”

  “你还要想着跳槽??不传,你都已经坐上这个位置了,怎么还想着跳槽呢。”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区区的秦氏集团只是我人生中第二块跳板,我仍要不停地学习,不停的跳槽,我才有更大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一家私企年薪两百三十万挖我了,但我没去,也没拒绝。”

  “秦氏集团属于国企,他给你的年薪一百多万,其实也不少了。”

  “都一样,现在追求的都是发展,哎呀,我的事你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赚钱的事我来考虑,你考虑的就是怎样过无忧无虑的日子即可。”

  “不传,你真的很优秀。”

  “呵呵,我让迟小娅她们明白,损失我将会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咱们始终是一家人,不传,别恨他们了。”

  “呵呵,不会,为了你,我也不能怎么样。”

  “嗯嗯,不传你真好,晚上我一起去看电影呗?这么高兴地日子值得纪念一下。”

  “今天晚上恐怕不行,我约了一些其他公司的老总谈合作,改天吧,来日方长,在我们最该奋斗的年纪,我不能因儿女情长耽误了,好了,我先走了,诶,对了,这台奔驰车你开着去上学吧,我打车去就行。”钟不传在这个时候还是对晨曦非常好的,有什么好的东西第一时间都想给她。

  可他不知道的事,晨曦最需要的仍然是陪伴,最开始钟不传在事业起步的时候,总说工作忙,工作忙,晨曦也理解他。

  可是现在取的一定的成就之后,钟不传的工作没有闲下来反而更忙了。

  并且钟不传说的目标远不止于此,他想去更高更广的舞台,那么就意味着他以后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忙,越来越忙。

  晨曦将不开心埋藏在心里,脸上挂着淡淡微笑,将车钥匙还给钟不传:“你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赴饭局怎么能打车去呢,太掉价了,这车你开,我还只是个学生,不需要排面。”

  钟不传扶着晨曦的肩膀,认真的说:“我不需要排面,晨曦你穿的好,戴的好,过得好,就是我钟昊延最大的排面,乖,听话,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晨曦拗不过钟不传,只好接下这把奔驰车钥匙:“少喝点酒,我在家里等你。”

  钟不传笑着摸摸晨曦的头发:“乖。”

  片刻后,钟不传看了眼时间便急匆匆的走掉了。

  不远处一辆蓝色保时捷停在钟不传面前,钟不传笑呵呵的坐上副驾驶:“郭总,让您久等了,抱歉,抱歉哈。”

  车上一位是年近四十岁的女人,名叫郭冰清,身后坐拥百亿资产,凯撒皇宫的总裁,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女强人。她很赏识钟不传,一心想要挖他。

  “没事儿,我也是刚来,你刚一直陪你的小女友?”郭总用手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放在钟不传的手上眼睛目视前方一脸微笑。

  “嗯,我这工作也忙,没什么时间陪她,心里挺过意不去的。”钟不传看着这女人一脸厚厚的粉,心里虽然厌烦,脸上却仍然不得不挂着一脸笑容,手也不敢抽离开来。

  这块地是竞争下来了,可接下来的合作却是要与凯撒皇宫合作的,也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