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老钟也难为情了,应了一声跟着媳妇出去了。

  两个人坐在门口,想着刚才的人在指指点点,心里非常不好受。

  过了一会儿,有个气急败坏的人从公司里出来了,然后看见自己的父母坐在地上后,一把给拉起来:“跟我来!”

  “儿子!”老钟喊了一声,老两口连忙扛起地上的地方跟着儿子往出走。

  一直走到一大排柳树下下面,这里几乎没什么人,钟不传才扯开领带气呼呼的质问道:“你们来干什么来了?穿的都是啥呀,带的都是啥呀,是给我丢人来了吗,啊!听到刚刚那些员工怎么笑话我的吗,公司里有大领导在,不知道他们最在意出身么,本来我就没有学历,在知道我的父母是卖猪肉的,人家都得笑话死我,这是啥啊,带的这些破烂东西干嘛,这里又不是没有卖的。”

  父母还未开口,钟不传劈头盖脸给他们一顿说,父母带过来的猪肉,土豆子也都让钟不传随后给扯吧扔到一边。

  悲哀吗,很悲哀。

  父母长途跋涉的过来,钟不传没有问一句爸妈你们辛苦了,而是上来就训,嫌弃他们给他丢人了……

  越来越在乎面子的钟不传似乎已经走到一个岔路口的边缘。

  钟母连忙蹲在地上捡起散落的土豆子:“儿子,这是老家的土豆,不像城里都是一些打药的,吃了对身体不好,这些都是绿色食品。打你电话也不接,爸爸妈妈担心呀。”

  “担心我,担心什么,我没告诉你们我过得好好地么,我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可担心,你们不会看朋友圈吗,天天转发那些没有的健康时间,不知道看看我吗,我在这里好吃的好喝的穿着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们赶紧给我回去,别在这给我丢人,公司里很多大老板在那等着我呢,我先走了,真是丢人。”钟不传非常非常生气,给自己父母一顿训之后,着急忙慌的走掉了,似乎跟他们没呆一秒都是给自己身份掉太大的价一样。

  母亲哭了,父母红了眼站在那里抽烟。

  父亲年轻时脾气爆,动不动就抽钟不传,可父亲也是为了他好,现在他长大了,自己抽不动了,也打不过他了,面对儿子这种行为时,徒有悲添。

  母亲性格也不如当年了,他们可能连自己都觉得这是给钟不传丢人了吧,连忙喊道:“儿子我们这就走,你别生气啊,我们走了。”

  “赶紧走吧!我这边都忙死了,没空顾得上你们。”钟不传不耐烦的撇撇嘴,加快了脚步。

  千里迢迢来看儿子一眼,连五分钟都没用上。

  他们的这个家庭似乎打了老一辈的脸,那时候总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但你看,在医院照顾老人的大多数还是姑娘。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句,咱们新一代的小青年观点一定要改变,生儿子生女儿都一样,千万不要再有重男轻女的观念,非常不好。

  同时在教育这一块,也要改变,那句孝顺的孩子都是打出来的,也是扯淡。

  小时候钟不传学习不好,他的父母对他就是一顿混合双打,根本没有任何废话。

  长大后钟不传出息了,他对他的父母就是各种不厌烦,根本不做任何解释。

  二十年一轮回。

  “钟总,刚才那两位是?”办公室里,郭冰清坐在转椅上手捧咖啡随意的问了一句。

  “远方来的亲戚看我在这边混得挺好想过来投奔我。”钟不传摆摆手:“不提他们,郭姐晚上想吃点什么,我带你去吃。”

  “老船长海鲜好了,最近想吃麻辣小龙虾了。”

  “稳妥!我收拾收拾咱们走。”

  ……

  柳树下面,老两口坐在地上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回家吧,可别跟儿子丢人了,可这会兜里的钱没了,刚才又往跟儿子要了,也不好意思再去他们公司了,两个人商量一下,就给丫丫打电话,随后要到地址,两个人就去了丫丫公司。

  “叔叔阿姨,你们啥时候来的,快,进屋坐。”丫丫见到二老站在公司门口非常热情的往里邀请。

  “我们不进去了吧,身上脏,带的肉跟鸡蛋还有味儿,本来就是农民,在让你们公司的员工笑话那就不好了。”有了钟不传刚才的前车之鉴,老两口明显拘谨的多。

  “嗨,说什么呢,往上数三代谁家父母不是农民,这大热天的在这坐着干嘛,走啦,去我办公室,吹吹空调,喝口水。”

  “不了不了,孩子我们这就要走了。”

  “急什么嘛,不是刚来嘛,走走走,上去。”

  丫丫不由分说的将老两口子给拽到她的办公室里,然后又一人给倒了一杯水,笑眯眯的看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叔,来一根,解解乏。”

  “可以吗?这么好的办公室抽烟不影响吗?”老钟扫了眼装修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就跟电视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有些胆怯的说道。

  “嗨,张耀阳那王八蛋天天在这里抽,没事的,习惯了,我这办公室不算啥,钟不传现在的办公室那才叫一个豪华呢,有空你们去看看,比我两个都大,老气派了,你们儿子在上海可厉害了呢现在。”丫丫虽然不爽钟不传,但在钟不传父母面前还是给他一顿夸,毕竟以前老去钟不传父母家吃饭,深知这两个朴实的父母有多好。

  “可别提那个小子了,提提我就来气。”老钟上火巴拉的点了根烟。

  “怎么啦?”丫丫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了一句。

  然后钟不传的母亲就哭着将刚才的经历给讲了出来,丫丫不是外人,他们也是有啥说啥,将心里的委屈都说了出来。

  “我们就是想儿子了,想看看他,不成想给他丢人了,丫丫,回头你帮我们给他传个话,告诉他爸爸妈妈走了,让他别生气。”

  丫丫脸色变了,却还是帮着钟不传宽慰他父母说:“好的,我会帮您传过去,阿姨叔叔你们也别多想,钟不传现在确实很忙的,接触的都是一些社会名流,这个社会多现实呀,所以……是吧。”

  丫丫发现自己实在是编不下去了,说的那个玩意自己都不相信,何况他父母呢,哎……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