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跟钟不传的关系那是几年前就开始好的,以前那会也总是跟钟不传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看看他父母啥的。

  所以钟不传父母出了这把事以后,老两口没招了,就只好找丫丫,丫丫这个热心肠肯定得管呀,当下就请他们二老吃了顿饭,然后又给两位老人买了两张飞机票,亲自送上飞机的。

  这搁一般的姑娘绝对不能干这事,你儿子得罪我,我还伺候你们老两口?

  没招,丫丫就是这样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姑娘。

  “我他ma找他去。”

  “你回来,人家的事你找他干什么呀?吃饱了闲的多管闲事。”丫丫不让我去。

  “不行,我必须去,我是他大哥,他怎么变成这个b样了,草。”

  “呵呵,只怕人家根本就没拿你当大哥看。”丫丫冷笑两声挺嘲讽的说道。

  就在前一天晚上,钟不传在酒局上与各个公司的大佬在聚餐,商谈后续合作的事情。

  而远在哈尔滨的钟不传父母早早的收了猪肉摊,当最后一个顾客走过来的时候就说了:“老钟啊,你儿子现在在上海是大老板,你还卖啥猪肉呀,别干了,去上海享享清福吧。”

  老钟嘿嘿一乐,将最后二斤排骨递给李凤:“你不知道啊,这外面的大城市多难啊,他现在混得不错,但不是还没结婚么,我得给他攒钱结婚呀,外面赚得多,花销也大呀,这孩子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我们老两口过去给孩子添麻烦,趁现在还能动弹,给他攒点钱,娶媳妇,嘿嘿。”

  “也是,钟昊延这孩子有上进心,嘴也甜,长得还帅,不像我家那玩意就知道在家打游戏,整天也不出个门的。”

  “呵呵。”老钟笑了笑,心里那是无比得意跟自豪:“像咱们这么大,进医院了能自己掏得起医药费我看呐就是给孩子最大的节省了,行了,今天收摊了,昊延妈这两天感冒了,我得去医院看看她挂没挂完点滴。”

  “去吧,昊延这孩子是真优秀啊,要是我儿子能有他一半优秀就好了诶。”李凤扛着二斤猪肉就回家了。

  “我们家昊延是你那整天睡觉打游戏的儿子能比的么,切!”老钟嘴里得意洋洋的白话一句,随后将摊子收拾好就去医院了。

  此时钟昊延的母亲刚好挂完点滴,整个人的起色不是太好,老钟问道:“还难受呢?”

  “还行,我想儿子了,想给他打个电话。”

  “打啥打呀,儿子那么忙,哪有空接你电话。”

  “我就是想儿子了嘛!!”说着说着老钟媳妇就哭了起来。

  有句话说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不管你混得多牛b,长得多大,事业多么有成,开了多豪华的跑车,但请不要忘记,你是你母亲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她从小将一个狗几爸都不懂的你拉扯成人,你的牙牙学语她会当做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而她对你的关心竟然变成了你不耐烦的唠叨,可悲,可笑吗?

  “哎哎哎,你别哭哇,那咱打一个。”老钟看了眼手表:“现在四点,咱俩等到儿子五点半那会也下班了,在打一个吧,别打扰人家,不好。”

  “嗯。”

  悲哀的是两个父母想给儿子打个电话都是心惊胆战的,哎。

  老两口回到家,终于挨到五点半,想给钟不传打个电话过去,结果那边直接挂了。

  两个老人就在家里嘀咕了,是不是儿子出啥事了,还是在忙在应酬啊,是不是他过得不好啊,是不是他跟自己说过得挺好其实都是骗自己的啊?

  带着一系列的担心,疑惑,心疼,老两口拿着家里最新鲜最舍不得吃的猪肉精排以及自己种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土豆,茄子,还有鸡蛋,扛着大包小包买了两张火车票就去了上海。

  这一道,这老两口为了省点钱,买了一个硬座,一个站票,两个人换着坐,睡觉也不敢睡死了,生怕给儿子带的鸡蛋啥的丢了。

  并且两个人除了吃泡面就是泡面,根本舍不得吃别的,火车上的那点东西太贵了。

  钟不传的母亲感冒还没好,老钟心疼她,就让她一直坐着,自己则是跑到火车厢门口那块抽烟,晚上困了就铺俩报纸在地上睡,任谁也想不到他们的儿子竟然是在上海开着百万跑车,带着上万手表的人。

  日防夜防,老两口等下了火车以后兜里的钱还是让小偷给丢了,不过即将见到有出息的儿子的喜悦冲淡了他们丢钱的郁闷,两个人兴致冲冲的去了儿子的公司。

  这儿子公司的地址还是老钟父母看朋友圈知道的,然后下了火车站就打车直奔目的地。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什么叫大公司?那就是素质!

  前台小姐虽然闻到了老钟父母身上的臭味,却仍然挂着笑意问道。

  “您好,我们找你们的老总钟昊延。”

  “找谁?”前台小姐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人来找他。

  “我们是钟昊延的父母从老家过来看看他,呵呵,他在吗?”钟昊延的父亲带着一丝丝自豪的介绍着。

  “您稍等,我帮您问一下。”

  “好的。”

  前台小姐有素质,因为她代表着公司的门面,可屋里的这些人除了员工还有一些客人。

  这时,你就看着一个贵妇挎着一个白宝,捏着鼻子说道:“这什么味啊?怎么那么臭,你们公司是什么人都让进来吗,真掉价!”

  “不好意思小姐,他是我们钟总的父亲。”前台小姐耐心的冲她解释着。

  “不会吧?大名鼎鼎的钟总父母就是臭要饭的?”女人惊讶的张了张嘴。

  她的话几乎让钟不传的父母颜面扫地,母亲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觉得自己给钟不传丢人了。

  老钟看了眼周围的人,纷纷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并且十个人有九个人都是在捂着鼻子的,纷纷离他远远的,他们鄙视的眼神令他内心刺痛。这不能赖他,火车本来就慢,肉跟鸡蛋也容易捂坏,所以散发出来的并不是他们身上的味道,而是臭鸡蛋的味道。

  老钟母亲拉了拉他:“老钟咱出去等着吧,别给儿子丢人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