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心情不好,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段宏楠忽然一股悲哀之情从心底升起,晨曦,他都对你这样了,你仍然原则原谅他吗。

  为什么在自己眼中的宝贝,在钟不传眼里却是那样的不珍惜,甚至将她的胳膊弄出血也对其不管不顾。

  “哦,好,你休息吧,我也要上楼去睡觉了。”段宏楠淡淡的应了一声。

  “宏楠,要不我给你介绍到我哥那里去上班,总在工地不是那回事。”

  段宏楠摇摇头:“不了,你哥是开公司的,不是搞慈善的,你让我去他那里,我什么都不会,反到给人家添麻烦,等你啥时候自己开公司了,你喊我过去,我给你当个私人保镖,保安经理啥的。”

  “好。”晨曦今天的心情也不好,两个人短暂的交流过后就要睡觉。

  砰,就在这时,段宏楠刚要转身往出走,迎面而来的就是钟不传的一记大铁拳,紧接着手里的啤酒瓶子咣的一声砸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段宏楠直接就被钟不传干倒了,紧接着段宏楠反应过来抄起凳子向钟不传砸了过去。

  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打着打着,钟不传就打不过段宏楠了,让段宏楠摁在地上一顿踢。

  “宏楠,你别打他。”晨曦急了,一把扑到钟不传的身上,段宏楠举着凳子的手硬生生的停住了。

  “你滚,我不用你帮我。”钟不传冲晨曦吼了一句,紧接着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向段宏楠的脑袋上剁了下来,脸上大挂着大鼻涕,瞪着猩红的眼睛:“老子今天弄死你。”

  兹啦一声!

  段宏楠的袖子上的衣扣被划出一道大血印子,衣服也都坏了,这一下可是热闹了段宏楠了。

  “你ma了哥壁,你是真欠干!”段宏楠原地后退两步,从床下掏出开山刀,奔着钟不传劈了过去,稳准狠的砍在钟不传的后背之上。

  钟不传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皮肉也都干翻翻了。

  可钟不传现在就是抱着玩命的架势跟段宏楠拼呢,一时间菜刀对开山刀在屋里一阵乱飞,任凭晨曦怎么喊,都拦不住了,两个人都是打急眼了。

  晨曦见怎么都拦不住赶紧掏出手机给我打了过去。

  原来,就在晨曦前脚走了以后,钟不传出于担心,在喝掉口中的啤酒以后就连忙追了出去,结果看到的是她跟段宏楠在一起,一直到去医院,以及从医院出来以后,看见段宏楠抱着晨曦去了他家。

  本身钟不传就膈应段宏楠,这下更以为她俩有什么事呢,钟不传直接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把菜刀,奔着就是要整死段宏楠为目的去的。

  钟不传就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欺骗他一样,包括晨曦!

  本来手拎菜刀的钟不传并不占什么优势,可是这间屋子里小啊,菜刀下手可就非常利落了。

  一寸长,一寸强!

  一寸短,一寸巧!

  双方砍得难解难分,上下翻飞,血肉模糊。

  ……

  这边正跟迟小娅吃麻辣烫的我,被迟小娅逗了一会后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并且最近在网上学了一个撒娇的动作,就是两条胳膊互相转圈,完了撒娇的说一句哼,宝宝生气了!

  丫丫要了一大碗麻辣烫,里面菜占得比重居多。

  而我则是喜欢就放牛筋面,几乎不要任何菜系。

  丫丫知道我不喜欢吃菜,就特意在第一筷子给我夹了口菠菜:“来吃菜,身体好,有营养。”

  “我不吃。”

  “赶紧吃。”丫丫瞪了我一眼,嗓门也是提高了。

  “哼,宝宝生气了。”我就做了一个双拳交缠转圈那个动作,傲娇的哼了一声,脑袋扭向另一边。

  啪!

  丫丫照着我的脸蛋就是一巴掌:“吃不吃,你个死变态,跟我整那一出。”

  这一巴掌声音极响,再加上丫丫那有点略带鄙视的声音让屋内吃麻辣烫的人都笑了。

  阳哥委屈,阳哥不说!

  一点情趣都没有。

  人家这样撒娇,对象都哄着来,我换来啥了,一个大嘴巴子,我想哭。

  就当我跟丫丫闹着玩的时候电话响了,电话传来那头晨曦慌张的声音:“哥,钟不传跟段宏楠打起来了,两个人都动刀了,你快点来呀,我拉不住他们了。”

  我从电话里还听到那边霹雳乓啷,你一句*你妈,他一句你妈*的这种话。

  “你在哪,我马上来!!”

  随后晨曦将地址发给我,我拿起电话就网出跑:“钟不传跟段宏楠干起来了,动刀了,我得过去看看!”

  “等等我,我也去。”丫丫也不吃了,筷子一扔我们两个人就开车往那赶。

  等到了地方以后,我直接都看懵了,原来两个人已经住手了,周围都是围的水泄不通的人,就当他俩干的正激烈的时候,房东召集大家过去给他们拉开了。

  你就瞅着钟不传后背全是血的靠在墙上,而段宏楠则是捂着脑袋鲜血流了整个半边脸,地上全是血迹,屋内一片狼藉。

  “哥!”晨曦见到我们以后赶忙过来来,脸色吓得铁青。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俩,对他们竖起大拇指:“你俩真牛b,咋停手了呢?接着干啊。别怂,干死一个是一个,赶紧干。”

  两个人打累了,也谁不动弹了,也都知道疼了。

  “是不是都不干了?不干就他ma跟我去医院,两个智障!”

  我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冲着人群喊道:“来,帮帮忙,扶他们到我车上。”

  我跟晨曦去扶钟不传,钟不传一把手给我们甩开,自顾自的往楼下走,而晨曦则是追了上去。

  我又去扶段宏楠,几个人先后上了丫丫的车。

  这也就是丫丫,换做别人不带让他们上车的,整的车内一下子血,明天还得去刷车。

  刚准备下班的大夫看见段宏楠满脑袋是血的时候都懵了:“兄弟,你这玩的啥套路啊?前后没有半小时吧,咋回来了呢?植物大战僵尸去了?”

  “别扯犊子,赶紧救我,你看我脑袋是不是让他砍开瓢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