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大领导聊天,说话拐弯抹角还得靠我自己去悟,哎没意思,我不吃了哈,你俩慢慢吃。”

  “这才吃多点儿东西,再来碗饭,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多吃点。”

  我摆摆手:“拉倒吧,给你们省点奶粉钱,呵呵,走了。”

  我起身往楼下走,正好碰见刚上楼的钟不传,于是我搂着他往楼下走。

  “干嘛去呀?”

  “跟我去个地方。”

  “上哪儿啊,秦总他们还在上面呢,我怎么也得跟人家打声招呼。”

  “不用太拿你当回事,人家两口子吃的挺好。”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钟不传上了车,钟不传上了我的车以后,说道:“你这车照比我那个车差老了,开我的车走吧。”

  “能代步,能遮风挡雨就行,你阳哥已经过了耍牌面的年纪了,抽烟不?哦,你这大老板可能不惜的抽玉溪,最起码中华起步是不,呵呵。”我笑了笑,自顾自点了一根烟。

  “在抽烟这一块我还是没讲究的。”钟不传掏出一根烟同样叼在嘴里。

  我们在街上行驶了一会儿,钟不传忍不住问了:“咱们去哪儿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感激的吧,我还挺忙的,一会儿还约见客户谈生意呢,刚才走的那个郭总,可是一个大金主,人家不想跟你一起吃饭,说真的耀阳,以后你的行为得改改了,总是这么痞里痞气的不好。”钟不传在向我讲着道理,我更能听出他实际上是在显示他现在的高人一等。也就是阳哥家底厚,这他ma要是没有点家底,现在钟不传都得不跟我说话。

  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张口又问:“你跟晨曦处的还挺好?”

  “挺好的,周六要上你们家正式见家长。”

  “那挺好的。”

  “见家长的话你爸妈是不是也得来?双方家人坐在一起唠唠?”

  “我爸妈离的太远,来回折腾不方便,再说现在只是刚见家长,晨曦离毕业还有几年,等着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再说吧。”钟不传脸色变了变,他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爸妈来了的事。

  “也行,以后的路还长,还不知道谁啥样呢。”我话里有话的回了一句。

  “不是,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啊,张耀阳我现在跟你不一样,没时间游手好闲,知道吗?”

  “呵呵!”我再次一笑,随即打开车窗将抽完的烟头给扔了出去。

  片刻后,钟不传看着面前的中学学校特别不解的问道:“你带来我来这干什么?不会是为了跟我怀念咱俩的青春吧,拜托,我真的很忙!你看看这电话,打了多少个了。”钟不传将他三万多买的奢侈品的手机在我面前炫耀一番,我看都没看。

  我双手插兜指着面前:“你看看这些上学的孩子,学习好的是跑着上学,学习差不多的那种是溜溜达达的上学,像咱们这种学习差的那根本就是等着上课铃打响才去。”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上学那会,咱俩天天最后一个进班级,总感觉班里的人看着我们进去挺有面子,殊不知那些人看待我们就像看待小丑一样,在看我们的笑话。”

  钟不传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张耀阳你不就是看我在地皮上的生意打败你了么,不就是看我现在混得比你好么,至于拿话讽刺我么?”

  我也不恼,耐着性子说:“兄弟,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见我啥时候为了钱,地位,身份去妒忌过别人,顶天能为了我得不到的心爱女人去妒忌别人。”

  “你就是太儿女情长了,没什么志向,我们不一样。”

  “对,我们不一样,你看见这个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了吗?”我伸手指着另外一个父亲背着上学的小孩,笑道:“你看他们像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会不愿意去上学,家长想方设法的踢我们上学,当我们感冒发烧的时候,他们就会背着我们上学,放学,买好吃的。我们从一个啥也不是的小孩,在他们的羽翼下渐渐成长,当我们有一天个子比他们高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轮到我们保护他们了?”

  “你他ma什么意思啊?”

  “我他ma什么意思,我*你妈钟不传!”我怎么说他都在那跟我装傻,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终于是给惹怒了,看来讲道理他是听不进去了,我破口大骂着拎着钟不传的脖领咣咣就是两拳:“你父母千里迢迢的来看你,你不让他们享清福也就算了,还直接给他们撵走了,这事你他ma是人干的吗?是一个孩子该干的事吗?啊!你荣华富贵的时候,你忘记你的父母,你他ma想想有一天你倒下的时候,身边的是那些达官显贵,还是你的三教九流的朋友,还是你的父母,你自己他ma寻思寻思,酒肉朋友不叫朋友,钱也是永远赚不完的,当有一天你发现你赚钱的速度根本比不上你父母老去的速度时,你就该他ma后悔了,你不用在那跟我俩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也不用张嘴闭嘴咱俩不一样,显得多你牛b是的,哥想爬,比你爬的高,比你爬的轻松,你怎么就这个b样了呢。哥痞里痞气才会在你挨打的时候帮你,而你身边的那些名流等着你摔倒那一天,人家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人不怕你有钱,就怕你有钱之后忘了自己是谁!你他ma是钟不传,不要忘了当初你不行的时候谁带你起来的,不要忘记你能长这么大就是吃你爸今天带来的那点猪肉,土豆茄子长大的,怎么的,有钱b钱了,你的胃就是金胃了,不是鲍鱼龙虾你吃不了吗,有时间陪那几个娘们闲扯犊子没时间陪陪父母,陪陪晨曦是吗,我*你个妈!”

  我咣咣给钟不传一顿怼,钟不传也不还手,任由我怼他。

  我气哄哄的指着他:“我知道你为了副总的位置耿耿于怀,整的好像我们看不起你是的,地皮的事,我明确告诉你选的是我们的秩序公司,丫丫为了补偿你才将地皮让给你,不然你能有今天?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但你真他ma有点太飘了!是不是全世界真心对你好的人,都是你的敌人,那些社会名流就是你的亲生父母了,钟昊延,不要忘记你姓什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