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知道了。”

  我应了一声,随即将电话给挂断,不屑的撇撇嘴,有时间陪客户吃饭,没时间陪自己老爸老妈,好样的。

  “喂?您好!”电话那头传来钟不传沉稳干练的声音,以及周围的嘈杂声,似乎是在一家饭店里。

  “不传,我你耀阳哥。”

  “哦,耀阳啊。”

  我的热情开场换来的是他冷漠的回应。

  “在哪呢儿?”

  “外面陪客户吃饭呢。”

  “给我发个定位我过去。”

  “改天吧,好吗,我这边忙,先挂了。”

  “今天这个电话你敢挂,我敢保证不让晨曦嫁给你。”

  刚起挂电话的钟不传愣了下,随后挺不乐意的说:“你啥意思昂?”

  “别墨迹,赶紧的!”

  “行,来吧!”钟不传看了眼对面的郭冰清以及怀孕的秦子晴与王威三人就将位置发给我了。

  “谁呀?”秦子晴怀孕之后特别喜欢吃辣,这让王威更加的相信子晴怀的是个姑娘了。

  “张耀阳要找我,你们吃着我下楼去看看。”

  “让他过来一起吃嘛,都是老朋友了。”

  “对对,让他上来一起吃吧。”眼见秦子晴开口,王威也跟着笑道:“正好我有点事还想问问他。”

  见王威他俩都这样说了,钟不传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

  到是这个郭冰清来了兴趣:“张耀阳,这小子很出名吗,是秩序公司的那个人吗?”

  “现在是沈式集团的人了。”

  “这小子有点出名,我还没见过本人呢,挺期待的。”

  “就一普通社会小青年,没啥好奇的。”钟不传撇撇嘴,谁都看得出来钟不传对我的怨气还是很深的,尤其刚才我拿晨曦威胁他,使得他对我的怨气更深。

  钟不传最烦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也可以说当他有了今天的这个地位时,最烦的就是别人跟他顶撞,几乎都得围绕着他,他说什么是什么的那种。

  “呦,吃着呢,服务员,来双筷子。”片刻后我进了包间,非常不客气的搓了搓手掌:“加我一个方便不?”

  “有什么不方便的,喝点什么?”王威笑呵呵的看着我。

  “开车来的,不喝酒了。”我扫了眼秦子晴笑呵呵的问道:“几个月啦?”

  “六个多月了。”秦子晴的气色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而且最近也天天补钙,整个人有一种第二春的感觉。

  “检查男孩女孩了吗?”

  秦子晴摇摇头:“没去,医院里不给查啊。”

  “真有意思,有咱们威总这样的大人物在,呵呵,想查那不是随便查么!”我咧着嘴笑道,随即从兜里本能的掏出一根烟刚叼在嘴里,斜眼再次看了眼秦子晴想了想就揣兜里,呵呵一笑:“忘了,还有个小孕妇呢。”

  “检查一个小孩子,我在出面不合适,耀阳你有没有门道,帮我看看呗?”

  “别说,还真有认识的大夫,秦子晴改天咱们去哈。”我看见秦子晴冲我偷偷的眨了眨眼睛,我的话题也适可而止。

  王威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秦子晴要是生的是儿子的话,她担心自己会失宠。

  “抱歉,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咱们改天再约哈。”郭冰清见到一个跟二流子一样的我以后心里非常失望,也不愿意跟我这种下流社会的人坐在一起吃饭,掉价,于是找了个说辞起身就走。

  “郭总吃饱了吗?我送您。”钟不传点头哈腰的起身相送。

  “这是烦我呗?”等到这个老娘们离开后,我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那可不嘛,人家嫌掉价呗,但我们不嫌弃,吃吧,嘿嘿。”秦子晴对我的态度确实比之前好太多了,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回到初中在食堂吃饭那会。

  趁着屋内就我们三个人的时候,王威开口问了:“三合会那边派人来上海驻扎公司,你们最近一直都没有动静,是什么回事?”

  “这事你问我老舅去哇,他是我领导。”我叼着牙签痞里痞气的回道。

  “你老舅赶上g家z统了,一天比总理都忙。”

  “你怕啥呀?”

  “你也知道沈家历来都是黑帮家族,三合会更不用说了,多少年的历史了,有句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我怕你们两家起冲突,到时候难办呀。”

  “他们进军上海,不是经过你的同意吗?”

  “是经过我的同意,别的我不担心,我担心你,三合会派来的人叫阿文,这小子跟你起过冲突,子晴说你按照你的性格,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我笑着看了眼秦子晴:“不愧是我暗恋十来年的姑娘还是你了解我。”

  “大哥!你还能笑。”王威无语了:“这么说子晴说的是真的?”

  “嗯,真的,我也不瞒你,我张耀阳呢是个小人,小心眼,有仇必报,表面合作,别让我有整他的机会,不然一下子就干倒,我不管他背后站的是三合会,还是几合会,我只知道你欺负我,我就得还手。”

  我以为王威会阻止我的做法呢,谁知道他又跟着说:“动手之前你先告诉我一声,让我有点心理准备,是吧?毕竟外来的和尚咱不能让他念经了,他念经了我们干什么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紧接着大脑飞速运转着他这句话里的意思。

  按理说沈浪只有经过王威的同意,他们台w那边的势力才能入住进来,这期间王威在里面拿了多少好处我不管,我只知道他肯定是不希望我们起冲突,这样会让他很难办。

  但刚刚王威的话明显是纵容我收拾他呀,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吗?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赵久阳!

  对,就是他。

  赵久阳当初跑的时候是跟着阿文跑的,那么阿文这次回来,赵久阳去哪了呢?

  这个人一天不找到,王威这觉就一心睡不好。

  而王威同意我办了阿文,也就意味着让我去办赵久阳!

  肯定是这样。

  待到我想通以后,我笑着冲王威说:“你放心,那天在三亚欺负我的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王威冲我竖起大拇指:“有血性!”

  “呵呵!”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