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事缝吧缝吧就好了。”

  “啥玩意?都开瓢了你告诉我没啥事,我怎么感觉脑袋呼呼灌风呢。”

  “大小伙子你怕啥的,这要是在八十年代之前,街上斗殴砍成这样人家回家缠吧缠吧回去接着干。”

  “完了干完了就死了是吧。”段宏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哈哈。”大夫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能不能有点正经的,我咋感觉在你这什么都不叫问题呢?”

  “人只要没死,那什么事都不叫事,对吗?”

  段宏楠一愣,紧接着双眼放光的说道:“大湿,高人呐。”

  “唉,干我们这一行,见惯了生离死别,面对你这区区的小伤,还能叫个什么事!”大夫颇有深度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

  “大湿,之前是我错怪你了,阿弥陀佛。”

  “滚边啦去,我是大夫,不是高僧,你要拜,去庙里拜。”

  我没心情听这俩货在这扯犊子,而是走到钟不传那屋,看着已经包扎完后的钟不传,问道:“疼么?”

  “用不着你管。”钟不传对我极其冷漠,挤过我身子就往出走。

  “不传!”晨曦就往出追。

  “你不要跟着我。”钟不传猛地停住身子:“我怕我忍不住揍你。”

  说完,钟不传往晨曦的胳膊上撇了眼,一抹心疼转瞬即逝,然后挺孤单的往出走。

  “啥情况啊?他俩咋干起来了呢?”我非常不解的凑到晨曦跟前问道。

  “别提了,让他误会了,哥,不说了,我要出去看看,昊延。”晨曦仍然固执的追了出去。

  “我他ma让你松开我。”马路上,钟不传冲晨曦吼了起来:“晨曦,真的,你要是看不上我,直接跟我说分手就行了,用不着这样跟人偷偷摸摸的。”

  “我怎么偷偷摸摸的了,我干什么,你在我哥那边受了气,回家跟我撒气,将酒瓶子摔一地,弄伤我,段宏楠将我送去医院,有什么问题吗,我哪做错了,还是对不起你了?啊!”晨曦罕见的吼了起来。

  “去医院用得着抱吗,从医院出来用得着他去家吗,啊!”钟不传也吼了起来。

  “我没有身份证,不敢回家,你让我去哪,难道我回家被你打,还是回家告诉我爸妈说你打我?”

  钟不传语塞。

  “你不想让段宏楠抱我,那你倒是他ma把我抱紧啊!!!”

  晨曦发飙了,几乎从来不说脏话的女孩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咆哮起来。

  钟不传从未见过晨曦这个样子,被吼的一愣一愣的,接着他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段宏楠,眼里闪过一丝幽怨。

  他突然变了态度,俯身将晨曦给揽在怀里:“对不起,是我不好。”

  “你滚,你滚,你滚!!”晨曦哭着打了她几个粉拳。

  呜呜呜!

  钟不传则是不给晨曦机会直接冲晨曦吻了过去,有些时候情侣吵架并没有什么对与错,一个霸道的吻就完事了。

  但是很明显钟不传这个吻并不是诚心了,他亲着晨曦眼神却是看向不远处的段宏楠,仿佛在告诉他,晨曦是我的女人一样,你只有看着的份。

  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搂在怀里亲自然是不好受的,段宏楠撇过头对我说:“耀阳哥这笔医药费算我欠你的,等着过几天工地开资了,我会还给你的。”

  “你在工地上班?”

  “啊,呵。上海太繁华了,像我这种没文化的人想找一份工作不好找。”

  “你在北京干的好好地为什么来上海了?”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段宏楠看了眼不远处的晨曦,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这边好就来了,哥,明早我还得上班,先走了。”

  说完段宏楠离开了。

  “我看着这小子明显是奔着晨曦来的,这小丫头还挺招风。”丫丫在我旁边嘀咕一句。

  “我他ma不瞎。”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看着远去的段宏楠对丫丫说:“给这小子整你们公司干保安咋样?”

  “你快拉倒吧,收收你的善心,我现在宁愿用一些不认识的人,也不想用你认识的那帮人。”丫丫摆摆手果断拒绝:“这不认识的人咋摆楞都行,认识的反而不好说话,说深了,不好,说浅了,不听的。”

  “哈哈,你让不传给伤了啊。”

  “伤懵b了。”

  “迟小娅我发现你这张嘴我没抽你了是吧,张口闭口冒脏话。”

  “嘻嘻,在公司不冒就行呗。”丫丫罕见嘿嘿一笑,没有急眼。

  “你说你这样的万一跟哪个大领导在一起吃饭冒虎气了,人家得咋寻思呢?”

  “甭提了,上次跟国际影城的刘总吃饭可不就冒脏话了么,整的全桌子人都在笑。”

  “真的,改一改,老说脏话不好。”

  “改啥了改,我等着咱俩结婚了,我就在家当全职太太,相夫教子,逛该遛弯磕麻将了,过那种最潇洒的生活,公司的事到时候还得交给你,你赶紧努力哈。”

  “你倒是会研究。”

  “谁让你是我老爷们呢。”

  我跟丫丫说说笑笑的回了家,晨曦那边我也注意到她胳膊上受伤了,这一次我没有选择去多管闲事。

  正如丫丫所说,他们已经长大了,面对感情需要自己对待,等到真正解决不了,晨曦需要我的时候那时候在出面也不迟。

  地皮的风波终于过去,尽管钟不传因为这件事就像变了个人是的,但她对待晨曦还是非常好的,两个人经过上一次的吵架过后,感情看似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为什么说看似呢,因为钟不传都是在表面红着晨曦,而背地里仿佛又恢复成那个当初的情场浪子钟不传了,那个号称破一百个姑娘厨女的钟不传。

  晨曦,我说了自己讨厌段宏楠你却总是跟他在一起,那么自己凭什么又要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呢?

  这是钟不传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这一天,钟不传借着上班忙的名义与一个在他们公司实习的大三妹子正在车里调情,电话却是不是时候的响了起来,钟不传收回大三妹子(酷当)里的手冲她嘘了一声,紧接着正色道:“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